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法會發言稿:我的轉變


【明慧網2004年9月19日】

尊敬的李洪志老師 您好!
各位國內外的同修們 您們好!

我叫Chenara Wati,今年三十四歲,是印尼棉蘭的法輪大法學員,我的修煉開始於2004年3月29日。 我最初認識大法是我和丈夫及朋友的家人到澳洲悉尼的中國城逛街時,當時我見到了有許多人圍觀一個攤位,我完全沒有興趣去看它,因為我心想那一定是從中國來賣膏藥的,因為所有看著攤位的都是亞洲人。但當我走過那攤位時,突然有人把有關法輪功事件的報紙送給我,我不但沒有讀這份報紙還很傲慢的把這份講清真相的資料丟到最近的垃圾桶裏,我朋友的父親還說:在中國煉法輪功你的頭會被斬去的。

坦白說,以前我非常不相信中國的傳統文化尤其是像太極之類的東西,在我看來那是很呆板浪費時間且僵硬不化的運動。對現在的年輕人那是很枯燥費時的東西,這也許是因為我自認為西方的文化超過了東方的原因。自高中畢業之後我就在西方國土裏生活和受大學教育,因此更相信西方的文化。

2003年的三月我打算回棉蘭居住一段時間,最少要到55歲以後方再回到澳洲,我這打算被父母親反對,他們認為女人應跟隨丈夫,而不是丈夫跟隨女人,何況我丈夫的職業是醫生,他是不可能在棉蘭工作的,因為他是澳洲的白種人。

然而我堅持回去長時間住那裏,因為我認定是天意,我回去和居住在棉蘭至今,我完全不曾後悔於我的決定,儘管我的丈夫必須來來去去於澳洲印尼間,我們夫妻也須經常暫時的分離,但這些對我都不成問題,他反而成了我放下執著的力量,我認為是凡一切事情的發生都必有原因的,我們是應從中學習智慧,雖然它不是件容易的事。

誠然,我的回去確獲得了珍貴的福份,我的朋友介紹我以前並不喜歡的法輪功,她得法是由她母親帶領的,我的好友很誠懇和熱心的講解法輪功的詳細情況讓我明白,而當時我很抗拒她的好意,因為在我腦海裏仍然充滿著我父親的警告,要我不可接觸法輪功,因為他有種種問題,我朋友耐心的聽我對法輪功的負面說法,並將我的話轉告她母親並要她停止修煉法輪功,遭她母親拒絕。

我曾經到過一間據說可以讓人附身的觀音廟堂,我當時還很迷信於這觀世音附身的說法,而問有附體的信徒有關法輪功的事,他反問我為何要問學法輪功的事,還說法輪功會使人迷誤而自焚,為甚麼不去學太極?我聽後當時很感慶幸亦感謝此人,認為他救了我一命,否則我就會去讀法輪功的書《轉法輪》,現在想起來當初那種情況,我會哈哈大笑於我天真幼稚。

我從廟堂回來後馬上打電話給我的好友,告訴她說連觀音菩薩都說法輪功不好,可見是那種×教,我的朋友馬上反駁我說,那人當然反對法輪功,因為如果你讀了《轉法輪》,知道了真相那你就不會再去找他等等。

後來我想起了師父在《轉法輪》中說過的話,「往往這些人不講心性,甚麼都敢說,天老大,他老二。他敢說他是王母娘娘、玉皇大帝下凡,他都敢說他是佛。」

經我的好友解釋那種低靈附體的真實情況後我就不再踏上那廟堂的門了,日後就明白了,這也使我更想知道法輪功的事了,因此我上網去查詢法輪功問題。最初我所查得的都是來自中國官方對法輪功負面的說法,但這些都不能使我止步,繼續找真相,我還要求在澳洲的丈夫下載英文版的《轉法輪》,並且要他認真了解法輪功,但很不幸的他所得知的仍然是不利於法輪功的負面消息。

我的丈夫居然說法輪功會使人瘋狂,你如跟上了法輪功你的脾氣個性會變得暴躁,如果你學法輪功我就會被你殺死的……我說你先少說話,趕快查好將我要的書下載到我的電子郵箱裏,最後他說我希望你明白你正在做的事,我親愛的太太!我回答他說「我當然明白我正在做甚麼,你難道不希望我找到能改變我壞脾氣的方法嗎?」他不再說甚麼因為他知道我決定做的事,是不會改變的。

第二天也就是2004年3月29日我就開始讀我丈夫寄來的《轉法輪》。我剛讀到師父在《論語》中說的「「佛法」是最精深的,他是世界上一切學說中最玄奧、超常的科學。如果開闢這一領域,就必須從根本上改變常人的觀念,否則,宇宙的真相永遠是人類的神話,常人永遠在自己愚見所劃的框框裏爬行。」我就馬上醒悟到師父說的都是正確的。

我讀了第一講的數頁,我就下定決心去修煉了,我首先放下了四年來一直使我的生活承受重壓痛苦不能安睡,有關錢方面的執著。其實我的生活原已夠滿足,但因為我的野心太大,造成了我的許多煩惱,我當時的貪求無止境,我的丈夫為了滿足我的虛榮讓我有幸福感而拼命的賺錢。當我讀了第一講的當天晚上,我就能像嬰兒般睡得甜香。

第二天早上我就告訴我的父母我甜睡的原因,並告訴他們我已經開始讀法輪功的書,書中並沒有教人走上邪路的說法,想不到我的父母親居然大發脾氣,尤其是我母親高聲喊叫,把她從媒體上獲得有關法輪功不好的種種說出,她同時警告我,如果我還想和他們同住,就不可以把不好的東西帶回家來,母親還說你脾氣本已很壞了,如果再加上不好的東西,我們父母也將被你害死。我很懊惱的說:「甚麼,你說法輪功是不好的東西?可能我們自己才不好呢?」

難道這就是您們常教導我們的,您們說:凡事都必須聽取兩方面的道理嗎?而您們現在不是只聽媒體不負責的單方面說法嗎?您們應明白政治經常是邪惡的。我反駁他們,我心想是不是因為我們是中國人,我們就必須聽中國政府的話?說完後我就走開了不想再和他們多說,我還聽到他們嘮叨說我蠻橫不聽父母的勸告,我心想只有改變我自己,他們以後才能相信法輪功確實是好和高貴的。

第三天我將一些護膚和美容的維他命要母親交給我的二妹。我和二妹已經六個月不說話了,不許她用我的化妝品,而我還是個美容師。我和我妹妹一般吵嘴最多二天不說話從來沒有不說話六個月的,我修煉法輪功後知道這六個月的不說話不是偶然的。

我母親感到很奇怪,問我為甚麼又允許我妹妹再用我的化妝品?於是我告訴她是這本書教我們「真、善、忍」,要我們寬容別人,即使是我們的敵人。從此我想方設法的接近我妹妹而她仍然不理睬我,我心想不必在乎這一點,因為妹妹畢竟不是修煉人,我妹妹終於和我和好如初。慢慢,我的父母看到我的變化,雖然還不多但對我已夠了。因為我相信他們一定會因此去讀《轉法輪》,果然一個月後我母親開始讀《轉法輪》,並向父親證明法輪功是正確的,那時我父親還不想看書呢。

出乎意料的,我父親開始轉變了,當我把法輪大法資料送給他那些不信法輪功的朋友時,他還會對他們講清真相呢。他說在法輪功的書裏只有教人向上、向善的道理,根本沒有像媒體說的那樣,我才知道我父親已經開始看書。當時我希望父親能修煉大法,我父親是個從不責怪別人的人,他也經常要我們自我檢討。我相信終有一天他會走上修煉的道路。

我真的很慶幸我能得法。除了煉功,輔導員教我們發正念,在煉功點讀書,現在我很熱心的參與任何有關大法的交流討論也跟隨到鄉村間去洪揚大法,雖然我是一向不喜歡出門的人。

我和同修們也曾經去訪問IKIP大學,而大學的教授很多是修煉大法的,我感到很驚奇,驚奇於他們聽我們講清真相後就接受大法,並在大學校園裏設煉功點,我相信如果不是大法,這是不可能的事。他們都很熱忱的歡迎法輪功。

我也非常感動於那燭光晚會,那是紀念在中國被凌虐致死同修們的晚會,那晚來了許多記者和民間運動聯合會的主席,他們都熱烈歡迎法輪功,這主席還邀請我們參加今年八一七的遊行,八一七那天我和幾位同修都坐在花車上。

其實我是不想參加遊行的,因為我感到害羞,最後我改變了想法,因為想到了「真」,終於悟到了師父給我們承受了那麼多,我怎能因為害羞而止步不前?我怎能被這感覺打敗呢?而害羞也是一種執著呀!如不是因為大法,我是不會參加遊行的,因為除了害羞我也不願被烈日曝曬。花車遊行後,我們自己還到中國城去遊行,引起許多人觀看,原來這種遊行也很有好處,它會幫助人了解法輪大法是好的,相信看過遊行的人會改變他們以往對大法的不正確想法。

我希望全世界的人類會儘快的悟到這難得的大法,不要讓他擦肩而過。

謝謝師父。

(2004年印尼法會發言稿)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