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學的爸爸的故事


【明慧網2004年9月20日】最近我爸爸感到心臟難受,我就想起了我同學的爸爸也得過心臟病,我就問她:你爸爸的心臟病是怎麼好的?她就跟我講起了她爸爸病好的過程。

她爸爸以前是很嚴重的風濕性心臟病,伴有全身浮腫,風濕性關節炎,一到陰雨天,她爸爸的兩腿就疼,疼得縮也不是,伸也不是。那時她家住在樓上,她爸爸只要一上樓就發愁,因為上樓中間要歇好幾次,要不就喘不過氣來,她爸爸自從得病以來就整天去醫院,但醫院的費用太高,對於她這樣的家庭來說是最大的難題,於是她爸爸就回家後自己學靜脈注射給自己打針,以減少費用。看到爸爸天天打針,大把大把的吃藥,同學難受極了,她爸爸的病當時在醫院裏已被判了死刑,是無藥可救的了,而且她家為了給她爸看病花了不少錢。

後來她爸爸聽說有一種功法能夠治病,但不知叫甚麼名,後來有人介紹說叫法輪功,那個人問她爸煉不煉,她爸當時就想,煉功能治病,而且不用花錢,能不煉嗎?就說:「煉!」

不到半個時辰,神奇的事情就出現了,她爸開始排泄,而此前她爸吃了東西不能排泄,天天打催尿針也無濟於事。法輪功神奇的法力將他體內的髒東西都排了出去,整整排了半個月。就這樣,她爸的身體發生了根本的變化,身體一身輕,走路輕飄飄的。她爸看書後嚴格按照《轉法輪》書上寫的、以真善忍的標準做好人,提高心性,就這樣身體康復了,再也沒打過一次針、吃過一粒藥,她爸的臉上又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後來她爸去醫院找人,碰上給他看過病的醫生,醫生非常驚訝,問起病好的過程,她爸就把前後經過告訴給了醫生,那個醫生說:太神奇了,現在看看你,哪像得過重病的人哪?還不止這樣,凡是認識她爸的人看到了都說大法神奇。

她爸從1998年的死亡邊沿到康復至今已有6年的時間了,省了多少醫藥費,減少了多少病痛的折磨,法輪功不僅挽救了她爸的命,也挽救了他們一家,大法的好處能用人間的語言說的清楚嗎?

然而就是這樣,所謂的執法人員卻一次次的對她爸爸進行非法綁架、迫害,弄得全家難得安寧。第一次被綁架時是因為她爸爸人心好,看到被迫害的流離失所無家可歸的法輪功學員沒地方住,就幫助他們租了一個房子,讓他們有個落腳的地方。公安聽說了就找到了她爸爸,二話不說,將她爸爸帶到了一個叫「洗腦轉化班」(逼迫放棄修煉、不做好人的地方),她爸爸被非法關了一個月左右,家裏沒人幹活,掙錢,她的生活也成了問題,很困難。她爸爸在高壓迫害下違心的答應不煉了,才於2002年5月份才被放出來。然而,她爸爸深知法輪功教人向善、做道德高尚的人,並讓他擁有了第二次生命,就又開始學起來。

2004年8月6日凌晨1點左右,公安堵住了她家門口,從早上6-8點開始砸門,並大聲叫著她爸爸的名字,她爸爸想反正自己又沒做甚麼壞事,就給公安開了門,他們一共11個人,入門後開始亂搜、亂找。公安把她們家凡是能放東西的地方都翻了個底朝天,連方便袋都不放過,挨著搜了一遍。不法人員們搶走了她爸爸的法輪功書籍等東西,公安還搶走了錄像機,還非法拍照。最讓人氣不過的是,公安竟然把在她家聯繫業務的一個外地人給一塊抓走了,還非法盤問了好多。問人家是哪兒的,怎麼認識的,外地那個人告訴公安是來聯繫業務的,公安不信就連他一起帶走了。

我同學家前面是學校的宿舍樓,樓上住的全是老師,公安到她家砸門時,又是喊又是叫的,他們能不出來看嗎?他們雖然知道我同學爸爸是煉法輪功的,做好人,但他們不知道事情的真象,還以為我同學的爸爸犯了法才被抓走的呢。

法輪功教人做好人,行善積德,做的全是好事,卻被公安抓到看守所非法關押。公安是抓壞人的,抓好人對嗎?天下還有這樣正邪之分嗎?她爸爸要不是親身受益,怎麼會說法輪大法好呢?相反。如果法輪功真不好,誰會皺著眉頭說好呢?法輪大法確實神奇,我身邊也有因煉法輪功病好了的人,法輪功讓多少人擺脫了病魔的糾纏,讓多少人重生?像這麼好的功法,大家能說不好,能不學不煉嗎?哪像電視上說的「煉法輪功的又是殺人又是自焚的」,連蚊子都不打死的人會去殺人嗎?我看真正殺人的是某些執法人員,是不法警察,全國有多少煉法輪功的好人被不法警察打死了啊?

我身邊的、所有的人們啊,當你接到別人發的有關法輪功真象資料時,你要知道那上面寫的全是事實,他們只是為了讓更多的人了解法輪功,了解真象,卻被公安非法抓捕、勞教、判刑以致打死,這樣會拆散多少原本和睦的家庭?會害死多少善良的人們?那麼多事實在你面前,你還不相信嗎?現在,公安抓的煉法輪功的全是好人,被判刑的也是好人,而那麼多利用公款來吃、喝、嫖、賭,打、砸、搶的壞人卻在外面隨心所欲的幹壞事,這世道公平嗎?常言說的好,「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候不到。」那些迫害法輪功的人是不會有好下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