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中全會不是修煉人應該執著的 ◎師父評語

從石家莊出現的一些問題說起,和同修交流

師父對學員文章評語

  此文非常好,對大法弟子證實法的目地非常清醒,正念強,理性清楚。希望中國大陸的大法弟子都看一看此文。大法弟子是在證實大法,對於惡黨的會議後果是不應執著,因為人類社會的一切都是為大法而存在,是為大法弟子修煉而存在。無論是正的還是邪的,它們只能根據大法的需要而動。

李洪志
2004年9月19日
2005年10月8日修訂



【明慧網二零零四年九月十九日】現在常人開四中全會,一些同修覺得中央的某位領導好,希望邪惡之首把權交出來讓他當政,等等,一些依賴於常人的想法;有的學員每天密切關注這些消息,心情隨著這些消息浮動。其實,這些問題,師尊在一次次的講法中都講得非常清楚了,為甚麼還這麼執著想要通過常人的甚麼力量給大法平反正名、給大法一個公正、合法的環境呢?師父針對我們的執著講給我們的法,為甚麼關鍵時刻我們總是記不起來呢?

我們大法弟子講真相是不受外力所動的,邪惡之首下去與否,我們都要更廣泛細緻的講真相。──邪惡之首即便下了台,我們也要繼續把這幾年來的迫害好好講給世人,讓更多的世人明白這些年發生了甚麼;如果邪惡之首下了台、在下面還繼續操控迫害,那我們也就是在繼續揭露迫害的同時,給它的新罪行曝光;如果它還賴著不下,那我們就更要好好找找自己,更好的純淨自己,更好的清除邪惡、講真相。

至於中國政府的領導人,不管他們在常人社會中是甚麼職位,對我們來說,不都是眾生中的一員嗎?他們的未來不也取決於他們如何對待大法、如何對待迫害嗎?有求之心、依賴常人、觀察社會動向,這些都是講真相的嚴重障礙,這些不純的心往往讓我們事與願違。這方面的教訓不應該再重演了。

還有,最近各地同修溝通發現,在石家莊市區及周邊一些市縣,都不同程度在流傳著一些不是大法網站的資料,有的是一些破壞法的東西自己編寫的,如甚麼《金光大道》;有的是一些資料點的同修編排的,如《中國出事了》。

《中國出事了》這份資料文章摘錄於常人的網站,大概的意思是中央高幹公開在高幹大院集體煉功,中共中央開會因為法輪功問題,爭論激烈,差點打起來,等等一些未經證實、在常人中流傳的消息。其實這些消息都是很久時間的常人網站的舊消息,到今天常人的網站都不了了之了。

如果你作為社會中的一員,而不是大法弟子,你願意如何做標準是不同的,社會上的人不存在不許參與政治這一說。但是如果我們修煉人把政治性內容拿來製作成真相資料大面積在常人中散發,起到的作用卻是非常負面的,因為它直接違背了大法的要求。我們嘴上告訴人家我們不搞政治,可是常人不明真相時,不僅要聽你說,更要看你如何做。他一看你做的事覺得是搞政治,產生了負面印象,你再辯解他也不是很容易聽進去了,這不等於把人推開了嗎?

一、大法修煉不許涉入政治

現在中共在開四中全會,有很多消息說邪惡之首被迫辭職、交權。那麼,我們大法弟子怎麼對待這些問題呢?如果成為真的,是不是我們會想到要鬆口氣,覺得環境寬鬆了,或指望新的當權者給我們大法平反呢?

現在一些同修覺得中央的某位領導好,希望邪惡之首下台。師尊在一次次的講法中都講得非常清楚了,大法弟子有自己的救度世人的使命,不能反過來依賴常人給大法平反,更不能不顧世人結局如何、忘記自己的責任、只盼早些結束自己的痛苦。

常人站出來支持大法,說大法好,是這個生命善良的表現,是在正法中擺正自己的位置。作為一名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要清醒走正我們的路,維護大法純潔,銘記師尊的教誨:「我一再強調我們絕對不涉入政治,絕對不干涉政治,絕對不參與政治。」(《北京國際交流會講法》)

不管常人社會發生甚麼,我們心都不動。大法弟子的路是師尊給我們安排的證實大法之路,怎麼做好,現在都在師尊要求的「三件事」裏面。

在最近的學法中,我個人理解,現在情勢對我們講清真相真的非常有利,另外空間的邪惡已經支撐不住了,大陸北京、海外紐約的這兩地大決戰,已經是正法在接近尾聲的大戰役了。看看邪惡馬上就要不行了,常人社會也會發生非常大的變化。但無論發生多大的變化,我們大法弟子都不應該動心,不應該被外界所帶動。也許中國大陸的邪惡之首會下台(也許還死賴著不下),也許海外很多國家及團體會大力支持我們,大法弟子有師尊的講法指導我們怎麼去走好每一步,不因為任何外在條件的變化而放鬆自己、產生混同於常人的認識和表現。

而另一方面,很多不精進的同修看到最近師尊的講法簡直不敢相信,真的正法快結束了,真的第一次大淘汰快要來了,很多被驚醒,紛紛重新走入大法中來。那麼看來時間真的非常緊迫了,救度世人的時間非常緊迫了,一旦這件事情結束,還不明白的人就沒救了。那我們大法弟子,就要趕快抓緊,全力以赴的去救度世人。當今的世人,也都是高層生命轉生的,經歷了許許多多才等到今天。救人一命,何等重要啊。

在這正法的最後時期,我們要穩住心,「以法為師」,眾生得救的唯一希望和依靠是今天在世間的大法弟子,那麼我們就要走正大法弟子的路,無論怎樣去證實大法、維護大法、救度世人,都必須按照法的要求去做,而不能降低標準,更不能混同於常人,甚至偏離大法,破壞大法。

二、嚴格以法為師

有的人認為師尊都講了「明慧救度有緣者 新生可去腦中惡 人民刀筆鬼生愁 法輪大法是正見」(《洪吟(二)》),那「人民」就是指海外的「人民報」了,而且「人民報」在正面報導大法,那麼我們轉載複製這裏的消息是符合大法的。

這種斷章取義師尊講法,掩蓋自己執著的做法,一旦不能自拔,就會走入歧途。

當時,師尊的新講法《洪吟(二)》一做出來,很快沒幾天,我就在一個同修家看到了做好的傳單,消息全部來自於「人民報」,和後來流傳的不同叫法的傳單內容沒甚麼區別。我談了自己的看法,不應該把這些內容作為大法弟子的真相資料流傳,但我發現大家都是麻木的,沒人去制止、阻止製作流傳這些東西的人,都覺得說說都行了,一個人一個悟法,反正自己不傳,而沒有想到真正對法負責,對自己負責,對幹這些事的同修負責,對看這些傳單的眾生負責。

後來,前幾天我又遇到其他地區的同修,都說見到這些東西了,只是告訴拿這些東西的人,不是明慧的東西,不應該作為大法弟子的真相資料傳,但並沒有去嚴肅的指出來他們這樣做的後果和破壞力。

在正法的最後階段,邪惡勢力在大法弟子內部的干擾也是非常大的,總有一些人會幹出一些令人不可思議的偏離大法甚至是破壞大法的行為,這些也應該引起大法弟子的高度重視。不能說,一到最後了,找個捷徑走,法都不顧了,符合不符合大法都不仔細想了。

像最近武漢出現的買雕刻好的佛像做洪法用品的事情,有的地區打腰鼓偏離大法的事情,有的地區亂改發正念口訣和方式的事情(在我們當地也有發生)。在我們當地也有那些表面上還在學,實質並不學,逃避正法,拉一些人,整天搞污七八糟東西的人。

為甚麼,這些人不按照大法的要求做,經常另搞一套,還覺得自己對呢?

在師尊的最新講法下來之前,大家在一起交流中也覺得,很長一段時間了,講真相的力度和效果老是結合不好,總覺得面太小,知道真相、得救的眾生太少,但是傳單、光盤等真相資料,這幾年累計起來,可發了多少遍了,為甚麼?

仔細想一想,師尊每次告訴我們去「講清真相」。大陸大法弟子沒有媒體。尤其是視頻媒體,對人的直接衝擊和影響力是巨大的,眼見眼所得,當然就像面對面在交流一樣,人當然受其影響最大了。那麼我們沒有視頻媒體,我們可以發光盤,那裏面能講清了吧,光盤也發了很多了。常人看報紙也是主要的,那麼我們也製作真相傳單和小冊子,信息量也可以。再加上錄音,搞電視插播。能想到的方式,我們都去做了。

在正法修煉中,大法弟子是主體,太依靠真相資料了,而長期忽視了自身真正的作用和價值,資料只是輔助我們大法弟子大面積講真相的工具啊。雖然網上有同修不斷提醒大家面對面、開口講真相的重要性,及在法理上的昇華,但整體上仍然沒有重視起來。

我想說的是,不自覺的,大法弟子對法認識不清或不符合這一階段大法對我們的要求時,就會被邪惡鑽空子,想方設法把我們束縛住,讓我們在法上不能提高上去,被動的、低效率的走路。就像剛才所提到在交流中,大家發現,這些年主要發東西的人幾乎都是這部份弟子(當然不是絕對的),而其他很大一部份人幾乎很少發東西,只要師父講法,有的也看明慧。而這一部份發東西的同修有的覺得自己口才不行,那就多發點;有的覺得發資料是自己的強項;有的想,這麼多人,靠一張嘴講到甚麼時候,還是發吧,發都來不及呢,所以大部份開口講真相的力度都很小或不夠大,侷限了我們整體講真相的效果。

其實很多沒有這方面思想障礙的大法弟子,這些人一邊發一邊講,幾年下來思路、口才都發生了飛躍性的變化。而且更主要的是,當面講了之後,對方是否真的明白了真相、如何講才是更好的講、甚麼樣的資料效果好、哪些資料需要如何改進,這些,只有經常當面講,發資料的人才能得到足夠的直接反饋,從而有個客觀準確的了解與判斷,才能更理智的、智慧的通過自己手中發出去的資料讓人們切切實實的樹立起正念。不發資料肯定是片面的,但多發也不是目地,我們的目地是讓人對大法樹立正念,讓人知道迫害的邪惡。

依賴心不去,無論依賴誰,都會產生不好的後果。依賴常人,前些年那個總理的例子,聯合國人權委員會提案的例子,把希望寄託在某黨某會的結果的例子,等等,教訓已經夠多了,造成的損失和困難其實很多也反映到我們後來做事的過程中。即便依賴的是大法弟子辦的資料點,大家都依賴資料點,邪惡就重點破壞資料點,讓大家都看不到明慧、拿不到真相資料。如果大家都放下常人心來,主動的參與到正念證實法中來,用大法弟子的純善和大忍去積極做我們應該做的一切事情,就不會有這麼多的慘重教訓了。遍地開花建立資料點,每個人都是資料點,充份發揮大法弟子講真相的主動,破除邪惡對資料點的破壞,不是信口說一說的,明白了就應該做到。像北京的一位老年大法弟子,自己買了小型便攜式複印機,很容易就解決了資料來源問題;有的學員自己複製錄音帶送給人聽;有的每天找些事由到公共場所給碰到的人講真相,送一些寫有真相字句的小手工製品,等等等等,為甚麼一到我們這兒就變成了大難題呢?

關鍵原因是我們是不是邊做邊修,還是只注重做事了。對法信多少,信到甚麼程度,對自己保留多少,保留到甚麼程度,能不能放下自我,容入到正法中來,還是想保護自己,將困難推給別人?當然沒條件的,別人也不能勉強,但我們真的在這些正法的事情上用心多少,真的是在信大法嗎?

師尊在《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這次講法中又提到了:「特別是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人人都要出來講,遍地開花,有人的地方無處不及。講清真相後有要學功的人,要儘快安排學法教功,他們是下一批修煉的弟子。

在講清真相的同時,要重視學法,不要再看、再傳邪惡利用學法差的、人心重的學員流傳的亂法爛鬼的假經文,保持正念正行,頭腦清醒,理智的全面救度世人。」

我個人理解,大法弟子應該珍惜今天的機緣,把大法的真相講到大陸的角角落落,不是盲目的發真相資料,而是走出來,深入到千家萬戶,不等不靠,利用自身的主動性,最直接的接觸廣大的中國人,智慧、理智的講清真相,而且我們現在這樣去做,發的資料應該更多,面應該更廣,種類應該更多、更靈活,而不是不發資料了。是我們通過我們直接的接觸和觀察,直接的面對面的講真相,我們會心裏有數,知道用甚麼樣的方式開啟他們的心靈之鎖了,我們的真相資料會更準確、有效,更直接的破開他們的迷惑,真正的救度他們。只發少講,人家想學還找不到人呢。

而那些亂傳不好東西的人,更不應該被自己的執著帶動,被邪惡利用來干擾、破壞大法了,更不應該褻瀆師尊的慈悲、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了。

三、認清明慧網在正法中的作用

明慧網作為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可信賴的網站,其作用和意義非常深遠,是一個真正「以法為師」,既面向廣大學員又面向社會的修煉者交流、洪法園地,是師尊給我們安排的一盞明燈,照亮大法弟子及世人的路,是純正的。師父說:「不是說明慧網沒有錯,但重大問題一定看明慧網的態度。我在明慧網上發表照片與「心自明」,目地就是給你們樹立一個可信的網站。」

證實大法是依賴不了常人的,大法弟子及世人證實大法的理解和行動反饋給明慧網,經過篩選、加工、淨化、純正,再回到大法弟子及世人那裏,再這樣不斷循環,不斷純正,是常人的東西不能比擬的,而且師尊還在看著。所以明慧網的東西帶有大法賦予的純正力量,在幫助大法弟子做證實大法、救度世人的偉大事情,大法弟子證實、維護大法就要在重大問題上緊隨明慧網的方向。其實四中全會這件事,明慧網沒有報導,而是一直在圍繞講真相和修煉出文章,這不就是方向嗎?

個人認識,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最後請允許我引用師尊《洪吟(二)》中的講法與大家共勉:

快 講

大法徒講真相
口中利劍齊放
揭穿爛鬼謊言
抓緊救度快講

二零零二年八月二十一日

(大陸大法弟子)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