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州第一(花都赤坭)勞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實


【明慧網2004年8月28日】

一、基本情況

廣州第一勞動教養管理所,又稱花都赤坭勞教所
地址:花都赤坭鎮菠蘿山下 電話:020-86841597 020-86713347
該單位下轄八個大隊:一、二、三、五、六、七、八、九大隊。其中,九大隊分布在離該所老巢幾里路遠的江邊碼頭附近。

自江羅政治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以來,該勞教所從2000年1月起先後非法關押和迫害男性法輪功約有幾百名。其中,二大隊為專職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專管大隊。而其它各隊也分管幾個他們認為要進行「冷凍」處理的較為堅定或較有影響的學員。以2002年7月為分界,之前的迫害以強迫灌輸邪惡宣傳與肉身迫害並重的形式;之後的迫害突出高壓禁閉、酷刑、強迫灌輸邪惡宣傳、強迫勞動與體罰。其中,被迫害致死的學員叫饒卓元(廣州市海珠區學員),另外涉及的犯罪嫌疑人: 海珠區610辦公室 陳磊漢(男警)、 溫姓的女警。

二、犯罪手段與酷刑

1、分類迫害。通常,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送勞教的所謂理由是「擾亂社會秩序」(勞教人員分類中歸入「滋擾型」)。但普通的非法輪功學員的勞教人員,無論是滋擾型,還是其他類型,都只是被強迫勞動。而被送勞教的法輪功學員則遭受精神與肉體的殘酷迫害。2000年初,該所接到上面要求轉化法輪功學員的秘密文件後,選定二大隊為專管大隊,並在二大隊專門設立「第三分隊」。進入第三分隊的,都是已轉化的「猶大」與邪惡認為較可能轉化的人。初被劫持入勞教所的大法學員,惡警視其堅定程度和影響力,把大法學員分派到不同的大隊。原站長、較有名氣且堅定的大法學員,一般不分在二大隊,而是先分去其它大隊隔離、迫害。普通而堅定的大法學員,一般分在二大隊的第一、二分隊。大法學員每天除了被強迫長達14-16 小時的勞動外,還要面對邪惡幹警的訓斥、辱罵、邪惡的灌輸或偽善的「談話」以及邪悟者的干擾。

2、對不屈服的學員,獄警指派1-2 人進行24小時不離身的夾控監視,不准煉功學法,不准與旁邊的人(無論是法輪功學員還是普通人)說話,如果對誰說了甚麼,夾控人除了制止外,還要用隨身帶的筆記本記錄下來。限制活動區域,「打報告」或獄警找去訓話時要蹲下、雙手放置背後,不准親人探視,不准買除廁紙、牙膏和香皂之外的生活用品,扣壓私人信件,強迫勞動等。對不屈服的學員,每個月非法延期5-10天(大部份10天)。他們認為所謂「違規」或態度不好的學員,便加期半個月---1個月。也有的被銬在鐵門上、走廊邊的窗戶的鐵柱上、或者抱著木棉樹/假檳榔樹銬著、或銬在籃球架上(腳尖到地),夏天蚊子叮蒼蠅爬,日曬雨淋,冬天飽受寒風冷凍,甚至晚上睡覺也這樣銬著。如:張孟業、鐘穎航、李鶴衝(音)、吳志平、鮑殿生、廖抗援、王德華、羅小文、羅曉等。

對長期不屈服的「硬骨頭」,限制在宿舍裏夾控著,除去廁所和洗澡外長期不准出來。或轉去其它大隊「冷凍隔離」迫害。如:鐘穎航、嚴勇、鮑殿生等。

邪惡之徒們除了直接濫用職權、肆意踐踏人權的對法輪功學員的人身與精神嚴加控制、迫害之外,還利用猶大們組成「民管會」,對堅定的大法學員散布、灌輸邪悟謬論。還多次組織與槎頭婦女勞教所(「小島」)、三水勞教所、深圳勞教所等進行所謂的所外交流與交叉「洗腦」。

3、2002年4月開始,該所各個大隊普遍出現限制更小的活動空間、隔離,洗澡洗衣服共不超過5分鐘,用手銬銬著睡覺或不准睡覺、強迫反覆看邪惡宣傳的音像字資料等的惡性迫害。7月以後,二大隊派惡警何桂潮等去北京學習迫害經驗回來,對學員進行多人夾控、禁閉與酷刑的法西斯式迫害。

禁閉與酷刑:2002年7月,該所及二大隊的邪惡頭目在原有迫害辦法對堅定的學員無效的情況下,決定一方面派惡警何桂潮等去北京學習迫害經驗,一方面把二大隊辦公樓一樓的三分隊課室改建為幾間約10平方米大的「談話室」(把原一分隊的工場作三分隊課室,原二分隊的工場作電視室---白天作灌輸邪惡的宣傳等用,晚上有時放電視給所謂「提前完成生產任務」的人看;一、二分隊的工場遷往該所用長時間強迫被關押人員勞動榨取來的錢新建的幾棟生產大樓)。不久,原來用作「民管會」「辦公」的十多平方米的房間也改為「談話室」。

這種專門建立的「談話室」,勞教人員都把它稱為「禁閉室」,因為它與該所建的各大隊共用的幾間禁閉室(又稱地牢)差不多,同樣的窄小、無窗戶、空氣悶窒、昏暗。不同的是它建在大隊的內部,更方便邪惡之徒的隨時巡查操控迫害。同時,邪惡之徒以免除勞動與減刑期作獎勵,每個談話室指派4個勞教人員分日夜班輪流監視夾控學員。另外邪惡還組織幾個因吸毒而被勞教的人組成打手隊(迫害學員時,往往加上夾控人),每當夜深人靜時,談話室裏便上演慘絕人寰的對法輪功學員的肉體與精神的迫害。其中,最令人髮指的酷刑,就是把大法學員用布條捆成球狀懸吊在鐵鉤上施暴。另外,夜深人靜時,邪惡之徒還指揮打手隊到各大隊去對學員施暴。

關於酷刑,這在追查國際的有關通告上已有述,但我覺得應該加上如下描述:往往學員受刑後,腳踝至小腿部位會有被深勒陷入肉的溝。多天後,仍會有淤黑色的布條溝口子,學員走路都一拐一瘸的,顫抖不止,鑽心的疼痛。

其中遭受過這種酷刑的部份學員有:王德華、鮑殿生、李鶴衝(音)、談偉昌、鐘穎航、陳瑞昌、羅小文、楊貴遠、林天賜、鐘素敏、李建忠、賴繁榮、吳志平等。

三、部份犯罪嫌疑人與犯罪事實

張宇東 男 所長兼所黨委書記 
吳姓的該所紀委書記 男
周洋波 該所專管迫害學員的副所長 男
 以上三人與各大隊的教導員是該所迫害大法學員的策劃者與直接參與者,負有重大責任。
一大隊:張傑榮 教導員 鄭偉文 大隊長
二大隊:李國明 教導員
何桂潮 副大隊長(2002年8月去北京學習「迫害經驗」)
黎偉成 教員(2002年8月去北京學習「迫害經驗」)
周姓的大隊長(2002年8月去北京學習「迫害經驗」)
盧為民 教員
洪姓的教員
三大隊:范姓教導員
鄒姓大隊長
李姓教員
張姓教員
五大隊:陳桂添
六大隊:梁永開 教導員
黃姓大隊長
易明教員
七大隊(缺)八大隊(缺)
九大隊 楊姓教導員

四、部份受害人

王德華、中山大學在校學生 所經過的大隊:先二大隊->五大隊->二大隊
鮑殿生、東北學員 所經過的大隊:先二大隊->五大隊->二大隊
李鶴衝(音)、廣州東山區學員 所經過的大隊:先二大隊->一大隊
談偉昌、廣州東山區學員 中山大學畢業 原寶潔公司職員
所經過的大隊:(部份)先二大隊->六大隊->五大隊->二大隊
鐘穎航、廣州黃埔區學員 原廣州地鐵公司職員
所經過的大隊:(部份)先二大隊->九大隊->三大隊->二大隊
陳瑞昌、已有介紹 所經過的大隊:先二大隊->六大隊->二大隊
楊貴遠、廣州學員 廣州軍醫大醫學博士 所經過的大隊:二大隊
林天賜、廣州天河區學員 所經過的大隊:先九大隊->二大隊
鐘素敏、廣東河源學員 湛江海洋大學在校學生 所經過的大隊:(部份)先二大隊->三大隊->二大隊
李建忠、廣東中山學員 中山市公路局公路設計師 所經過的大隊:二大隊
賴繁榮、廣東梅州學員 所經過的大隊:二大隊
吳志平 廣州學員 所經過的大隊:(部份)先二大隊->五大隊->二大隊
廖抗援 廣州東山區學員
羅小文 廣東清遠學員 清遠交警大隊交警
 所經過的大隊:(部份)先二大隊->三大隊->二大隊
周敏侗 廣州海珠區學員 原海珠區輔導站站長
王鏗 廣州芳村區學員 廣州市芳村區東漖中學教師 所經過的大隊:八大隊->二大隊
羅曉 廣州學員 中山大學畢業
單錦成 廣州學員 原白雲區輔導站站長
張孟業 廣州天河區學員 原天河區輔導站站長
沈文  廣東外國語學院在校學生
廖曉雄 不詳
趙敬安 廣州白雲區學員 原白雲區輔導站站長 所經過的大隊:(部份)先三大隊->二大隊->九大隊

五、部份典型事件

1、2001年12月25早晨6:00多,地點:二大隊操場 廖抗援學員在操場煉功和高呼「法輪大法好」,而且很多學員同時開始絕食抗議,有學員不配合早上點名。這天早上點名前來了20-30個全副武裝的惡警,手持電棍、手銬,有的還佩帶手槍。把煉功和高呼「法輪大法好」及不配合的學員銬在鐵門上(吳志平)、走廊邊的窗戶的鐵柱上、或者抱著木棉樹/假檳榔樹銬著(廖抗援、李鶴衝(音))、或銬在籃球架上(羅小文)。過程中,羅小文、吳志平分別被7、8惡警包圍著、推倒在地,被穿著軍皮鞋的惡警往肋部猛踢。二大隊教導員李國明氣燄囂張的攻擊大法與大法學員。

2、鐘穎航學員

被多次延期、加期,在二大隊,長期限制在二樓宿舍的房間裏夾控著,除去廁所和洗澡外不准出來。2002年初,調去九大隊,一次,該所邪惡頭目周洋波找他訓話,他不回答邪惡的問話。九大隊的楊姓教導員便以「態度不好」為由,把學員戴上手銬、毒打、關小號(禁閉),並加期半個月。2002年夏,被調去八大隊,因拒絕強迫勞動而被銬在籃球架上,腳尖到地,日曬雨淋,並被延期。晚上的洗澡洗衣服時間共只給5分鐘,睡覺時只能側著一邊睡、兩手被銬在床邊的窗戶的鐵柱子上。後被調回二大隊迫害,其中包括酷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