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北京七處和遼寧凌源監獄的經歷與見聞

【明慧網2004年9月20日】我於2000年12月去北京證實法,在天安門被抓,當時被抓的大約有70-80名同修,全國各地都有。我們被抓後送到豐台區看守所,晚上8、9點鐘開始提審,到審訊室後就聽到從其它審訊室傳出來的打人聲和慘叫聲。我們在豐台看守所被關押1個多月,在提審過程中挑選出26個他們認為重點人物,送往北京公安七處(其餘的大法弟子被遣送回當地迫害)。公安七處是關押各種刑事犯罪大案、要案的地方。記得有一次提審完我,一個警察惡狠狠的說:「你死定了。」

在七處被非法關押到一個多月時,有一個犯人從北京西城看守所調過來,在談話中提到法輪功,他說:西城的警察可壞了,有一天進來一個煉法輪功的,警察對犯人說:「給我搞定(搞定就是往死裏打)」。犯人們蜂擁而上,拳打腳踢,暴打一頓。然後關進小號(小號不足一平方米,只能站立),並把他的衣服扒光,澆上十多盆涼水,然後關上門凍一、兩個小時(當時正是冬天)。等把門開開時,他就像冰棒一樣倒在地上。惡警們迫害法輪功學員慘無人道的手段令人髮指,可想而知,大法學員在承受著怎樣的迫害。

在七處被關押3個多月後,又給我們轉到北京東城區看守所,每天強迫坐板14-15個小時。到10月份天氣漸涼,需要增加衣服,便和警察趙××要我們自己的衣服(我們轉到東城時正是五一前後,當時把我們的衣服沒收了,不讓穿自己的衣服)。頭兩次要時,他說過兩天給,又過了些日子天氣變冷,再跟他要衣服時,他說:不管。我只穿一套內衣和一套單衣服,監室的門窗24小時開著,室內比外面都冷,每天還得坐板十多個小時,我的腿、腳都凍麻木了。幾年過去了,至今都沒有恢復正常。

2001年11月末,給我們轉到遼寧省凌源監獄。白天洗腦,晚上惡警強迫我們看誣蔑大法的影片。聽說監獄為了強迫大法學員放棄修煉,光買影碟就花了一萬多元錢。每天晚上還得參加政治學習,並在走廊凍一個多小時。後來惡警開始強迫我們在車間幹活,完不成任務的,晚上就加班加點。2002年春節從瀋陽送來一批大法學員,我們晚上在一起煉功。第二天都被關了小號,有被「吊環」的,有上「手術台」的(上手術台就是把人四肢固定不能動,就像作手術一樣)。有一個大法學員被關小號七天放回後,腿時常發軟不好使,他對我說絕食七天才放他回來,其他人有關半個月的,有關一個月的。

這只是我所經歷與所見的一小部份。無論邪惡之徒採用甚麼手段,都無法改變大法學員對大法的堅定信念。邪惡之徒對正義與真理的迫害,必定以失敗而告終。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4/9/20/846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