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人就講真相 正念抵制關押迫害


【明慧網2004年9月19日】我今年43歲,家住吉林省吉林市,是一個家庭婦女,因患多種疾病,造成生活不能自理。如最重的是腦血栓後遺症,大腦不清,眼花,用單拐杖,口齒不清,左半身無知覺,全身無力,真是生不如死。煉法輪功九天後,我把拐杖丟掉了,左半邊身體有了冷、熱、痛的感覺,口齒也清晰了,大腦也好使了。通過學法,我知道了做人的真正目地,我有生以來感到甚麼是真正的幸福。

在1999年至2002年之間惡警與惡人、鄉、村、市、610的人多次來家中騷擾,就是我串門去,片警半夜前去騷擾,追到船營區搜登站。我被村裏的幹部看管著,他們來了,我就講真相,給真相資料。因為發真相資料,我經常被抓走。

2002年9月18日,這天家中來了五個人說是市610、政法委書記李某和鄉610的人,他們進屋之後,就是你一言我一語的說了起來,勸我信別的,別煉了。××黨不讓,得聽它們的,這時我就和他們洪法、講真相、發正念。可是他們還是不斷的攻擊大法,我很嚴肅的對他們說,好了,如果你們個人或代表××單位來看我,關心我身體健康,我先謝謝你們,如來迫害和嚇唬我,請你們都給我出去,我不歡迎你們。我是按真善忍的要求做人,做事,對你們加以勸說,你們不聽,不知好與壞,請你們走吧。走時其中一個說,我們回去也得學煉嗎?我說誰學誰有福份,記著大法好。

事後一個月家中來兩輛車,我沒在家,在後院串門。有人說家中有客,我沒有一點提防,出來一看是鄉610的人和市醫護人員,說要給我查一查身體。這時有人撕牆上的標語,我覺醒了,他們是偽善,於是我就大聲開始揭露江澤民賣國求榮和害死1千多名大法弟子,並告訴他們我沒煉功前,眼看家破人亡時,鄉、村、市,××黨你們幹甚麼去了?為甚麼沒有人來管我和幫助我哪?現在好了,我煉功生活能自理,不用打針,吃藥,家裏有了歡笑了,你們來了,為甚麼?收起你們的偽善。別再幹壞事了,法輪大法好!

就這樣我說呀說,他們沒有辦法,就找來我丈夫勸說。又來一輛車子下來幾名惡警強行把我帶走,送吉林市樺皮廠洗腦班。

在那裏我不呆要走,門衛不讓,說這裏有40多人哪,要走上二樓找領導批條,他們看批條就放人。我就從一樓到二樓每個房間去說:同修們不能等待,得證實大法。二樓到一樓到門口還要走,門衛不讓,我就在門口揭穿江XX惡行。這時來一位幹部問我在說甚麼,我就和他說,他舉手就打,一腳把我踢倒在地。當時我半臉青紫,耳朵後也青紫,幾人強行把我拉入房間,把我扣在床上,從那時起就不吃不喝抗議迫害。

同修來看我,與我交流,我心想為甚麼被送到這呢?找自己、背法。晚上年歲大的門衛把手扣打開。第二天我與同修交流,同修說這裏環境一點也不好,早飯前舉手宣誓,不准亂走,聽從他們一切安排,我一定要否定舊勢力安排。第三天早飯又要所有同修宣誓後吃飯,讓我出去我不聽,在房間裏大聲讀法。惡人前來阻擋並舉手就打用腳踢。兩個人給我戴手扣,戴不上又叫一個人來幫忙。我高聲叫喊法輪大法好!後來的那個人手就流血了。就這樣我在床上大聲讀法,喊大法好。

我就是不聽從他們一切安排,從那以後再沒有人管我了。每個房間我都走,要來同修的筆和紙抄法,煉功,發正念。惡人孫佔魁打我,往我臉上潑洗腳水,抓住胳膊往牆上撞。在一次禮堂上課,惡人誣蔑大法,我是第一次參加這種「課」,當場就大聲說大法弟子的老師只有一個是李老師。他們馬上把我趕出禮堂。因我寫大法好,610某頭子要給我打針,說讓我清醒清醒。問我平時想甚麼,我說滿腦子都是大法好,再不就是空的,我就這樣又闖過一關。

我在那裏被非法關押了18天,又送去吉林三看守所20天。送去那天,獄醫不要,二二二醫院體檢惡人與惡警於廣紅、白山強行送去。獄醫說我隨時都有生命危險,要惡警隨時來接管我出去。在那裏不讓煉功,如煉功就體罰全房間的人。這其間,我全身無力,發抖、吐,張醫生給打針,不知藥名,3個人被強行打的,無濟於事不管用。我跟所有能說上話的人洪法講真相。女管教說她知道我們煉功人都是好人,她沒有辦法。

第20天後,經向上彙報,不法人員把我判勞教一年送長春去了,到了之後不要,又把我帶回樺皮廠洗腦班,不要。值班人員要我再拿400元錢,我說在這被非法關了18天,還交甚麼錢?!惡警白、於二人說讓我交錢,我說,我沒管你們要精神損失費就不錯了,還管我要錢。惡警白山在車上對我人身攻擊,我不理他,我發正念。就這樣把我送到丈夫班上,他們背著我,要了我丈夫100元錢,他二人拿走了。

2001年自從全國中小學生簽名時起,在同修幫助下我寫了三條「法輪大法好」的條幅,釘在自家牆上到今,從沒中斷過,正念正行闖過重重磨難。

我自學法以來,從沒有對法有過二心,只有想自己做的到位不到位,時時記著師父說一正壓百邪。雖然我不能和修得精進的同修比,但我會以法為師,堅定走下去,直到功成圓滿,努力做好大法弟子應該做好的一切。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