簽名了,我還能做些甚麼?(圖)

在德國名城紐倫堡城市節期間的酷刑展及訴江徵簽活動


【明慧網二零零四年九月十八日】9月的德國秋高氣爽,也是人們戶外活動的最佳時節。正逢紐倫堡的城市節,老城的大街上人流穿梭不息。2004年9月11日,巴伐利亞州的學員藉此良機,向當地有關部門申請信息日活動以講清法輪功真象,並向廣大公眾展示每天在中國發生著的酷刑。同時,我們也徵集支持法輪功學員以種類滅絕罪起訴江澤民的簽名。

高精度圖片高精度圖片

高精度圖片高精度圖片高精度圖片
法輪功學員展示酷刑,諸多行人駐足了解真象

紐倫堡是德國著名的古老帝國自由城市,位於巴伐利亞州,中世紀紐倫堡曾是德意志神聖羅馬帝國非正式的首都,二戰期間成為納粹的大本營,納粹在此舉行臭名昭著的大聚會。二戰結束後,盟軍在紐倫堡審判了納粹戰犯,所以,紐倫堡的民眾對種類滅絕罪這一名詞並不陌生。

川流不息的人群中不少人停住了腳步,駐足閱讀我們的展板,主動索取資料,詳細了解法輪功真象。很多人對酷刑的殘忍手段,如用鹽水灌食以逼迫法輪功修煉者放棄真善忍的信仰,表示非常不可思議,當即簽名,表示他們希望把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元凶送上法庭的心聲。還有一些要捐款的人,得知法輪功不接受捐款後,也改以簽名的方式幫助制止這場迫害。其中的不少人簽了名之後,關切的問,我還能做些甚麼?我們告訴他們,可以去告訴周圍的人法輪功真象,或多拿一些資料去分發給親朋好友們。他們都很樂意的帶走了更多的傳單,VCD等真象資料。一位老人拿了好幾份資料,說是要發給他們養老院的老人們。一位教師向我們索取了展板上的圖文並茂的信息和高蓉蓉被毀容一案的消息資料,他需要到學校作為給學生上課的教學內容。還有一位女士在看到灌食的酷刑和酷刑手段的說明,泣不成聲的在法辦江澤民的簽名表上留下了姓名和地址。她哽咽著問學員,真的每天在中國都發生這樣的酷刑嗎?當學員告訴她,這都是真實的在中國發生著。她更是淚如泉湧,傷心極了,她的先生在一旁也兩眼通紅,看上去也十分的難過,等著太太簽了名,他也要簽名。因為簽名的人常常是一個接一個,有時還有好幾個人排隊等著簽名,我們臨時再準備了一份簽名冊。

簽名活動中,也有這麼一個小插曲。一位女士來我們的展台了解法輪功,然後告訴我們,她去過中國,在中國還有好朋友。這樣的酷刑是不應該發生的,但是她不想簽名支持審江,以免下次去中國旅遊拿不到簽證了。她的話音剛落,旁邊的一位先生毫不客氣的對她說,那麼下一個受迫害的就是你了,如果你這樣想的話,你早晚也會遭受迫害的。頓時,這位女士面色顯得很尷尬。在場的學員也覺得有些突然,先緩和了氣氛後,希望那位女士回家通讀我們的大法資料,再作思量。

活動結束之時,我們遇到了一位剛從中國旅遊歸來的德國人,他和我們談了他對中國的印象。他看到大城市的繁華,感到中國是很有希望的,但是也親耳聽到一位教師告訴他,學生要得好分數,就必須賄賂她。這樣的腐敗讓他難以置信,幹這樣的事都不心虛,還敢告訴別人。交談之後,他明白了中國經濟的假象,也明白的法輪功的真象,並簽名支持法辦江澤民。

在此次活動中,我們還聽到了一個很普遍的民眾的心聲就是應該讓媒體站出來廣泛傳播法輪功真象,媒體不應該對此沉默 !

考慮到紐倫堡是一個多元化的大城市,有世界各地的遊客,商人,外來移民等,我們也特地準備了各種語言的真象資料。那些有緣人在異國他鄉得到自己母語的法輪功真象資料,都欣喜萬分。有一位希臘的老人讀了真象資料後,向學員索要了我們剩下的所有希臘語的資料,說要給他認識的希臘人看。英語,意大利語,西班牙語的資料也發得很快,只可惜我們沒有準備充足的日語,越南語和土耳其語的資料,讓渴望更多了解真象的人們有些失望了。

當然,我們在活動中也遇到了想學法煉功的人,有一個中國人希望能讀到《轉法輪》這本書。還有不少的德國人打聽煉功點。見到一個德國人對我們的功法特有興趣,仔仔細細的閱讀我們功法介紹的展板,學員便將展板的縮小版本贈送給了他,他喜出望外。

下週我們還將繼續辦信息日的活動,已經有熱心人和我們約定再見面了。大家都越來越看清了這場迫害的邪惡本質,希望早日結束這場迫害,同時越來越多人的心中,那被封塵已久的真善忍也正在覺醒,在回歸......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