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逢教師節 燭淚悼英魂(圖)


【明慧網二零零四年九月十四日】教師,一個響亮的、被冠以「人類靈魂的工程師」的崇高稱謂,一個被稱為「太陽底下最光輝的事業」的職業。教師,古往今來,是受人尊敬的職業,讚頌教師的篇章與詩行經久不朽。

2004年9月10日,中國第20個教師節來到了,教育部發出了關於隆重慶祝2004教師節的通知,以「光榮的人民教師」為主題的2004教師節還未到來,就給人以如火如荼的感覺:「進一步大力宣傳人民教師的社會地位和歷史功績,展現新時期人民教師的精神風貌,掀起崇尚師德、弘揚師德的學習宣傳教育的熱潮;進一步昭示國家尊師重教、科教興國的意志,營造尊重知識、尊重人才、尊重教師和關心教育、理解教育、支持教育的良好社會氛圍……」

在國家教育部的關懷與支持下,在各種慶祝、獎勵與表彰等各種活動中;在學生們賀卡、鮮花的問候與祝福聲中,身為人民教師的幸福,恐怕不當教師的人很難體會。

尊師重教是人類的美德,過去的,現在的,將來的,所有的教師都應該享受崇敬與祝福。

1993年10月31日八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四次會議通過《中華人民共和國教師法》以更加切實的保障教師的工作、生活、學習與職業發展。

那麼,教師法實施10年來,教師的合法權益是否真正的得到了保障呢?答案是沒有!人們很難相信在當今,一大批優秀的教師被剝奪了教師法規定和賦予的應享有的權利,更甚者被剝奪了生存權──人最基本的權利。這批教師,是一批忠於教育事業,對社會、對學校、學生熱心負責的教師,是清正廉潔的教師,是學生心中的好老師,可是他們卻被非法開除公職,停止教學,他們被非法關押、拘留遭受酷刑,他們被迫害致死……遭受這些,只是因為他們一個簡單的對「真善忍」的信仰,然而他們對工作的熱心與負責卻正因為他們有所信仰。


周春梅

周春梅,一名老黨員,62歲,省特級教師,家住濰坊市濰城區十笏園小區,與女兒孫小柏(芙蓉小學教師)在1999年7月27日被濰城區教育局、公安等惡人逼死。未修煉法輪功之前,周春梅在坎坷人生中所經歷的一切,使她的身心受到極大創傷,十一種疾病折磨的她久病床前,然而,僅得法一個月,她便紅光滿面,走路輕捷,更為重要的是她心性的提高,境界的昇華,使她的生命從此活的那麼清醒,那麼愉悅,那麼充滿信心。

僅僅因為堅持自己的信仰,堅持學煉使她身心健康的功法,周春梅被年輕力壯的惡人暴力拖拽至院中,兩臂被扭傷呈青紫色;被惡人(警)堵門7天。

濰坊市濰坊學院教師牟乃武前不久在被長期迫害下含冤離世。

牟乃武,男,41歲,濰坊高密市人。1985年7月在昌濰師專(現濰坊學院)物理系畢業後分配至濰坊紡織技校工作,先後任物理、電工、計算機教師。在修煉法輪功前,他曾患有血壓高、間歇性心臟病、冠心病、胃病、高度近視等多種疾病。而這些病在治療上是互相排斥的,往往治了這病又加重了那病。他雖然年紀輕輕卻成了全校出了名的「老病號」。病痛的折磨、對生命的絕望,使他的脾氣變得越來越暴躁,與同事、家人的關係處理得很是緊張。就在他絕望之時,1997年修煉了法輪功,從此一切都發生了轉變。煉功不長時間全身的病疾都不翼而飛了,他嘗到了無病一身輕的幸福。雖然每天只睡4、5個小時的覺,但精力旺盛。原來整日焦躁不安的煩惱沒有了,脾氣也平和了,與身邊人的關係變得十分融洽。他工作上幹得更好了,曾幾次被評為優秀班主任,任教研組組長。凡認識他的人都說:「牟乃武自從煉了法輪功就好像變了個人。」

2000年元月他被濰坊惡人非法勞教3年,關押在臭名昭著的濰坊昌樂勞教所。期間,因勞教所警察逼迫大法學員長期從事超負荷勞動,導致牟乃武血壓升高到240,勞教所怕出人命,將他保外就醫。

王大源,男,三十六歲,哈爾濱工業大學計算機科學與技術學院教師,法輪大法修煉者。

2002年10月底,他被綁架抄家後因沒有按照邪惡的要求進行所謂的「轉化」而一直被拘留不放,2003年的夏天,王大源這個沒幹任何壞事、更沒有違法、被人們公認的好青年被非法判刑8年。

王大源先被所謂的「集訓」,從到哈爾濱監獄集訓隊的第一天開始惡警每天讓他們把摺疊凳立著坐在上面不准動,否則就拳打腳踢,一直坐到晚上12點,一連幾天,而且還不斷延長時間,逼著寫轉化書(表示與法輪功決裂、保證不再修煉,並對過去的修煉進行悔過之類的內容),臀部都坐壞了。後來王大源和其他幾名大法弟子被十幾個惡徒圍著毒打後關進小號,惡警不僅給他們戴上手銬腳鐐而且還把手銬和腳鐐連在一起,扣在地面鐵環上,使他們站不起來又躺不下,這還不算,還用兩人輪流打他們不讓睡覺、不讓吃飯,逼迫他們寫轉化書。其實大陸法輪功學員的轉化主要就是勞教所和監獄用這樣殘酷的方式獲得的,這就是宣傳的所謂「春風化雨」背後的真實寫照……


歐陽明

法輪功學員歐陽明,30多歲,原是黃岡工業學校教師,懂電腦,被黃岡市當地公安局列為重點迫害對像,曾先後四次被抓捕關押。歐陽明在被監禁期間,遭獄警及犯人毆打虐待;在遭迫害性灌食時被撬斷牙;在抵制迫害時摔斷一條腿。歐陽明拒絕放棄修煉法輪功。武漢獅子山勞教所於2002年4月將他無條件釋放。但僅隔一個多月,黃岡市公安局又將他綁架進看守所長達一年之久,後判他2年勞教,送沙洋勞教所。因歐陽明在關押期間被折磨出多種疾病甚至肺穿孔,於2003年8月20日死亡。


白曉鈞

法輪功學員白曉鈞,原東北師大講師,35歲,碩士學位。因堅持修煉大法,被非法反覆關押到長春市朝陽溝勞教所遭受嚴重迫害,在勞教所期間患肺結核直至昏迷,才被送往所外就醫。經檢查雙肺已爛,於2003年7月初不幸去世。

汪繼國
汪繼國

汪繼國,男,40歲,黑龍江省牡丹江師範學院職工。被非法判勞教三年。同年8月,汪繼國在獄中被迫害致生命垂危,診斷為肝硬化、肝硬化腹水,合併肝腎綜合症,勞教所被迫同意汪繼國保外就醫,住院治療。2000年12月,汪繼國出院僅三個月,牡丹江師範學院有關人員不顧汪當時尿血和雙目幾近失明,將他再次抓回勞教所。汪繼國後被判刑,關押在牡丹江監獄,再次被迫害至生命危急,送醫院搶救不治,於2003年9月死亡。汪繼國的妻子也是法輪功學員,被關在勞教所,他們的小孩約8歲。

張川生,男,54歲,四川省成都市成都大學副教授,因堅持修煉法輪功於2002年2月15日被成都市看守所警察毒打後活活勒死。臉青黑紫腫,臉邊嘴角血痕斑斑,脖子上有二指寬青紫色深度勒痕。惡警謊稱是死於心臟病。


李白帆

李白帆,男,40歲左右,上海華東師範大學講師。1999年7月以後,由於堅持修煉,一度被關押在江蘇大豐農場,後又被轉移至上海青東農場,長達兩年未被允許與家人見面。因拒絕轉化,2001年4月底,李白帆在青浦被警察從高樓推下致死,警察按「內部規定」對外宣稱他是自殺。


趙昕

趙昕,女,1968年6月28日出生,北京工商大學青年教師。2000年6月19日到紫竹院公園煉功,遭惡警抓捕,關在海澱分局下屬看守所,6月22日被警打成頸椎4、5、6節粉碎性骨折。後趙昕奇蹟般活下來,但已全身癱瘓,除頭部以外其餘部位全不能動。趙昕歷經6個月病痛的折磨,忍受著難以想像的痛苦煎熬,在2000年12月11日晚去世──年僅32歲。

北京醫學院附中退休教師吳垚,女,57歲,原北醫附中退休英語教師。2002年9月10日教師節那天,在和老伴楊佔明向世人講真象時被捕,後關押在北京市豐台區看守所。2003年6月11日被送往勞教所,2003年6月22日家屬被告知吳垚已去世,說是「猝死」。

……

在中國遭到各種形式迫害的同樣被稱為「人類靈魂的工程師」、「辛勤的園丁」的教師,還有很多,他們傾心教育、嘔心瀝血,為社會做出了突出貢獻。這樣修煉法輪功的優秀教師們成千上萬,他們目前正處在水深火熱之中,他們的權利均被不同程度的剝奪!雖然在教育法制體系完備的今天,但他們卻申訴無門,他們的生命權被公然剝奪!

《中華人民共和國教育法》第四條講到 :教育是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的基礎,國家保障教育事業優先發展。全社會應當關心和支持教育事業的發展。全社會應當尊重教師。

第三十二條 、第三十三條規定教師享有法律規定的權利。國家保護教師的合法權益,改善教師的工作條件和生活條件,提高教師的社會地位。教師的工資報酬、福利待遇,依照法律、法規的規定辦理。

《教師法》第三十五條規定: 侮辱、毆打教師的,根據不同情況,分別給予行政處分或者行政處罰;造成損害的,責令賠償損失;情節嚴重,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而教育系統內的人士,卻在上面一聲號召下,不分青紅皂白,無視法律的存在,有恃無恐的迫害這一群好人,迫害這一群最能讓人們看到未來和希望的無私無我、默默奉獻的好教師。其實,被江氏政府操縱著助紂為虐的教育界的人,何嘗不是受害者?所有自認為老實巴交、聽之任之的教師們又何嘗不是受害者,上面叫簽字就簽字,發動心靈純真的學生來反對教人向善的法輪功,江氏謊言毒害著所有無辜的孩子,它毒害的是國家的未來,左右的是民族的興衰。本該擁有一方淨土的校園,充斥著謊言的醜惡,反對真善忍的理念,倡導假惡暴將帶來的是不堪設想的後果。現在學校各種問題百出,危機四伏,學生沒有道德概念的放縱自我,失去了本該具有的純潔的心靈。曾聽幾位很有責任感的老師憂心忡忡的訴說他們的失望與擔憂,說實在無法用言語來形容這種沉淪的悲哀與可怕。這就是不允許真善忍存在,好人被排斥在社會之外,使社會也是各個領域道德下滑所帶來的必然結果。

有教育家認為:教師不僅是知識的傳遞者,同時還是道德的引導者,思想的啟迪者,心靈世界的開拓者,情感、意志、信念的塑造者。那麼,捫心自問,人云亦云盲目隨和的教師們,是否做到了為人師表?兌現了「千教萬教教人求真;千學萬學學做真人。」的初衷?有人以對聯讚頌教師曰:

三寸粉筆,三尺講台繫國運;一顆丹心,一生秉燭鑄民魂。

恩比青天,廣施甘露千株翠;節猶黃菊,報得春風一寸丹。

「百年大計,教育為本」。人類靈魂工程師的教師們,發自內心的明白,教育不是用謊言來教育的,如果如此,那「百年大計」將成是黃粱一夢?

回首2004年春季荒唐的「反××警示教育運動」,回首往年一次次的讓年幼的孩子表態、簽字,我們的良心在流血……當我用心告訴一個孩子,法輪功被栽贓的真象,真善忍的美好之後,再次問孩子真善忍好不好時,那一聲甜嫩清澈的「好」字回答,映襯著如童心一樣的純真與無暇。一個中學生,明白了真象後後悔不迭的說:媽呀,我們被他(江)騙了!法輪功這麼好!可壞了,我以前罵過人,打過架,怎麼辦?(他的意思是他不在好人的行列,因為法輪功教人做好人,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可見這個學生那顆善良的心。

教師節的日子裏,總有一個心願,不要再有年幼的孩子被老師強迫簽字、表態,青青校園不要再讓謊言的垃圾污染。

2003年教師節前夕,我們的溫家寶總理說過四句話也是2003年教師節的主題。其中第二句、第三句依次是:讓全社會形成尊師重教的風尚、讓為人師表成為每個教師的行為準則。

社會期待尊師重教,民族需要尊師重教,未來需要尊師重教,我們期待尊師重教的理想能夠早日實現,讓「太陽底下最光輝的事業」不要人為的荒廢,讓光榮的人民教師不再受到凌辱與屠戮!還人民教師的基本人權!

又逢教師節,讓我們為在迫害中以生命為代價維護自己合法信仰的優秀的教師大法弟子默哀並致以崇高的敬意!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