針對非法判決的辯護詞樣本(參考)

運用法律知識 抵制和揭露迫害


【明慧網2004年9月16日】下面是一份學員針對非法判決的辯護詞樣本,供大家參考。希望對加強同修的正念、講清真象、抵制迫害有一定的作用,同時希望對遭受迫害的同修及家屬起訴邪惡能夠有一定幫助。

××中級人民法院:

當事人____,性別__,年齡___,於____年__月__日在______地點,因散發法輪功真象傳單被判刑__年,判決書文號。因判決與事實不符,當事人不服,特提出上訴。判決書稱:「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罪,」我認為與事實不符,法律依據不足,不能接受,理由如下:

一、從法律依據或決策層講,「利用邪教組織」的罪名不成立

1、無論是中共中央,國務院或全國人大沒有一個正式文本將法輪功「定性」,也就是說黨、政府和國家沒有給法輪功「定性」。全國人大常務委員會1999年10月30日做出的「關於取締邪教組織、防範和懲治邪教活動的決定」和「兩高」關於「對邪教的司法解釋」中也沒有提到法輪功三個字,也就是說法律從未認定法輪功是×教。充其量是1999年10月28日人民日報發表的評論員文章《法輪功就是×教》,這個只代表中央領導個別人意見的評論員文章,不能作為「定性」的法律依據,而且是嚴重違法的,該文沒有任何事實根據,完全是對法輪功的誣蔑誹謗。法輪功教人按照「真善忍」行事做人,不符合任何有關「邪教」的定義。是不是「邪教組織」不是哪個中央領導就能定性的,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十二條:「未經人民法院依法判決,對任何人都不得確定有罪」。即定性定罪過程必須是符合司法程序才具有法律效力。因此將廣大法輪功學員按「邪教組織」罪名處置是嚴重違法的。

2、那麼基層法院又為甚麼按「利用邪教組織」的罪名給我量刑呢?原來「兩高」是明一套,暗一套,各自又另外下了一個「通知」,文不對題的以「移花接木」的手法將邪教的罪名扣到法輪功頭上,「暗箱」操作。1999年10月31日高檢發研字(1999)22號,最高檢察院下發了「關於認真貫徹執行《關於取締邪教組織、防範和懲治邪教活動的決定》和有關司法解釋的通知」。1999年11月5日法發(1999)29號最高法院以同樣的標題相同的內容也下發了「通知」。法發29號「通知」中說「這一重要法律和司法解釋的出台,對於依法嚴厲打擊邪教組織特別是‘法輪功’邪教組織,維護社會穩定……具有十分重要意義」,各級法院要「深刻領會中央關於抓緊處理和解決‘法輪功’問題的重要指示精神」並「作為一項嚴肅的政治任務」來對待。「通知」與其說是司法解釋,倒不如說是行政文件。所謂「司法解釋」就是在執行法律過程中對具體問題的解答,也就是說「法律」是「解釋」的根本依據和前提,而沒有法律依據的「司法解釋」是違法的,是無效的。如前所述,「法律」從未給法輪功認定為×教,那麼基層法院如果把它當作「司法解釋」執行的話就完全是違法的。另外,將法輪功當作是個「組織」,是非常荒唐可笑的。法輪功只是教人向善達到身心健康的一個功法,根本不是「組織」的概念。如果要算「組織」的話,這個組織太大了,目前已發展為六十多個成員國了。那麼人民日報評論員的「定性」文章不知道是不是包括全世界?

「通知」如果按「中央指示精神」(實質是江澤民在政治局會議上的「講話」以中央辦公廳的名義在內部傳達的,而非中共中央文件)辦,不但「通知」內容與「標題」完全不符外,而且還完全顛倒了司法程序。就好像張三沒有殺人,中央領導說了「張三是個殺人犯」,那麼全國人大(知道這樣不對),迫於壓力就趕快制定個「懲治殺人犯罪」的法律(作為立法行為也沒錯),那麼公檢法部門於是就將張三捉拿歸案;按照殺人犯罪條款對張三起訴、判刑。沒有經過法律程序認定是殺人犯的張三無疑成了冤死鬼。也就是說對法輪功群體是先定罪,再立法、立案。這一完全違反法律程序的一切處罰和判決,毫無疑問是違法的,是不公的。公檢法部門知法犯法,嚴重觸犯了《憲法》和諸多法律:

(1)觸犯了《憲法》第三十三條、《刑事訴訟法》第六條和《刑法》第四條「法律面前一律平等」的原則。

(2)觸犯了《刑法》第三條「法律沒有明文規定為犯罪行為的,不得定罪處罰」的規定。

(3)觸犯了《憲法》第一百二十六條、第一百三十一條,《刑事訴訟法》第五條:人民法院、檢察院不受行政機關、社會團體和個人干涉,依法獨立行使審判權和檢察權。

(4)觸犯了《憲法》第五條:中華人民共和國實行依法治國,建設社會主義法治國家。

一切法律、行政法規和地方性法規都不得同憲法相抵觸。一切國家機關和武裝力量、各政黨和各社會團體、各企業事業組織都必須遵守憲法和法律。一切違反憲法和法律的行為,必須予以追究。任何組織或者個人都不得有超越憲法和法律的特權。那麼「通知」按「中央指示精神」辦,而不是按法律辦,是不是超越了憲法與法律呢?

3、給群體定罪是不符合客觀事實的,是不公的,是不合法的。法輪功是不是「×教」這關係到億萬學員的切身權益,因而非同小可。國際法律界沒有給群體定罪的先例,都是慎之又慎(日本奧姆真理教的頭目也是按個人犯罪處罰的,至今仍然合法存在),現在法輪大法已傳遍全世界,那你中國能給全世界「定罪」嗎?因此給某個群體定罪是不符合客觀事實的,也是不公正的。話說回來,共產黨是個組織,那麼一些黨員幹部自殺、殺人,利用職務犯罪,那麼能不能說是「利用X教組織」犯罪呢?恐怕不能吧?自己犯罪不能讓黨組織負責,因為組織沒有教你去犯罪。同樣法輪功講真善忍,不能自殺、殺生,更何況「天安門自焚」事件破綻百出,能讓法輪功負責嗎?如果你們需要的話,我可以提供有關真象資料以證明法輪功是清白的,但是別又荒唐的將我法律上允許的這一辯護行為又說成是「破壞法律實施罪」!那我們就永遠理不清孰是孰非了。為甚麼有人怕我們講真話,不就是怕人揭醜嗎?只許造謠誣陷別人,不許別人澄清事實,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難道面對打劫的強盜,非但不將強盜繩之以法,反倒追究起受害人的自衛行為,天理何在!

二、「破壞法律實施罪」不成立

1、民政部、公安部屬國務院部門,代表不了國家和政府,所發布的「事項」屬「規章」性質,不是法律和法規。查閱所有的法律書,針對法輪功處罰的(全國人大制定的)法律和(國務院制定的)法規至今沒有一條,換句話說,煉法輪功不違法。充其量還是1999年7月22日為無理鎮壓法輪功,民政部公布的「關於取締法輪大法研究會的決定」和公安部的六禁令「通告」,根據《憲法》第三節「國務院」第九十條「各部、各委員會根據法律和國務院的行政法規、決定、命令,在本部門的權限內,發布命令和規章」。民政部和公安部屬國務院下屬部門,所發「通告」屬規章性質,按《憲法》規定,規章應根據法律和行政法規來制定,那麼公安部「通告」對法輪功(學員)的處罰,依據的是哪條法律和法規呢?已明顯觸犯了《憲法》第九十條規定的規章權限範圍。民政部的「通告」雖然依據的是《社會團體登記條例》,但適用不當,因為法輪大法研究會是個「煉功團體」非「社會團體」。沒有章程、固定資產辦公地點,不接受捐款,按大法要求不存錢,不存物,根本不符合社會團體的登記條件,這算個啥「組織」?即便這樣,民政部依然違背了《憲法》第三十五條公民有「結社」自由權的規定。至於「4.25」上訪歪曲成「圍攻」成為「取締」和「禁止」學員修煉法輪功的主觀理由是沒道理的,也是違法的。此外,「法輪大法研究會」和功法是兩回事。不是有了研究會,才發展那麼多人煉,「研究會」現在已不存在了,可大法卻傳遍了全世界,這又如何解釋呢?我告訴你,因為法輪大法是教人向善、福益身心健康的高德大法,所以才有這麼多人煉!

2、公安部的六禁令「通告」是「限制人身自由處罰」的規定,嚴重觸犯了《憲法》和法律,侵害了公民的合法權益。按照《憲法》第五十八條和《立法法》第七條、第八條的規定,「限制人身自由處罰」的規定只能是全國人大制定的法律。公安部作為執法部門超越了自己的權限,竟敢無視《憲法》,私自制定「通告」。說白了,公安部非常清楚煉法輪功不違法,廣大學員不違法,與所有法律法規的違法事項根本就沾不上「邊兒」。所以公安部受人指使,為了達到根除法輪功的目地,才昧著良心這樣的幹,先「禁止」學員的信仰自由、人身自由和言論自由,然後違者再按有關法律處置。換句話說,我要殺你,你不能反抗喊冤,否則你就是「違法」。

公安部的六禁令「通告」用「限制人身自由」的處罰手段來迫害廣大法輪功學員,就嚴重觸犯了《憲法》和諸多法律條款,六禁令「通告」的前三條侵犯了公民的信仰自由權和煉功的人身自由權;第四條剝奪了公民的上訪權和政治申訴發言權;第五條侵犯了言論自由權;第六條剝奪了學員正常社會交往的人身自由權,連學員之間的正常交往也被視為「串聯」而問罪。

至今一些法盲幹警仍將「通告」當成對付廣大學員的尚方寶劍,任意抄家抄書、任意處置、任意抓捕、任意勞教判刑或送精神病院迫害,嚴重違反了《憲法》第三十九條、《刑法》第二百四十五條,構成「非法搜查罪」和「非法侵入住宅罪」;嚴重違反了《憲法》第三十七條、《刑法》第二百三十八條,構成「非法拘禁罪」。嚴重侵犯了公民權益,給億萬家庭帶來莫大傷害,多少人家破人亡,流離失所,多少年幼孩子無人照管!如果不是法輪功學員講真善忍做個好人的話,恐怕這個「六禁令」早就造成社會動亂了。

作為人民的法官,你們不替民做主,不追究它的違法暴行,不伸張正義已經是嚴重的失職了,怎麼能反過來將嚴重違法並給國家和人民帶來深重災難的公安部「通告」作為對我判刑和量刑的法律依據呢?如果我的行為違反和破壞了公安部這個「通告」「法律實施」的話,正說明我維護了《憲法》和法律的公正與尊嚴!

三、所散發傳單內容與邪教內容事實不符

依據法律對「邪教的解釋」和「邪教的司法解釋」,我所散發傳單的內容都不屬於邪教內容,既無反黨反社會的言論及政治綱領,也沒有恐嚇的言論、也沒騙人錢財,更無誘導別人自殺、殺人,都是如何教人向善,祛病健身、揭露有關執法部門或人員如何違反國家法律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內容。言論自由是每個公民的合法權利,在訴說上訪無門的情況下,利用傳單的形式說說心裏話,既沒有影響社會治安,也沒有傷害任何人,相反是在尊重公民的知情權,幫助建立司法公正,維護法律尊嚴,伸張正義,何罪之有?再說我國法律法規沒有任何一條明文規定,申訴遭受無理迫害是違法的。難道某些國家領導人或某部門及個人,可以凌駕於《憲法》和法律之上,以權代法,以勢壓人、整人、迫害人?那些虐殺法輪功學員的兇手,難道可以若無其事的逍遙法外,而揭穿其罪行的人卻都成了罪犯、階下囚?天理何在!

我只是一個普通的煉功人,也無人強拉我入任何組織,當然傳單是誰印製的也不能說明啥問題,因為大家都是受害者,不需要誰去「組織」,就只知道怎麼做了。我只是看後覺得非常好,以前我十幾種病痛苦了十幾年,脾氣還不好,自學煉法輪功後,不但身體奇蹟般的好了,脾氣也改了許多,所以我想這樣一個對人身心健康,於國於家都有利的好功法,在世界上都公認的好功法為甚麼對她不公呢?為甚麼說她是邪的呢?我們多數人都有這樣一個心理,自己得到甚麼好處了,也想讓別人得,這是人善良一面的不自覺的表現。所以我看到這些傳單後,我也想為別人好為國家好,就情不自禁的散了出去。如果讓我們還像以前那樣自由煉功,誰散真象傳單幹啥?99年7.20之前為甚麼沒人散傳單呢?這不是很好的說明嗎?無人迫害我們這個億萬群體,又有誰去願意上訪呢?

從以上理由看,國家和政府沒有給法輪功定性,法律上也沒有認定法輪功是×教組織,更沒有明文規定煉法輪功違法。而又無任何證據證明我參加了任何組織,所散傳單內容按法律解釋與邪教性質內容完全不符,沒有給社會造成任何傷害,而且還不允許我們請律師辯護。因此「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的罪名不成立。充其量我的行為與公安部違背《憲法》和法律的「通告」(規章)相抵觸,我既沒有觸犯法規,更沒有觸犯法律,怎麼能適用《刑法》給我量刑呢?因此××法院依據《刑法》第三百條以「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罪」判處我年徒刑,是缺乏法律依據的,是不能成立的,是違法的,是我不能接受的,我要求立即無罪釋放。

中級法院也是一級法院,應以事實為依據,以法律為準繩,是辦案的唯一原則。那麼按照我國《立法法》,「兩高」沒有立法權,就算「兩高」的各自「通知」屬司法解釋,但是根本上是不得與《憲法》和全國人大制定的法律相抵觸,因此「通知」屬無效解釋。法院是特殊的執法機關,掌握著生殺大權,不像行政單位那樣下級機關執行了上級機關的錯誤決定後,有些後果的損失還可補回來,但一個人被判刑入獄後,也可能就死在獄中,又給家人帶來多大傷害!假如最高法院無任何法律依據就讓你判處一個人死刑的話,作為中級法院你會不會執行?那麼你的天平會傾向哪方呢?是傾向上級命令呢?還是傾向國家法律呢?如果傾向前者的話,還有法律的公正和尊嚴嗎?現在「兩高」在各自的「通知」中對法輪功的處理辦法,完全是根據代表中央個別領導人意見的人民日報評論員文章的「定性」而定性的,而不是按國家法律辦,明顯違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五條:「任何組織或者個人都不得有超越憲法和法律的特權。」違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五條:「人民法院依照法律規定獨立行使審判權,人民檢察院依照法律規定獨立行使檢察權,不受行政機關、社會團體和個人的干涉。」現在同樣的問題也擺在你們中級法院領導的面前,是執行上級領導的意思呢?還是選擇法律公正、依法獨立行使審判權呢?如果你們非要執行上級機關的「法律」,我仍然保留申訴的權利。但是歷史的審判終究是公正的,一旦真象大白,法輪功有個說法的時候,(你們實行的是終身審判制)決不會因為誰執行的是上級的命令就可以逃脫歷史的責任。但我希望的是你們依法獨立行使審判權,秉公執法。謝謝!

辯護人:
  年  月  日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