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彙編:江氏集團專司迫害的恐怖組織機構「610辦公室」(專輯1)

【明慧網2004年9月17日】

610-1-1>

  • 「610辦公室」─江澤民對法輪功實行國家恐怖主義政策中的主要組織機構

  • 公安部提升「6.10辦公室」,表明鎮壓法輪功升級

  • 羅幹610辦執意迫害法輪功 傳密令阻撓釋放學員

  • 一週傳八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 多道密令欲置法輪功學員於死地

  • 江羅「610」辦公室預謀製造惡性事件栽贓法輪功

  • 「610辦公室」─江澤民對法輪功實行國家恐怖主義政策中的主要組織機構

    文/賓州大學電腦信息科學系教授,周世宇(音譯)博士

    【明慧網2001年10月16日】[編者按:該演講發表於2001年10月10日在華盛頓DC國家記者俱樂部舉辦的「中國的國家恐怖主義:對法輪功的迫害」論壇上。]

    我願藉這個機會感謝帕默先生和「法輪功之友」,使我今天能夠在這個座談會上講述中國(江澤民犯罪集團)在迫害法輪功中的國家恐怖主義問題。

    恐怖主義的最初形式「國家恐怖主義」這個詞,來自18世紀法國大革命中羅伯斯皮埃爾(Robespierre)的「恐怖統治」。在這期間,羅伯斯皮埃爾和雅各賓(Jacobins)黨員們抓捕和處決了成千上萬他們認為是「國家的敵人」的人們,並且使用暴力和恐怖作為控制社會的工具。

    今天,在標榜「社會穩定」的偽裝下,中國的XX黨政權恐嚇著千百萬它自己的人民--其中包括那些修煉法輪功的人們,他們的家人、親朋好友和同事。這個政府通過暴力,宣傳,洗腦,和勒索財物來恐嚇他們。正如國際教育發展機構(IED)2001年8月在聯合國一項聲明中所指出的,這些就是「一個政權訴諸國家恐怖主義」的特徵。

    下面,我願意花點時間告訴大家中國(江澤民)政府對法輪功實行恐怖迫害的關鍵機構,一個被稱為「610辦公室」的部門。

    「610辦公室」建立於1999年6月7日,即開始鎮壓法輪功的前一個月,中國主席江XX在中國XX黨政治局會議上發言,全盤攤出他鎮壓法輪功的政策。在那次會議上,他命令部下建立一個他稱為「專門處理‘法輪功’問題的領導小組」,並指定3個負責人,包括政法委頭目羅X。在江的直接命令下,1999年6月10日,中國XX黨中央委員會正式為「領導小組」成立了一個辦公室,命名為「610辦公室」。

    在江XX的這次講話中,(這個講話後來被命名為「江XX同志在中央政治局會議上關於立即處理和解決‘法輪功’問題的講話」),江進一步明確指示,「中央委員會和政府各部委單位,以及中央政府直接領導下的各省、自治區和直轄市需要密切配合‘610辦公室’」。結果,「610」成為從中央到地方展開的一個組織嚴密,獨立運作的系統,並且擁有超越於黨內各級組織及各級政法機構之上的絕對權力。它是江澤民及其幫兇部署的專門用以迫害法輪功的最高權力機構。

    根據江的構想,建立「610辦公室」是為了「調查並從特定步驟、方案和措施上提出統一的方法來解決‘法輪功’問題。」正如聽起來讓人不寒而慄一樣,「610辦公室」精心策劃了對法輪功及其修煉者兩年多的殘酷迫害,導致數十萬例隨意拘留,非法監禁,詆毀,酷刑折磨,性虐待和精神虐待,失蹤及謀殺。

    過去的兩年裏「610辦公室」的運作,有證據表明以羅X為首的「610辦公室」已經發展成江XX對法輪功實行國家恐怖主義政策的最主要機構。它採用強迫洗腦,暴力和恐嚇來脅迫及控制法輪功修煉者和其他中國公民的思想和心靈。許多,有時是數百起目擊者見證記錄表明,過去兩年裏,江XX政權通過「610辦公室」不斷發出各種密令鎮壓法輪功,從下令「從肉體上消滅法輪功修煉者」到「打死法輪功修煉者算自殺」到「不查﹝法輪功修煉者﹞身源,就地火化。」

    這些不能見光的和置人於死地的指令使得地方警察不受約束地酷刑折磨,性虐待,甚至謀殺修煉法輪功的人們。暴虐之程度令人難以想像。在拘留所,無論年齡,性別,或身體狀況,暴力和酷刑成了對付法輪功修煉者的主要手段。這裏僅僅是記載下來的酷刑手段的一部份:毆打,強迫灌辣椒水和高濃度鹽水,不許吃飯,睡覺和上廁所,暴露在極冷和極熱的天氣下,用香煙和燒紅的金屬燙烙,用電棍電擊,等等。鎮壓中,女性修煉者遭受到各種形式的性攻擊,包括強姦及使用電擊裝置電身體敏感部位。懷孕婦女被強迫墮胎,以此來延長對她們的拘留,而不是釋放她們以便生育。

    過去這一年中迅速增長的死亡案件就是「610辦公室」下達的這些指令的直接結果。目前證實了的死亡人數已達295人,而實際的死亡人數肯定高得多。中國XX黨內部消息說死亡人數實際上已超過千人。

    然而「610辦公室」恐嚇的不僅僅是法輪功修煉者,而是幾乎所有的中國人。它對那些與法輪功無關的人們施加直接的壓力以煽動對法輪功的仇恨。例子包括,在許多地區強迫學童簽名污衊法輪功,否則開除學籍;成年人也必須簽署這樣的聲明,否則便會失去工作或退休金;同樣,警察被威脅如果不執行「610辦公室」的命令,就會失去工資、分配的住房、甚至工作。幾乎中國社會中的每一個人都受到這個政府支持的官方恐怖機構的影響。

    在一份聯合國進展報告中,特別報告員卡利歐比.寇琺(Kalliopi Koufa)女士指出,「國家實行的恐怖主義有不同的表現形式,﹝其中之一﹞是所謂的‘政權’或‘政府’恐怖,這就是國家恐怖主義的傳統類型或形式,亦即由國家機構對它自己的人民實行恐怖主義,以此維護某個特定政權。」

    「610辦公室」毫無疑問就是這樣的一個機構。它非常類似中國文化大革命時期XX黨中央委員會的文化革命領導小組。幾十年前該小組的建立被用來進行災難性的恐怖迫害運動。在過去半個世紀裏,中國的XX黨政權一直對它自己的文化和人民實行國家恐怖主義的政策。在中國現代歷史中,國家恐怖主義的特徵是顯而易見的。

    現在,數百萬無辜公民的生命安全正處在危險中,更別提他們的尊嚴受到尊重了。「610辦公室」是江XX獨裁政權實行國家恐怖主義的一個活生生的縮影。必須制止它的運作。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1/10/14/14689.html


    公安部提升「6.10辦公室」,表明鎮壓法輪功升級

    文/克摩


    2000年11月被迫害致死的山東法輪功學員王麗萱和兒子孟昊
    【明慧網2001年7月17日】法輪大法信息中心7月16日消息 - 據公安內部透露,江澤民政治集團為儘快消滅法輪功,日內已下達內部文件,由公安部批准將「6.10辦公室」從處級升為局級。

    「6.10辦公室」即「處理法輪功問題領導小組辦公室」。中共中央「6.10辦公室」成立於1999年6月10日,因而得名。它是由李嵐清任組長的中共中央「處理法輪功問題領導小組」下設的決策和執行機構,常設於中共中央政法委員會,羅幹親自主抓。它是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的最高權力機構。從專職從事政治迫害、完全凌駕於法律之上的角度來看,它與「文革」產物──「中共中央文革領導小組」性質非常類似。各省、市、自治區、直轄市都設有「6.10辦公室」。「6.10」從中央到地方自上而下地形成了嚴密而獨立的體系,並對中國的各級黨、政、司法系統擁有絕對的操動權力。

    在處理法輪功問題上,「6.10辦公室」不僅直接操縱並嚴密控制其下屬的黨、政機關及公、檢、法、國安機關、司法廳(局)系統的勞改、勞教部門,而且有權指揮各地新聞媒體機構。各城市及地區級的「6.10辦公室」直接部署對法輪功修煉者的監控和抓捕,其運作幾乎不受法律限制。成立兩年多來,該機構直接策劃了所有對法輪功的輿論攻勢、構陷及迫害,近期該辦公室在公開場合曝光增多。

    所有對法輪功學員的勞動教養決定都是由「6.10辦公室」直接做出,不經過任何司法程序。除教養院之外,各地民政局下屬的收容所、公安局下屬的看守所、行政拘留所、戒毒所、甚至專門收容妓女的收教所,也都被「6.10辦公室」命令用來關押、迫害、虐殺法輪功學員。

    據悉,遼寧馬三家勞動教養院表面上隸屬遼寧省司法廳管轄,而實際直接受中共遼寧省委政法委「6.10辦公室」控制。據報導,馬三家教養院對拒絕放棄信仰的法輪功學員使用了令人髮指的酷刑折磨,其中包括將18名女法輪功學員剝光衣服投入男牢。而隨後馬三家教養院被作為「先進單位」受到表揚,其酷刑手段被中央「6.10辦公室」在全中國範圍推廣。

    在北京獲得2008奧運主辦權之後,「6.10辦公室」被提升一事表明著江澤民政府對法輪功鎮壓的升級。

    *****

    據亞洲自由電台2001年7月16日北京報導,中國副總理李嵐清以申奧成功證明鎮壓法輪功正確。

    據悉,李嵐清星期一在北京督陣反邪教展覽時煽動人們將法輪功作為邪教打擊,並說北京獲得奧運會主辦權表明,中國的社會安定、經濟進步和人民生活健康受到了國際承認,中國要繼續打擊邪教,云云。

    * * * * *

    李嵐清是中共中央「處理法輪功問題領導小組」(即所謂中央610辦公室)的最高負責人,他的這番公開講話無疑是對其申奧之前一直竭力推行的鎮壓法輪功政策(「名譽搞臭、經濟截斷、肉體消滅」)的再度肯定。截至到7月14日的統計,這項「名譽搞臭、經濟截斷、肉體消滅」政策已在兩年內使至少255名法輪功學員遭到虐殺,數以萬計的善良百姓被非法拘留、勞教、判刑、長期關押在勞教所/精神病院/戒毒所/洗腦班。遭到虐殺的名單中不僅男女老少俱全,而且包括山東省一名27歲的母親和她不滿8個月的兒子孟昊(見右上圖)。

    * * * * *

    據日前澳大利亞廣播公司於澳大利亞時間星期六凌晨國際奧委會在莫斯科宣布授予北京主辦權後不久報導,很多國際人權組織對這項決定加以譴責。國際奧委會承認,授予中國二零零八年奧運會主辦權是在人權問題上的一次賭博。但是國際奧委會負責官員卡拉爾說,奧委會寄希望於主辦奧運能促進中國改善人權狀況。


    羅幹610辦執意迫害法輪功 傳密令阻撓釋放學員

    【明慧網2001年9月18日】法輪大法信息中心9月16日報導 - 羅幹、610辦執意迫害法輪功,傳密令阻撓釋放學員要求「監禁法輪功終身至死」- 對外編造統一口徑。據9月初來自大陸司法系統的消息,羅幹主管的「610辦公室」最近密令對拒不接受洗腦的法輪功學員採取「終身監禁」,以阻撓在司法系統中下達的釋放被非法(特別是超期)關押的法輪功學員的命令。

    消息稱,這一秘密文件的大致內容是:「發現煉法輪功的可秘密逮捕並終身監禁,直到死亡;警察如果發現有煉法輪功的不抓,開除警察公職並吊銷戶口。 」這一文件是在國際輿論的強大壓力下、國家有消息說對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應該無罪釋放的背景下,由中央政法委書記羅幹主持的專事鎮壓法輪功的610辦公室秘密傳達到各級司法系統的。

    同時,大陸司法系統內部也傳達了另一份610辦公室的文件,要求各勞教所、監獄、拘留所等地方執行部門接受萬家勞教所的教訓,規定如再出現法輪功學員死亡事件,要逐級彙報,達成統一的口徑,以便對外界有個統一說法,並要求宣傳部門將統一口徑的事件儘快對外宣布。該文件還規定對境外人員在中國從事「法輪功」活動的要「採取措施」。

    「6.10辦公室」成立於1999年6月10日,常設於中共中央政法委員會,羅幹親自主抓。它是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的最高權力機構。從專職從事政治迫害、完全凌駕於法律之上的角度來看,它與「文革」產物--「中共中央文革領導小組」性質非常類似。各省、市、自治區、直轄市均設有地方「6.10辦公室」,皆隸屬於當地的中共政法委。「6.10」從中央到地方自上而下地形成了嚴密而獨立的體系,並對中國的各級黨、政、司法系統擁有絕對的權力。它成立兩年多來,所有對法輪大法的構陷與迫害皆發端於「6.10」。

    有專家分析,由於近來國內外要求停止鎮壓法輪功的呼聲日益強烈,法輪功學員越壓越堅強,政府內部在如何對待法輪功問題上開始傳出了不同的聲音。而發起這場鎮壓的羅幹勢必阻撓和打壓這一不同聲音。

    資料顯示,江澤民政府兩年來通過610辦公室不斷下達各種對法輪功的密令,從「肉體消滅」,到「打死算自殺」,以及「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直接導致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人數急速上升,目前已證實的死難者達280名,而實際上死亡人數遠不止於此,據中共內部消息,死亡人數至少達千人以上。人權觀察家擔憂,最新的這個密令將會導致更多的學員死亡。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1/9/20/14033.html


    一週傳八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 多道密令欲置法輪功學員於死地

    【明慧網2002年5月24日】法輪大法信息中心5月22日報導- 在最近的一個星期裏,來自吉林、遼寧、山東、河南、山西的消息證實,有8名法輪功學員分別在3月至5月被當地警察迫害致死。他們是於立新、於秋實、孫建華、杜寶蘭、白愛香、武翠英、曹桂芬以及一名26歲不知姓名的女法輪功學員[明慧網編輯註﹕查證5月17日晚被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的名字叫郭萍,27歲,濰坊市奎文區濰州路街辦黃家莊人。相關報導請見: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2/5/23/30664.html]。

    這些消息表明,新一輪對法輪功加大力度的鎮壓是全國性的,8名法輪功學員均是在沒有任何法律程序下,或被任意抓捕,或被施以致命的酷刑,顯示出江澤民政權必欲置法輪功學員於死地的事實。

    36歲的前吉林市委總工會幹部於立新在3月5日在居所被抓走,吉林市治和派出所對於立新施老虎凳、上大掛等酷刑。於立新3月8日被送進吉林省女子監獄,她以絕食絕水抗議迫害,後來被送到吉林省公安醫院,當時她的血壓為零,但公安仍不放人;醫院還給她打破壞中樞神經的藥,甚至把她的血管割開,往裏打藥。在絕食絕水66天後,於立新於5月14日死亡。吉林市治和派出所一警察對記者稱於立新是「市局」抓的人。

    河南焦作市42歲的法輪功學員白愛香2002年4月30日被迫害致死。4月22日因講真相時被抓到當地派出所。白愛香為了抵制迫害,從二樓跳下,導致左踝骨骨折,肋骨折斷數根,4月30日突然死亡。焦作市公安局一副局長承認了白的死亡。

    另一吉林鎮賚縣一老年婦女64歲的法輪功學員於秋實因在2001年12月下旬散發真相傳單時被抓捕。因她在監獄中拒絕接受轉化,絕食絕水,遭到獄警用生玉米麵拌鹽水強行灌食,導致她身體非常虛弱且有便血症狀。絕食11天後看守所把她送進醫院,出院後第三天她開始出現了腹部腫脹和疼痛,持久不消,於3月16日去世。

    2002年5月14日晚8點多鐘,山西大同警察數人到家抓武翠英,武翠英不給開門,警察從涼台往六樓上爬,打碎玻璃破窗而入。武翠英不願被抓走強制洗腦,被逼迫得走投無路,從六樓跳了下去,在當夜深夜11點多經搶救無效而死。大同市五醫院證實了武翠英的死亡,並透露遭公安威脅不得說此事。

    34歲的吉林舒蘭法輪功學員孫建華3月中旬在舒蘭市火車站被一群警察包圍,為了抵制被抓走,在寒冷的氣溫中,沒吃沒喝也無法睡覺,孫建華與警察對峙了7天7夜。最後警察堅持不住撤走了,孫建華才得以走脫,但因身體內耗太大,於3月23日在逃出搜捕的當天死亡。

    濰坊高密市一26歲的女法輪功學員[明慧網編輯註﹕郭萍,27歲]被濰坊市公安局關押折磨五個半月,在5月15日生命垂危時才被送到濰坊市第二人民醫院內科6病室搶救,搶救期間還一直被銬著手銬,多名警察把守病房。5月17日,這位26歲的女法輪功學員不治死亡。

    另一濰坊市供銷儲運公司61歲的女法輪功學員曹桂芬,2002年4月26日晚9點左右被濰城區南關派出所副所長王愛之及聯防隊員於明春等人駕無牌警用豐田麵包車活活撞死。地點是屬南關派出所轄區的濰城區青年路南頭鐵路橋洞南300米處路東。據目擊者稱:當時那個女的根本沒走錯路,一輛警車突然過來一下子撞得她嘴裏吐血。隨後人被送到市立醫院(陳子秀當時也被送到這醫院),因CT出故障又送到濰坊醫學院附屬醫院拍CT,三小時後去世。濰城區南關派出所承認了副所長王愛之撞人的事件,但不願透露詳情。

    遼寧錦州市48歲的大法弟子杜寶蘭和段君5月17日晚被錦州市凌河分局警察抓走,次日8時許,警察通知其家人說杜寶蘭跳樓自殺。現杜寶蘭遺體停在太平間內,惡警控制其親友不許觀看,家屬現在上告,但無人受理。凌河分局警察對記者的詢問稱「(死人)不是大事,沒甚麼大不了的。」

    據報導,自3月5日長春電視網插播法輪功真相片以來,江澤民下達對法輪功學員殺無赦的命令,在東北三省各地立即掀起抓人潮,有數千法輪功學員被捕,上百人被秘密置死。

    四月以來,經本中心證實及報導的各地鎮壓指令還有:

    610頭目羅幹4月親自下令黑龍江省要在4、5、6三個月抓捕6000法輪功學員;

    長春四月份成立「法輪功專項鬥爭委員會」,對法輪功的迫害手段升級為「堅決、徹底」的「進攻性專項鬥爭」;

    遼寧省公安系統四月開會部署進一步迫害法輪功的具體措施,指示警察可不用任何理由及手續,肆意抓捕學員;

    另據內部消息透露,江澤民四月訪德歸國後,又再次嚴令公安系統在5、6、7月份對法輪功實施更加嚴厲的迫害措施,此命令已下達到各級政法委。

    在過去的兩個多月的中國大陸各地消息顯示,這些指令均被實施。

    此外,本中心記者5月初還證實了一項由海外媒體透露的中共秘密文件,該文件指示,「一旦發現法輪功學員,先行抓捕,再補辦手續」,並明確此項授權直至2007年底。

    一吉林省榆樹市警方人員5日向記者表示,對3月中旬抓捕的70多名法輪功學員的處理,「我們是根據省法院和檢察院針對法輪功問題具體處理決定,每一條說得都很清楚」,「具體很詳細,每一個問題裏邊還有1、2、3只要照著做就行了」。


    江羅「610」辦公室預謀製造惡性事件栽贓法輪功

    【明慧網2004年9月17日】法輪大法信息中心6月1日報導──來自中國大陸的可靠消息顯示,5月底,中共領導人江澤民和「610辦公室」首腦羅幹,正謀劃在北京周邊地區的黨政機關、監獄、勞教所等處,製造一批惡性暴力事件,嫁禍法輪功。

    據悉,中共領導人江澤民、羅幹正在計劃通過製造多起暴力事件包括爆炸事件,並造成一些機關幹部和警察人員傷亡的恐怖活動,進一步煽動中國民眾特別是機關幹部和警察對法輪功和法輪功學員的仇視,進而以打擊恐怖活動為藉口,對中國法輪功學員進行公開虐殺。

    法輪大法信息中心發言人徐侃剛指出,「這是中共江澤民、羅幹企圖對國內法輪功學員進行新一輪血腥鎮壓之前玩弄的一貫伎倆。在過去兩年多中,中共‘610’辦公室一直就是採用這種卑鄙流氓的手段構陷誣蔑法輪功、草菅人命,再利用官方操控的媒體煽動民眾對法輪功的仇恨,從而為其不斷升級的非法鎮壓尋找藉口。‘天安門自焚’事件就是一個由江羅當局導演並嫁禍於法輪功的典型例子。」

    「610」辦公室是江澤民在1999年6月10日成立的專門機構,凌駕於中國的法律之上,專門負責鎮壓法輪功。「610」的鎮壓手段包括散播謠言、製造事端或利用其它刑事案件嫁禍法輪功。

    法輪大法信息中心4月8日曾報導:今年4月初,在東北的長春市,當地「610」辦公室就在長春市的小學中散布謠言,說法輪功要綁架殺害學生,預示江羅集團將利用殺害兒童來構陷法輪功。隨後,5月13日,正當世界各地的法輪功學員慶賀法輪功洪傳十週年紀念的時候,中國所有官方控制的媒體同時大肆渲染一位母親在40多人跟前殺死其女的事件,並毫無理由地指稱這些人都是法輪功練習者。而這起不幸的事件發生在4月22日,中國官方媒體卻在3週後同時報導。

    同過去一樣,沒有任何國際機構或媒體被江羅集團允許對這類事情作第三方的獨立調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