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阜康市大法弟子白萬玲被迫害致死經過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9月10日】白萬玲,女,39歲,新疆阜康市九運街鎮西八運村大法弟子,因堅修大法屢遭迫害,於2004年5月31日含冤離世。

白萬玲98年5月開始煉法輪功,2000年2月15日為了說句真心話「法輪大法好」,去北京上訪,在天安門廣場被惡警抓住,通知當地公安局將她帶回原籍後,遭到九運街鎮政府派出的工作人員4人一班24小時輪流嚴密監控她的行動自由。吃住均在九運街鎮政府辦公室。該政府人員輪流找她談話,不許她睡覺,並惡毒的咒罵她、侮辱她,她總是不厭其煩的向這些政府工作人員講真象(其中一名辱罵她的工作人員遭到惡報,不久住進醫院)。後她被阜康市公安局政保科的惡人強行非法關進該市看守所拘留了15天。

2000年5月她再次去北京上訪,為法輪大法和師父鳴冤。在北京她與眾多來自全國各地上訪的大法弟子們遭到北京惡警的各種折磨,如白天在烈日下曝曬,夜間放冷氣凍,並常常有惡警們的暴力折磨。然後她被惡警們綁架至河北省駐京辦事處,後河北省查無此人才將她放回家。

回家鄉後,想到師父與大法仍受著不白之冤,身為大法弟子該說句公道話,讓世人明白真象。2000年7月她再一次去北京上訪。在天安門廣場她與眾多的大法弟子打出了「真、善、忍」的橫幅。結果遭惡警綁架至懷柔縣看守所。在那裏她絕食絕水,4天後用正念闖出魔窟。回到家鄉後,九運街鎮派出所的惡警逼問她去哪裏了,遭到她義正辭嚴拒絕後,該所惡警將她銬上手銬,關在一間無水、無電、無任何物品的空屋子裏。銬了一夜後,無任何理由,無任何法律手續,又將她強行非法拘留到阜康市看守所關押,而且遲遲不肯放人,據說是國慶節快到了,怕她出來後再次去北京上訪,影響他們的烏紗帽。關押近三個月後,才將她放出。

她從看守所出來後,覺得法輪大法字裏行間都閃現著真善忍的真理,教人做好人,做更好的人。而某些人欺下瞞上才造成了對法輪功的迫害。經過反覆思考,她決定向身邊的老百姓講清法輪功的真實情況。在與同修去奇台縣散發真象資料時被當地惡警抓捕,在奇台縣公安局,她向惡警們講真象,告訴他們煉法輪功的人都是好人,電視上演的自殺、殺人等等都是假的。她想讓所有的世人都知道法輪大法是好的,李洪志老師是清白的,奉勸世人不要反對大法,善惡是有報的。在該縣看守所,由於她一直絕食,被惡警強行拉到醫院灌食。因醫用細軟管用完了,惡警命令醫護人員用手指粗的硬塑料管插入鼻孔強行給她灌食(當時醫護人員拒絕用硬管,但該惡警強行命令),結果每次灌完後都使她鼻孔出血。後來她被移至昌吉州看守所,在那兒她繼續絕食,一惡警喪心病狂的將一大海碗奶粉和一大海碗米湯一次性灌入她的胃中,致使周圍其他目擊者都對該惡警的行為感到震驚,該惡警卻獰笑著說:「她特別,這是對她的特殊對待。」後來她的家人打聽到她的下落後(因在她被抓、被關期間,當地政府、政法委、610、公安局統統對外封鎖一切消息,和她一起被抓的還有一名阜康的大法弟子)。她姐姐來看她,給她留下50元錢,也被該所一惡警騙去裝入自己的腰包裏。留下的其它生活用品(都是新的)也被他們私吞了。

在該所被非法關押三個月後(其中大部份時間她在絕食,經常被強行灌食,使肺部受到嚴重的損傷),2001年3月,當地惡警在她和家裏人均不知情的情況下,直接拿出了非法勞教三年的判決書讓她簽字,被她拒絕後,惡警們將她銬上手銬強行送入新疆烏拉泊女子勞教所裏。一進所裏,她就被罰站兩天一夜,腿、腳全腫了,並讓她大罵大法與師父,均被她嚴厲拒絕。然後惡警巴小梅將她衣服、鞋子脫光,用兩根電棍同時電擊她的脖子、腿、腳等處。一邊電她一邊笑瞇瞇的質問她轉不轉化,由於她一直不配合惡警,這種邪惡至極的迫害從傍晚一直持續到凌晨4點,直到惡徒巴小梅精疲力盡方才罷休。而她渾身上下全是青紫色的痕跡。

在新疆烏拉泊女子勞教所裏,所有被非法勞教的全新疆的大法弟子們都受到吸毒人員(受該所管教指使)24小時寸步不離的監控(夜晚不許關燈)、強行轉化,不許她們互相交談,不許一個人靜靜的思考。如不配合,就遭到拳腳相加的「待遇」。在勞教所惡劣的生活環境下,她的身體出現了劇烈的咳嗽、白天發冷、夜間發燒,但還要逼著參加強體力勞動。後來她身體越來越差,後經同居一室的同修們多次強烈的反映,管教才允許她休息,不再參加所裏的勞動。數月後,管教才帶她去醫院檢查。醫生檢查後,建議她立即住院隔離治療,可惡警將她帶回後,卻向她家人索要3000元錢才肯放人。遭到家人拒絕後,才不得不於2002年6月通知家人將她帶回家。回家後,她已被折磨成皮包骨頭。1.62米的身高體重才39公斤。渾身睏乏無力,臥床不起了。可阜康市610的頭子張新國(此人已於2003年8月左右遭惡報暴病身亡)、蔡三祥(此人於2004年春節期間摔斷腿)及市公安局的許曉峰(音)、姚建清(音)(此人凶殘惡毒,曾去烏拉泊勞教所提審過阜康所有被非法勞教的大法弟子)等惡徒及九運街派出所的惡警們一刻也沒有放鬆對白萬玲及其家人(因其全家都是大法弟子)的監控、迫害,並對她及其親人們的電話全部監聽。還常常去恐嚇她們。610的頭子張新國曾指著白萬玲說:「你如果不配合我的工作,還把你送回勞教所去」。並嘲笑她說:「我們這些魔怎麼不得病,怎麼不死?」不久這個惡棍就得暴病身亡了。

這些惡警們常常派村裏鄰居去盯梢。有時這些惡警半夜三更就翻牆入室,強行搜家,非法帶人,非法拘禁她的家裏人。攪得一家人沒有幾天安寧日子。白萬玲的父母親都是大法弟子,均是70多歲的老人了。她母親由於聽到白萬玲被非法勞教三年本已很悲傷,又常常遭到惡警半夜三更的搜家、恐嚇,加上惡警常常來逼問老人的另外兩個因修大法被逼流離失所在外的兩個女兒的下落,使得一輩子老實善良的老人在連驚帶怕中最終臥床不起。在這種情況下,市公安局及610的惡人們仍強行帶走她的兒子,沒過幾天又來抄家。在這種非人的精神折磨下,老人於2001年9月含冤離開人世。當時白萬玲還在烏拉泊勞教所。

之後,惡警仍不放過她的老父親。她父親每次出門都有惡人嚴密監控。有次老人去烏市探望自己的親妹妹,也被惡警隨後強行從烏市帶回。老人曾多次向公安們講真象洪法,一惡警無奈的說:「我們也只不過是一條狗而已。」在惡警們一次次的迫害下,老人無法正常的學法煉功,身體一天天不行了,一切的擔憂與迫害全壓在他的肩上,使他承受的太多太多了。於2002年10月含冤離世。更加邪惡的是,惡警們竟然在老人出殯那天去他家附近蹲坑,妄圖抓捕他兩個流離失所在外的女兒。

在白萬玲兩位老人被迫害致死後,邪惡的610及公安們仍不放過她的家裏人。它們不但天天騷擾、恐嚇,而且多次將其弟弟、弟媳連騙帶拖強行送入洗腦班轉化,致使她無法正常的生活、學法和煉功,使長期在看守所、勞教所遭受迫害的身體一直得不到很好的調養。2004年5月她被家人送到醫院,在她住院期間,阜康市公安局的惡警們仍去她弟弟家追問她的下落。後白萬玲於2004年5月31日在醫院含冤離世。

在她離世後,阜康市的惡警們依舊誹謗法輪大法,並四處散播謠言,說白萬玲及其父母都是因煉法輪功死的。其實造成這一切的都是這些殘暴的惡警們一次次無休止的暴力殘害。

煉法輪功的人,無論男女老幼,都是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絕不會以暴力對待任何人,包括野蠻迫害他們的人。但迫害大法弟子的人絕對無法逃脫惡有惡報的因果循環。迫害法輪功和大法弟子是造業極大的事,奉勸那些還在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不法之徒們:不管你是否相信神佛的存在,都不要拿自己的性命做賭注,趕緊懸崖勒馬停止你們的罪惡行為,並將功贖罪,贖回自己的未來。


參與迫害的部份相關單位與人員:阜康市郵編:831500
1.阜康市政法委 王新民 電話(辦)0994-3222526
2.阜康市九運街鎮派出所
3.阜康市九運街鎮政府財務所
4.阜康市政法委 蔡三祥、鄭延齡
5.阜康市公安局政保科 許曉峰、吳世民、姚建清
6.阜康市糧食局 林忠貴
7.阜康市廣播電視局 賽義
8.阜康市計生委 揚生蓮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