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非洲一月的經驗體會


【明慧網2004年8月8日】一個小小的國家,敢於把邪惡江××的主要幫兇陳××帶上法庭,開了世界起訴江集團鎮壓法輪功案例的先例,對其他大國的影響是非常深遠的。如果我們各國弟子能最廣泛的通知各國政府、媒體、非政府組織以及最廣大的人民,這件法律訴訟案對世界大法弟子講清真象的作用就超過了法庭運作程序的影響本身。整個廣為傳播的過程就是救度眾生的過程。

N:這幾週來穿梭非洲大陸,關於我們目前做的事情,及其在正法中的作用,從剛到時到現在,想法和理解都在變化。我理解,非洲這一塊在此時特別重要,做好了,很可能是個突破點。

非洲國家雖然窮,但法律系統走的是西方式的結構,新聞和法律系統跟政府相對獨立,這一點和中國不一樣。如果我們在這裏的洪法講真象做到位,尤其是給法律界,那很可能不只是在這一個國家起訴,在其它國家也有可能。

黑人對人權的強烈意識,加上他們經年不斷的人權抗爭,在這裏形成了一個場。因其窮,反倒使得他們不太像其它西方發達國家一樣會由於經濟貿易的原因而輕易搖擺,患得患失,他們窮但有骨氣,在人權方面這種感覺很明顯。這種土壤和社會制度,使其有基礎有條件來維護人權。

這裏的人相對善良,很注重精神方面的追求,這一點是我在其它地區少見的。講到信仰與精神方面的追求,他們很容易相信、理解和支持。一旦知道了對信仰的迫害到如此嚴酷的程度,他們很自然的就願意站出來幫忙。

通過發資料、接觸講真象、辦講座等種種方式,在民眾中形成一個對大法有正確認識的大環境和正的場。若能抓住機會向非洲各國的人權律師面對面講清真象,最後他們聯合在一起,在人中也是一個很強的正的因素。

經常有中國代表團往這邊走,若能掌握他們的行程和犯罪事實,來一個做一個,最後那些壞人連非洲也來不了了。其震懾力和影響力會不一般。

E:上次我們在這裏的大學做完講座後,學生們被打動了,都很熱心,願意幫忙,願幫助我們,讓人們知道大法的美好和鎮壓之邪惡。週四開班,有五十多個人報名要來學。

以前他們有些人只知道在中國不可以煉法輪功,但不明白為甚麼鎮壓,聽聞真象後,他們都驚訝於迫害竟如此嚴重。學生們比較純,有正義感,尤其是對鎮壓信仰之事特別敏感。他們若明白了,動起來,可以波及相當的普通民眾。

N:整體來說,有一點個人體會,不一定正確,想和大家交流一下。非洲這塊地方,舊勢力在其成住壞滅的安排中可能做了最終的安排,所以很早以前就與其對應的天國失去了聯繫,人失去了根,那麼就註定了貧窮、疾病、天災、人禍,不一而足。假如不得法,就像一個爛蘋果,有被扔掉的危險。

大法能將不好的變好。我們在這裏做,就是在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因其不好,也許是事物的兩面性,也存在一些另一面有利的因素,譬如說這裏的人只要給他機會,就很容易促成得法的機緣。如今,因舊勢力因素很少了,它們更多的重點放在了其它地方,或根本上就管不過來了。如果我們能將其正過來。徹底扭轉了環境,也許可成為整體突破的關鍵環節之一。

我曾經想,為甚麼這裏的人如此善良,悟性也不錯,又渴望得法,可卻拖了這麼久?如今,借南非槍擊一案,大概是天象走到了這一步,舊勢力已無力應付。加上我們所做的已經否定了舊勢力的安排,做下去,結果必然會不同。他們受現代污染相對少,我們給他裝了金子,那麼他們就能變成金子。

就以陳××一案為例,被起訴者起初並未將這裏的法律放在眼裏,沒想到在非洲的法庭上卻碰了釘子。若能多幾個這樣的案子,效果會很好。

一個小小的國家,敢於把邪惡的主要幫兇陳××帶上法庭,開了世界起訴江××鎮壓法輪功案例的先例,對其他大國的影響是非常深遠的。如果我們各國弟子能最廣泛的通知各國政府、媒體、非政府組織以及最廣大的人民,這件法律訴訟案對世界大法弟子講清真象的作用就超過了法庭運作程序的影響本身。整個廣為傳播的過程就是救度眾生的過程。

我們感覺並非是我們幾個人在這裏做,南非以外,來自世界各地的支援更不可少。關於在有限的人力和資源的前提下如何做好,協調統籌顯得非常重要。大家同心協力,幫助非洲。







相關文章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