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華盛頓之行(圖)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8月3日】不知是否因身受理工科大學教育的影響,還是從小所受的制式化教育根深蒂固,儘管從開始進大法中修煉已近三年,總還隱隱約約存在著「見可信,不見即不信」的心理。

這樣的觀念由一開始的執著天目與功能,演變到正法修煉中對師父所講有關正法洪勢的懷疑。當我在屋子裏通讀了師父各地講法後建立起信心後,卻在步出大門時,被藍天白雲及匆匆行人而動搖,開始懷疑這一切是否真如師父所講將於瞬間發生巨變?就這樣,「一手抓著人不放、那手又抓著佛不放」的態度,也動搖了我對正法時期以及何為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正信與正念。

一開始同修告訴我應該整點發正念時,我一直感到排拒,為何修煉還需要去作這些事情?甚至直到現在仍時有反應。常因為自己無法看到另外空間而懷疑起發正念的效果,最後便逃避發正念或擺擺樣子。就這樣,看著同修在修煉的路上勇猛精進,而自己心中羨慕著同修的堅定,卻一直無法突破固有思想的框框。

今年五、六月左右,朋友問我要不要去美國參加華盛頓DC法會,我又陷入了內心的掙扎。回想去年同樣參加過華盛頓DC法會,那時是抱著出國看看以及試著讓自己全心全意融入正法之中的目地而啟程,那段時間對自己的促進極大。今年呢?我還要完成自己的碩士論文並如期畢業啊!我如何跟指導教授與家人開口:「我又要去美國參加法會」?最後因朋友的決定而跟著點頭附和,但這頭卻點得漫無目地。

出發前的日子裏,並沒有多花時間在思考這次出國的目地,反而浪費許多時間在網路遊戲上。就這樣一直到行前,還以為自己是要跟朋友一起出遊踏青呢!

華盛頓之行對我的提高極大,在不到六天的美國之行中,我感覺慈悲的師父以各種方式讓我跳脫自己的舊觀念。當我懷疑自己發正念的效果時,師父便安排開天目的小弟子在我身邊提醒我;當我執著於常人肉眼所及的空間時,師父便讓我透過照相機鏡頭親眼見到雪花般的法輪;當我懈怠的時候,便在小弟子的督促下,由背誦《洪吟(二)》而漸漸了解到佛恩浩蕩及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責任與榮耀;當我修煉意不堅時,師父讓我在心得體會中聽到「對自己的眾生負責」這樣一句話…。

總總的一切,讓我不再迷於常人社會之中,逐漸審思突破現有空間的束縛,注意清除不夠正的念頭,並且相信師父時時都在看護著我。感謝師尊。

以下簡述這幾天以照相機所記錄的華盛頓之行。

輾轉經歷了一天半的飛行到達華盛頓後,便到達中領館前發正念並迎接講真象自行車之旅到達的小朋友與青少年們。

高精度圖片高精度圖片

第二天參加完DC的遊行後,前往參加青年學子交流,在此我明顯感覺到西人學員們在證實法的步伐上所展現的堅定與無畏。反觀自己,每當校內展開徵簽活動或洪法活動時,總要許久才能放下「不好意思」的觀念,真是正念不足。我們幾個台灣學員因時間關係而先離開,回到台灣後才發現當天的活動照片中,明顯可看到法輪。

第三天一早,便前往林肯紀念堂前集體煉功,並在接近中午時前往參加「勇氣長城」,呼籲停止在中國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

高精度圖片

勇氣長城的活動在晚間六點十分結束,活動期間有許多過往的車輛及行人向我們詢取真象材料,甚至有整個巴士的學生向我們拿走十幾二十份的真象材料,這是對由中午一直堅持到晚間六點的,所有積極揭露迫害的同修最大的鼓舞。

第四天的大型心得交流會結束後,我們搭了十二個小時的巴士前往波士頓,預定參加第五天的大遊行。到達波士頓的青年旅店後,店主親切的和我們交談,並以波士頓紅襪隊的棒球衫與我們交換「法輪大法好」的黃色T恤。在隨後的兩天中,店主都以這件上衣作為打扮,並在第二天向學員們學煉第一、第二套功法。其他學員也把握機會向過往行人講清迫害真象。

高精度圖片高精度圖片

第五天的大遊行結束後,大家進行心得交流,交流會現場攝得的照片中也發現法輪的蹤影。

最後一天上午參加完酷刑展後,又搭乘長途巴士到華盛頓準備返回台灣,途中暫停哈佛大學門口時,大家亦把握機會分發法輪功真象材料。

高精度圖片

當轉機至洛杉磯機場等待班機的空檔,大家自發的在機場中煉功洪法並講清真象。在當時亦拍攝到許多法輪的蹤跡。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