洗腦──不見血的謀殺

【明慧網2004年9月20日】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台於2004年9月17日「熱點話題」節目報導──

美蓮:聽眾朋友,大家好。這裏是「熱點話題」節目,我是美蓮,歡迎您來到我們的節目中。

晨曦:大家好,我是晨曦,

美蓮:晨曦,不知你注意沒有,最近的新聞都帶有血腥氣。俄羅斯南部校園人質劫持事件總共造成三百二十二人死亡,其中一百五十五人是兒童。還有澳洲駐印尼大使館被炸,還有伊拉克持續不斷的爆炸事件。

晨曦:是呀,現在好像是國際恐怖大泛濫。每個國家似乎都在打控、反控,但恐怖行動卻一天比一天嚴重。

美蓮:是啊,可是我覺得這還不是最恐怖的。最恐怖的要算那種不見血的謀殺,像洗腦啊、摧殘人的心靈啊,就比如說現在江澤民集團對法輪功學員的精神迫害

晨曦:對,這就是我們今天要談的話題:對法輪功學員精神上的虐殺。

美蓮:相比之下,一般的恐怖活動都有血腥的場面和可怕的後果,所以一旦被曝光,就容易引起社會的關注。

晨曦:對。近幾天在紐約街頭我看到有法輪功學員在進行酷刑展,就是用真人和模擬的刑具表現出法輪功學員在中國勞教所、監獄所受的迫害,很多美國人看著都哭了。

美蓮:是啊,那麼逼真的模擬,是給人很大的衝擊力。可是我剛才說的這種精神上的虐待,卻是很難這樣演示出來的,所以它的震撼力呢可能就不那麼直接了。

晨曦:是,因為這還不像一般的酷刑折磨,你至少還可以用身上的傷口來證明你的遭遇,哪怕人被迫害死了,看照片就能知道發生了甚麼。精神虐待的傷口是在心裏的,很多受害者就是因為心智受到傷害,無法向外界說明被虐待的經過。

美蓮:嗯。我們再來說說法輪功學員所遭受的精神迫害。江澤民一夥這樣做的目地就是強制讓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給他們強制的灌輸誣蔑法輪功的理論,達到所謂的「轉化」。

晨曦:其實說白了就是洗腦。

美蓮:沒錯,目前在中國大陸除了勞教所、監獄之外,還有甚麼法制培訓中心之類的機構,實際上就是洗腦班。而這些洗腦班遍布中國各個省、市、縣、鄉,從中央到地方,從單位到街道,連居民樓裏的居委會也有洗腦班。

晨曦:中共的這種洗腦的手法是由來已久的,在一些政治運動中,對那些持不同意見的人士,他們就會將其關押或軟禁起來,他們是叫做「思想改造」。而這種思想改造是很殘酷的,沒有親身經歷的人是很難想像的。

美蓮:我們下面請兩位曾經在中國的勞教所裏受過這種迫害的法輪功學員來給我們講一講他們的經歷。第一位叫李迎,現在已經被營救出來,到了澳洲。另一位叫趙明,現在在愛爾蘭留學,是在愛爾蘭政府的協助下營救出來的。

(採訪錄音)

李迎:在勞教所裏,它就採用一種非常強制性的手段,我們不僅每天早上七點鐘左右就要出工去幹活,要幹到晚上九點鐘,這算正常的,有的時候還要加班,加到十一、二點,有的時候還會到夜裏兩、三點鐘。除了這些之外,他們還要給你洗腦,他們自己叫轉化。轉化方式就是給你放這種污衊法輪功的錄像,我曾經就是被從早上六點多一直放到晚上九點多,十五個小時。有的時候他們還會找一些已經轉化了的人來跟你談,從早上八點來一直談到夜裏十點多,不給你任何休息的時間,也不給你任何讓你能夠放鬆的時間。而且他這個錄像都是循環播放,因為他能夠放的也就只是那幾盤東西,從早到晚一直跟你放,我被放了十幾天吧,就這樣到最後我就被要求坐在小凳上去看。我已經覺得看不動了,他們也看出來,她這樣不行了,就換一種方式,給你各種各樣批判性的文章,從政府一級的,從社會一級的,就是各種各樣的東西,還有一本一本的書,出了很多很多這種污衊法輪功的書,他們全部拿來給你。你要是不看,他們就有人專門坐在旁邊給你讀,如果讀的你也不聽,他就拿錄音機給你放。如果這些都不行,他們就會(把你)關到禁閉室。

趙明:我們還有一陣呢, 有那麼兩個月的時間,整天聽這個錄音,也是念的一些攻擊法輪功的材料啊,就這樣強制洗腦,聲音特別大,從早上吃完早飯馬上就開始聽,一直到晚上睡覺十二點,十五六個小時吧這樣。三四點睡覺這是經常的了,有那麼兩個星期吧,他們把我銬在椅子上,然後就一打盹就拿人看著推我,不讓閉眼睛。

晨曦:我記得曾經看到一個被迫轉化了的法輪功學員,叫張小傑。轉化後,她寫信到北京團河勞教所要求警察用酷刑折磨自己的丈夫林澄濤逼他轉化,警察不斷逼迫林澄濤反覆看他妻子的來信,他最終承受不了這種刺激和打擊而精神失常。

美蓮:是啊,我也聽說過這件事,可是事情到這裏還沒有結束,張小傑在出獄後,還堅持要和林澄濤離婚。唉,人性都被扭曲了。

晨曦:還有一個19歲的女孩叫王博。2001年初,王博被從石家莊送至北京新安勞教所強制洗腦,連續6天6夜不讓睡覺。天真爛漫的王博被洗腦後,竟然帶著警察把前去看望自己的父親抓進了洗腦班。她曾經痛苦的對父親說,她的精神已經死了好幾回了。

美蓮:這就是這種洗腦的最可怕的後果,受害者不承認自己受害了,反過來呢還會幹出助紂為虐的事情來。同時也使這種「精神謀殺」更加的隱蔽,就更難以統計這種迫害的真實情況了。

晨曦:對於我們這些身在自由世界的人來說,真是難以想像這樣的恐怖,一個活生生的人竟然給變成了這樣。

美蓮:是啊,我看到一篇文章寫到:洗腦必須具備專制的政權和封閉的信息環境兩個條件,才能夠真正發揮作用。有了這兩個條件之後,你就可以把人放到一個隔離的環境中,強迫人在生存和被洗腦之間選擇其一。

晨曦:我想我有點明白為甚麼這種精神上的迫害比肉體上的還要殘酷了。在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中,他們要被逼寫甚麼保證。一旦寫了以後,不管是不是真的放棄了信仰,但人的尊嚴和人格已經被踐踏了。

美蓮:是啊,趙明也是這麼說的,我們一起來聽聽。

(採訪錄音)

趙明:世界上總得有一個理吧, 總得有一個正的理吧, 做人也得有一個正確的標準是吧, 社會也得有一個道德標準, 這一切在這個過程中都被顛倒了,所以說整個的這個針對法輪功的迫害,已經不簡簡單單的是破壞我們修煉的事情了,它是在迫害、是在摧毀人的最基本的善良的人性準則。有人轉化之後就真的是一會哭一會笑的,精神就不正常了, 我覺得我能理解這種狀態啊, 他們真的是, 他心裏頭解脫不了這一切啊,明知道這個法是正的多麼好,他卻被逼迫去轉化。

晨曦:另一位現居住在美國的法輪功學員陳剛,他也曾被關押在北京團河勞教所,他回憶說,他當時被折磨到死亡的邊緣上,面臨著兩種選擇:死亡和屈服。屈服代表著背叛自己的人格和信仰,這一切所帶來的痛苦將超過死亡本身的痛苦。人在面臨死亡時,往往都很恐懼,痛苦;但是當你選擇屈辱的活著的時候,那種煎熬會使你寧願選擇死亡。因為你的人格被玷污了,靈魂不再純潔。那時人的感覺真是生不如死。

美蓮:是啊,肉體上的痛咬咬牙就過去了,可是精神上的痛就沒那麼容易了。而且現在的洗腦也不是單純的精神折磨,往往還和肉體迫害結合起來,像性虐待、毒打、多種酷刑等等。趙明就受到過這樣的折磨。

(採訪錄音)

趙明

勞教人員調遣處就是一個管理極其不人道,和嚴厲的這樣的一個場所,一進門就扒光衣服,脫光衣服然後這幾個人上來就拿著電棍就電人, 在那裏就是不許抬頭,不許抬頭看警察,整天除了睡覺都是低著頭這樣的。

他們先是強制我軍蹲,當時我剛進去,因為絕食很多天了,身體也虛弱,也蹲不住,後來就把我身體頭窩著腳, 然後塞到床底下。床挺低的,床就被拱起來了,他們坐上面壓,然後壓了一陣之後,還不行他們就又拽出來, 就開始打我。十來個人吧,用拳頭,膝蓋來撞,當時腿四週啊打得四週都是黑的,有兩個星期吧,根本走不了路。這事過去之後,他們也說,他們不要這樣幹,是警察讓他們幹的。

晨曦:這些肉體的折磨,目地其實還是想在人的意志上打破一道防線。因為人往往在身體處在承受的極限的時候,精神也是最脆弱的。就像我們剛才提到的例子裏,不讓人休息,甚至不讓睡覺,反覆的強迫看誣蔑法輪功的材料,把法輪功學員長期處在這樣精神和肉體雙重的高強度的折磨之中。

美蓮:對。精神病專家說,這些都將會造成一種叫做創傷後精神病。也就是說呢在以後的生活中,他們以前受到摧殘的場面、感覺會不時的出現,有時是在夢中,會給他們造成永久性的影響。

晨曦:是啊,身體的傷口容易癒合,可是精神虐待的傷口是在心裏的,影響就長久多了。

美蓮:是啊。有關對法輪功學員的精神迫害的問題,總部設在美國的「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進行了調查和取證,他們發現這是系統安排下來的,命令來自最高層。同時他們也發現在這場迫害中,受害的不僅僅限於法輪功學員。下面我們來聽聽「追查國際」的汪先生的介紹。

(採訪錄音)

汪志遠:這次的迫害不只是在肉體上,或是物質上的迫害。最主要是從人的精神上、心靈上迫害,這次迫害就是讓人從內心、從精神上的毀滅。這個轉化是系統性的、全國性的。第一個方面是通過媒體、通過政府的文件,官方的媒體大量的造謠誣和宣傳,使整個民族、整個國家在這種謊言的情況下對它這個迫害的認可,甚至於參與迫害。使整個全民都被洗腦,這是第一方面。第二方面就是對於法輪功學員進行所謂的學習班、轉化班對他們進行洗腦。洗腦分為兩方面,一方面是精神方面搞一些突發概念、外力收縮他們。第二方面就是用利益、家族的情,利用職業、就業、就學這些來要脅學員放棄修煉、信仰。如果還不行,就用肉體上,用酷刑折磨他們。第三個就是把學員關到精神病院去,用藥物的方法摧殘學員,迫害他的中樞神經,讓他思維出現障礙,這是非常殘酷的。通過我們的調查發現,這場迫害超出我們的想像。我們四月份前後對中國大陸一百多個醫院進行了調查,發現幾乎所有的醫院都參與了這場迫害。針對這些醫院調查的結果,最令人震驚的這些多數醫院的醫生,他們明確的告訴你,他們在完成一項政治任務。他也明知道這些藥物對人是有嚴重的毒害作用,他還大量使用。他們說這是政治問題,他們不做不行,他們不願意下崗。參與醫院的有這麼多幾乎是所有的醫院,不是個別的問題,是由政府統一安排下來的。

美蓮:汪先生講的這個精神病院參與迫害這個問題真是太嚴重、太殘酷,把健康的好人活活的就給折磨成精神病人。

晨曦:是啊。唉,美蓮,不知不覺節目又快結束了,關於精神病院中的迫害情況,如果有機會的話,我們在下一次節目中繼續為聽眾朋友們介紹吧。

美蓮:好啊。聽眾朋友們,今天的熱點話題節目就到這裏,我們下次節目再見。

晨曦: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