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大法好」迴盪在喜馬拉雅山(圖)


【明慧網2004年8月4日】尼泊爾是一個位於喜馬拉雅山中段南麓的內陸山國,北臨中國,西、南、東三面與印度、錫金接壤。我於2003年7月第一次到尼泊爾洪法。由於在當地有認識的尼泊爾朋友,就和他聯絡,送他一本英文版的《轉法輪》,並且教他煉功。


在喜馬拉雅山上洪法

在喜馬拉雅山上高唱法輪大法好的少女

當時,我在加德滿都的觀光區(坦米爾街)的餐廳及旅館的看板上張貼「法輪大法」義務教功的海報,並向任何能碰到的尼泊爾人洪法。由於大量的向尼泊爾人介紹英文版的《轉法輪》,而因緣際會的在當地(加德滿都)最大的書店,成立了煉功點。當時有一些西方的觀光客前來學功。

有趣的是,在這個煉功點上會有來自世界各地的朋友,有的人聽過法輪功,但沒見到過,也有韓國的學員看到海報而來與大家一起煉功。記得有位南非的朋友,天天認真的來煉功,他說希望有一天回南非去教功。傍晚則是到尼泊爾同修所屬的旅行社教功。其餘的時間,就到街上及觀光藝品店附近向眾多的中國觀光客講清法輪功真象。

在2004年2月,再度造訪尼泊爾,和尼泊爾同修(他同時是一位為登山嚮導),一起到尼泊爾的高山地區洪法教功,同行的還有一位常人的登山朋友。

「攀上高階千尺路,盤回立陡難起步;
回首如看修正法,停於半天難得度。
恒心舉足萬斤腿,忍苦精進去執著;
大法弟子千百萬,功成圓滿在高處。」

師父的這首《登泰山》總是在登山的旅途中不斷的迴響在耳邊,像是師父在指導著我,要我走好每一步路。

只是一上了山路,我的考驗就不斷地來了!我不僅變的頭重腳輕,頭暈不已,最後,連腳都重的抬不起來。

於是我想了,我所遇到的各種磨難和苦頭都能使我償還業力,去我的執著心,是修煉提高的最好機會,我一定要好好把握!於是我咬著牙,忍著全身的疼痛往上爬。

在開始登山的途中,我們遇到幾位尼泊爾少女和小朋友們,於是拿了幾張大法簡介圖片向他們介紹法輪大法,並教他們用中文說「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們很開心的跟著學,由於他們很喜歡,所以希望我能多念幾次,好讓他們能記下來。看著他們開心而努力的念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心裏真的好為他們感到高興!真希望這裏善良的居民們都有機緣學法輪功,了解大法的美好。雖然只是短暫的相逢,卻感覺到好像在很久之前就認識了他們,與他們相約好了,在這個時候來告訴他們「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學校的小朋友開心的收到大法資料

村人喜歡唱法輪大法好

在告別他們後,走到很遠的山上,都還能聽到他們熱情而清脆的聲音高喊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陣陣的迴盪在喜瑪拉雅山的山谷裏。

再往上爬,看到對面山谷裏的小村落,有幾戶人家的小朋友正在院子裏玩耍,於是對著對面的山大喊一聲」Namaste」和他們打招呼。而他們聽到了,也從對面的山谷裏大喊一聲「Namaste」回來,於是我再喊一句「法輪大法好!」,那一區的村民們聽到了陌生遊客的喊話,紛紛打開門走出來看一看。於是我更努力的大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們一聽,感到很好奇,很興奮,便仔細地聽我在念甚麼,於是我更使勁的將「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喊過去,奇怪的是他們便自動的一字一句的學起來,一邊學又一邊開心地喊過來,我也高興地喊回去。於是,一來一往的,「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很快傳遍了整個村落和喜瑪拉雅山谷。

因此我也漸漸的改變了與他們打招呼的方式,從尼泊爾人打招呼時說的「Namaste」,改成了「法輪大法好」,而當地朋友所學的第一句中文,就是「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我們一路走,一路快樂的唱著「法輪大法好」,並向經過身邊的每一個朋友發法輪大法簡介和小卡片,看到一個個人拿到大法資料時所展現出驚喜而快樂的笑容,就忘記了山路的奔波,和肩負登山重裝備的辛苦。

傍晚,我們投宿在高山積雪的旅館裏,由於晚間氣候寒冷,所以旅館升起爐火讓旅客取暖。看著旅館主人的小孩們圍著爐火在玩耍,於是我就教他們唱「法輪大法好」,他們就快樂的跟著學起來,我一字一句的教,他們一字一句的用童稚的聲音唱起來,讓同行的常人朋友看了直說「簡直是太幸福了!」「太好了!」

同住旅館的還有一位法國籍的旅客,我向他洪法,他說他只聽說過中國發生迫害,但從沒見過功法。於是我用完晚餐後,和同修一起教小朋友們5套功法,也順便向法國籍的朋友和旅館老闆展示5套功法的示範。通常,旅館附近的村民們在吃完晚飯後,會過來串門子。於是利用餐後村民們聚在一起的機會,就播放法輪大法真象VCD給鄰近的居民們看。並贈送一套真象VCD,法輪大法書籍,和煉功帶給旅館的老闆,讓他們在閒暇之餘可以煉功學法。在展示功法後,他們大都覺得大法的5套功法十分的優雅與和平。同時,在看完VCD後,也了解了大法在世界的洪傳及在中國無辜遭打壓迫害的情況。

隔天清晨,到旅館的院子煉功,旅館的小孩們也隨後一起煉,他們還主動的找來附近的小朋友們一起來學。由於小朋友們整齊的排成一列坐在戶外盤腿煉功,讓隔壁乳酪工廠的工人們看的目不轉睛,十分的驚奇。於是在教完小朋友煉功之後,我就走到隔壁的乳酪工廠向他們洪法和教功,並送給他們大法的簡介和真象VCD。

在山裏走了幾天,我一路上唱著「法輪大法好」,並和遇到的每一位尼泊爾朋友洪法和發大法簡介。同行的常人朋友開始走的疲累了,我卻覺得一路的洪法和唱著「法輪大法好」給每個人,是一種登山最不疲勞的方式。而且愈唱愈有精神。看的連同行的尼泊爾同修都覺得真的不可思議,怎麼洪法與高唱著「法輪大法好」就變的像個超人似的,有著用不完的體力與精力,簡直太神奇了!

在翻越一座山之後,看到山谷有個小村落,其中有一幢建築是由幾間破舊的水泥房相連成的,據尼泊爾同修告訴我,這是山谷裏唯一的一所小學。

聽了之後,仿佛全身的細胞被震醒一般。我心裏想著:如果能儘快走到這個貧困山谷的學校將大法傳給他們的話,那麼,在這個貧困落後的山谷的居民就有了真正的希望。

因為我在幾年前曾到尼泊爾自助旅行,在旅行中途和一位小男孩的閒聊中,他告訴我,當他們生病時,頂多能喝些熱湯多休息,是沒有餘錢買藥的,或者要走4個多小時才能找到醫生,我聽了之後覺得難過,把這些話放在心裏,但不知道怎麼樣才能真正的幫助他們。在得法之後,了解到大法原來可以幫助這麼多貧困的尼泊爾人,給這國家民族帶來真正的希望,所以不管山路的泥濘難行,我只想趕快翻越那座山去教他們功法。

終於在趕了幾個小時的山路後,抵達那所小學校。由於那時我急切的想趕到那裏洪法,而急急忙忙的趕山路,最後趕到累得走不動了,累得只剩下一口氣,卻用盡著全身的最後一口氣捧著《轉法輪》和教功VCD送給這所學校的老師,告訴他世上有這樣好的一個功法,幫助了世上60多個國家,上億的人得到了健康的身體和道德的提升。而我來自台灣,是坐了飛機和巴士,走了幾天的山路才來到這兒的,我在台灣學到這麼好的健身的功法,讓我有了一個好的身體,而我跨越千山萬水的來到這裏,只是希望法輪大法也同樣幫助這裏的居民,讓這裏的人們得到健康的身心。學校的老師稱許的收下後,我就在院子裏表演5套功法,並教當地的小學生們煉功。

走到另一個村落裏,當時正等待著午餐的到來,於是想和村人們介紹大法。由於所帶的大法材料都發完了,於是,再度用歌聲向他們洪法。我走過去向幾位正蹲在地上洗盤子的婦人打招呼,並笑著唱起「法輪大法好」,附近正在玩耍的孩童們聽了之後主動的圍靠過來聽,婦人們很喜歡這首「法輪大法好」直比著手勢問我這首歌有沒有舞蹈動作?是不是這樣跳的?(註﹕尼泊爾人天性喜愛傳統的舞蹈)由於我們一起和樂的唱著「法輪大法好」,隔壁的幾戶人家都想知道我們在唱甚麼而向我招招手,邀請我去他們家唱。而每當去一戶家裏唱起「法輪大法好」,就看到那一家子人快樂的笑容。「法輪大法好」就好像一盞燈一樣,點亮了那一家人。就這樣的一家唱過一家。「法輪大法好」就點亮了整個村落。

下山後,在等待山區巴士。當我站在陌生的人群裏,我心裏想:我千辛萬苦的來到這裏,不能白白錯失這個讓他們知道法輪大法的萬古機緣。於是我克服了害羞感,當眾對他們唱起「法輪大法好」,唱完之後,他們彷彿聽懂了「法輪大法好」這個陌生的中文字眼,竟睜大了眼,脫口而出的對我說「法輪大法好」,真讓我驚訝而感動不已。原來「法輪大法好」可以超越種族語言的界線,從而使對方從生命的深處清醒和明白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