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笑又可悲的批判


【明慧網2004年8月5日】從1999年7月20開始,中國的上空籠罩著一片烏雲,白色恐怖籠罩著祖國的大地。政府當權小人動用了所有的宣傳工具,對師父,對大法,對大法弟子進行大肆的誹謗,誣陷。全國的電視,報紙,廣播,雜誌等等幾乎用上中國漢語中所有最最難聽的罵人話,對法輪功可笑又可悲的批判充斥著國內所有的宣傳工具。

2000年6月,因我去北京上訪,被單位領導關進家屬區1個多月,每天24小時有人看守,一直關到7月24日才放出來。當地公安局給我「房屋監視」的決定。在我被關期間,單位領導讓我看誹謗法輪功的報紙,××黨內部刊物《求實》雜誌,錄像帶等。我都看,看完後,我再揭露他們的邪惡。關押出來後,8月我寫了一份材料《我對法輪大法事實真象的一點看法》(13個問題),給我周圍的朋友看,這也是一種講清真象的辦法。其中,有好幾個問題,是我在被非法關押期間看了他們誹謗法輪功的材料後寫的。

1.關於「舍利子」問題。

師父在《轉法輪》中說到:「和尚百年之後火化時就有舍利子,有人說那是骨頭,牙。常人怎麼沒有啊?就是那個丹炸開了,它的能量釋放出來了,它本身包含著大量另外空間的物質。」(《轉法輪》P32)為了揭批法輪功,緊跟形勢,一位大學教授在錄像中說:「舍利子是人體的膽結石,或是和尚每天吃豆製品,豆製品中的蛋白質與茶葉起化合作用的東西。」看完錄像帶,我覺得這位教授真的非常可憐,非常可笑。我對我周圍的人說:「現在,大多數人每天都在吃豆製品,喝茶水,按這位教授的說法,大家死後火化時都有舍利子?為了緊跟當前揭批法輪功的形勢,這位教授可以胡亂說。不知道就不知道,怎麼能信口開河,隨便亂說?釋迦牟尼佛的舍利子至今還被世人供奉著。要知道隨便亂說也是謗佛。」

2.關於「人生病與做壞事」的問題。

師父在《轉法輪》中談到「人為甚麼有病呢?造成他有病和所有不幸的根本原因是業力,那個黑色物質業力場。它是屬於陰性的東西,屬於不好的東西。而那些不好的靈體,也是陰性的東西,都是屬於黑的,所以它能夠上得來,這個環境適合於它。它是導致人有病的根本原因,這是最主要的一種病的來源。」(《轉法輪》P251)

在錄像帶中,有一位教授大談特談人體的遺傳基因DNA問題。他說,「人生病是人體的遺傳基因DNA問題。」最後,他的結論是:人生病與做壞事沒有任何關係。我邊看錄像帶,邊對看管我的人說:「我是學經濟管理的,我不懂人體的遺傳基因DNA問題。我可以舉簡單的例子,大家知道,有腸胃病的人,與吃東西有關係。利用公款不義之財花天酒地,每晚出入大酒家吃喝玩樂的人,他的身體能好嗎?他的腸胃能好嗎?高血壓,高血脂,高膽固醇是不是與吃東西有關係。要知道,營養過剩也要生病的。按照這位教授的說法,人生病與做壞事沒有任何關係,言外之意就是人可以做壞事?」

3.關於馬克思哲學理論的核心「真,善,美」的問題。

還有,我看過一張報紙批判法輪功的文章,文章中說:「真,善,美」是馬克思哲學理論的核心,馬克思還號召我們為「真,善,美」而奮鬥。奇怪的是在整篇文章中,沒有引用一句馬克思是如何論述「真,善,美」,以及如何為「真,善,美」而奮鬥的詞句。我們要問:幾百年來,為馬克思的「真,善,美」而奮鬥的人到底有多少人?為甚麼我們師父一提「真,善,忍」三個字,就有幾千萬,上億的人用「真,善,忍」三個字嚴格要求自己?這又是為甚麼?

看了他們揭批法輪功的材料後,我覺得,國內的文人真的很可憐,很可悲,為了撈取政治資本,往上爬,可以背著良心說黑話。這也是當前人類社會道德敗壞的一種表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