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平度市大法弟子趙明祥被迫害致死的更多情況


【明慧網2004年9月18日】自從99年7.20江××把自己凌駕於法律之上,對教人修煉真善忍的大法和大法弟子進行肆無忌憚的打壓和迫害,下黑命令對大法弟子「打死算白打,打死算自殺。」不法警察與官員瘋狂的迫害大法弟子,手段極為殘酷惡劣狠毒,使無數大法弟子致死致殘。其中平度市仁兆鎮東趙家管村大法弟子趙明祥就是被迫害致死的其中一個。

趙明祥,46歲,東趙家管村的人都知道他是個好人,聰明能幹。因修煉法輪大法,自99年7.20以來被青島市公安局通緝,有家不能回,被迫流離失所4年。在2003年臘月三十死於即墨市瓦戈莊一草垛旁。據見過趙明祥屍體的村民說,當時他只穿了一隻鞋,腰帶也沒有了,(大陸派出所抓人後按慣例都是先把腰帶解除)當時還有氣,到上午九點至十點才沒了氣。

2004年5月25日趙明祥家人得知消息,來到即墨市刑警隊認領屍體。公安人員說是「凍死的,餓死的」。家人要把骨灰帶回去。公安人員說都沒有了。在親屬多次追查下,才從即墨營上火化場認領回來。

火化的時間是2003年古曆臘月三十,也就是死的當天。(一般無名屍體是不准就地當時火化的,他們怕暴露迫害真象,所以在沒有家人的情況下急速焚屍滅跡)。家人要將死者的像片帶回家給八十多歲的老爹看看,公安人員不給,說入檔案。從他們保留的死者像片看,趙明祥鬍子很長,容貌憔悴。

趙明祥在臘月二十一這天帶了一部份法輪功材料離開家後,到2004年5月25日這段日子裏,一直沒有任何消息,很明顯,從他去的當晚就被段泊嵐派出所抓去了。趙明祥在被抓的這八天時間裏,受盡了殘酷的折磨,被惡警折磨得奄奄一息。在沒有存活的希望的情況下,不法警察為推卸責任,於臘月二十九晚將其丟在瓦戈莊大街草垛旁。村民發現後報案,這樣段泊嵐派出所理所當然的按「無名屍體」來處理了。

趙明祥屍體處理後,段泊嵐派出所還做了周密的安排,安排偽證人瓦戈莊村的於發奎對趙明祥的家人說是臘月二十六早晨拿牛草時發現趙明祥蹲在草垛後,在他家喝過水,說他是學法輪功的,並說了家庭成員。臘月二十九晚,又去要水喝,喝完水就走了,走起路來搖搖晃晃的,一塊小石頭好像就能絆倒,向北走去了。其實趙明祥自被通緝以來,一直保持高度警惕,從不對任何人說自己的真實情況。於發奎所說的是派出所從電腦上調出來的。離死者現場最近的商店的偽證人宣稱,這個人在這裏轉悠好幾天了,給他東西他不吃說是學法輪功的,在絕食。眾所周知,只有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為了抵制迫害才絕食。

還有一些不敢透露實情的人說:「此事算了,反正這個社會亂套了。」這一切和即墨段泊嵐派出所所說的「餓死的,凍死的」是一致的。

然而,謊言不攻自破。趙明祥骨灰埋了之後,東趙家村分地時,家人才知道把趙明祥的戶口早就被取消了。問村幹部,他們說是平度市公安局政保科科長石衛兵在和他們喝酒時說的。2004年初期,仁兆派出所馬副所長問過這位村幹部趙明祥的骨灰是否拿回來了。還有一次派出所的另一人員問這位村幹部趙明祥的骨灰埋了沒有,而且還說了一些當時令人莫名其妙的話。石衛兵對東趙村幹部說臘月二十九在即墨段泊嵐派出所見過趙明祥。很明顯,趙明祥的死因,平度公安局和仁兆派出所早已清清楚楚。

趙明祥家中八十多歲的老爹知道兒子被迫害致死後,痛不欲生,整天淚流滿面,吃不下,睡不好,原本健康的身體日漸消瘦,對來看望的人訴說思念之情,兒子在外流浪四年,飢寒交迫,擔驚受怕,日夜盼望著有個出頭之日能與兒子團聚,沒想到盼來的是兒子的骨灰。

趙明祥的一雙兒女至今不敢相信父親死了。因為活不見人,死不見屍,也沒有看見父親遺留下的任何遺物,總認為有一天父親會回來。

以上所述只是初步了解,詳細情況有待進一步調查,請知道趙明祥被迫害死因的善良人提供詳細情況。天理昭昭,善惡必報。支持和善待大法的人必得福報,而江氏政治流氓集團及追隨迫害大法徒的人必將遭受天理的懲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