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視腳本:也在北京(一)


【明慧網2004年8月27日】

(北京火車站)

1992年,一個來自東北的中年人和他的幾個學生來到北京,沒有人知道他們是誰,他們在擁擠的北京火車站度過了抵京的最初幾個夜晚。他就是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和他的幾個學生。他們來到北京參加92年東方健康博覽會。在博覽會上,法輪功卓越的祛病健身功效引起了極大的關注,「法輪功神啦」在人群中不脛而走,並迅速傳遍京城。在1999年7月以前的這個古老的京都,到處可見煉功的百姓。(戒台寺,天壇煉功等)

背景音樂:(青春啊青春)

很多中國人都記得中國著名的歌唱家關貴敏先生,他的歌聲至今讓那個年代的人記憶猶新。(淡出歌聲)

[採訪關貴敏]:我在83年的時候檢查出來是早期肝硬化。後來一直吃藥啊,住院啊,治療啊,一直好不了。後來就轉向了氣功,氣功也沒有徹底解決問題。這個氣功練到一定程度呢,好像就到頭了,沒有甚麼好練的了。後來我就一直在尋找嘛,就想找一種更好的功法。所以,後來我就找到了法輪功。我過去呢,身心健康這個字眼兒啊只是一種美麗的詞藻啦,但是我現在真的體會到了甚麼叫身心健康。

1993年12月,李洪志先生獲北京東方健康博覽會上最高獎,「邊緣科學進步獎」和大會的「特別金獎」,及「受群眾歡迎氣功師」稱號。

1996年1月,李洪志先生主要著作《轉法輪》被北京青年報評為北京市十大暢銷書之一。

1998年7月10日,《中國經濟時報》刊載《我站起來了》一文,介紹一個曾被北京301醫院診斷為脊椎損傷半截癱,臥床16年的女士,修煉法輪功後恢復行走。

1998年9月,為配合國家體總抽樣調查,對北京西城、崇文、東城、宣武及朝陽的12553法輪功學員進行了煉功前後醫學調查,結果表明,修煉法輪功祛病健身的有效率高達98%以上,其中痊癒及基本康復率在70%以上,平均每年每人節省醫療費3275元,一年節省達4170多萬元,被調查者的心理和精神狀況也得到極大改善。

1999年7月,作為當時中國黨政軍三位一體的最高統治者的江澤民,出於對法輪功及其創始人在中國的廣受歡迎的妒忌,全然不顧老百姓的利益,親自發動了旨在迅速消滅法輪功的鎮壓運動,製造謊言,建立610辦公室,系統性的對數以千萬計堅持信仰的中國法輪功學員實行「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殺」的滅絕政策。

北京,這所文化的古城,也陷入了這場風雨之中。

生活在北京的人們,看到廣播電視報紙上鋪天蓋地的誹謗法輪功的宣傳,會勾起太多不願回想的往事(背景:文革),更不願去設想鋪天蓋地的誹謗後面所掩蓋的殘酷瘋狂和血腥。但是,就在人們不願去看和不願去想的時候,罪惡就在京城發生著。

截止到2004年8月21日,據法輪大法明慧網收集的有名有姓的被迫害致死的北京市法輪功學員共27人,他們是(可再精簡):

字幕:

王桂菊,女,62歲,北京市首鋼冶金研究院退休女工程師。王桂菊2002年4月27日在人大校園內被海澱派出所和人大居委會綁架,5月中旬被迫害致死,北京當局對外稱王是「跳樓自殺」,並不讓王桂菊來京親屬接觸任何人。
參與迫害者:海澱派出所,人大居委會,海澱區街道辦事處洗腦班

趙昕,女,32歲,北京工商大學的青年女教師。2000年6月19日,趙昕因為清晨到紫竹院公園煉功,被非法抓捕,並被關押在北京海澱公安分局看守所,她被海澱公安分局公安暴力毆打成頸椎粉碎性骨折,從此全身癱瘓,左眼失明,在經歷6個月極度痛苦後於2000年12月11日晚去世。
參與迫害者:北京海澱公安分局,海澱看守所

劉桂敏(Liu,Guimin),女,35歲,北京密雲縣巨各莊鎮豆各莊村法輪功學員。2000年12月31日去天安門廣場請願,被關押於北京海澱看守所,因絕食遭強行灌食,2001年1月7日被迫害致死。
參與迫害者:海澱看守所

張淑珍,女,51歲,家住北京市海澱區石佛寺39號,是北京市海澱區遠大中學退休教師。2001年因發法輪功真象資料被警察抓送清河勞教所。在勞教所,警察慘無人性地往她肛門注射不明藥物,導致她劇烈腹痛,肚子脹得比懷孕婦女的肚子還大。張淑珍於2002年10月9日離開了人世。
參與迫害者:清河勞教所

管霖(Guan,Lin),女,中國國際廣播電台的斯瓦西裏語(一種非洲語言)譯審,家住北京石景山永樂小區。2001年因單位要給她辦洗腦班而被迫流離失所。2002年11月中旬得知管霖去天安門請願證實大法而被抓,不久就被迫害致死。管霖修煉前身患癌症,因修煉而康復,此事曾在中國國際廣播電台的影響很大。

陳鳳林(Chen,Fenglin),男,51歲,北京市朝陽區來廣營鄉北苑村大法弟子。陳鳳林長期遭當地610歹徒和不法警察的騷擾、迫害,於2004年7月7日含冤去世。
參與迫害者:北京市朝陽區來廣營鄉副書記(綜合管理辦公室):郝雲峰,來廣營鄉行政辦公室:張淑田 84912709 手機 13701315036;來廣營鄉610主管:王慶虎 84912696 手機 13021019336;來廣營鄉派出所惡警馮玉國

李守強,男,37歲,北汽總裝車間工人。家住北京市朝陽區武聖東裏。2000年3月8日再次去天安門上訪被抓,被關在昌平看守所裏10天。在看守所裏多次被毒打。最後,警察給李受強喝的可樂中加入了大劑量的破壞神經的藥物,3月20日被警方迫害致死。年僅37週歲。
參與迫害者:昌平看守所,潘家園派出所

梅玉蘭,女,44歲,北京朝陽區法輪功學員,2000年5月被朝陽看守所強行灌食致死。梅玉蘭的丈夫李萬慶因煉法輪功當時被關押在團河勞教所。
參與迫害者:朝陽公安分局,朝陽看守所

張淑琪,女,52歲,北京西城區法輪功學員。1999年12月26日晨去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準備旁聽審判法輪大法研究會成員,在法院門前被北京市西城公安分局收容,27日送西城公安分局拘留所。張被拘留20天後,其親屬突然接到廠橋派出所通知速去拘留所接張淑琪,於當晚去世。
參與迫害者:西城公安分局拘留所

吳垚(Wu,Yao),女,57歲,北醫附中退休英語教師。2002年9月10日教師節那天,在和老伴楊佔明向世人講真象時被捕,後關押在北京市豐台區看守所。2003年6月11日被送往勞教所,2003年6月22日家屬被告知吳垚已去世,說是「猝死」,她的老伴楊佔明當時仍被關押在團河勞教所。
參與迫害者:北京豐台區看守所:10-83680063,北京勞教人員調遣處。

王志明(Wang,Zhiming),男,39歲,原中國服裝集團公司進出口部翻譯,北京朝陽區團結湖煉功點學員。王志明2003年7月22日被山西惡警迫害致死。

張允奕(Zhang,Yunyi),男,三十多歲,北京中西醫結合醫院主治醫師。2002年8月在福建省公安廳被迫害致死。

王潺(Wang,Chan),男,39歲,身高1.78米,生前曾工作於中國人民銀行總行,業務能力強,工作卓有成效,曾被單位派往加拿大。2002年8月被濟寧警察郭洪濤在老家濟寧市看守所酷刑折磨致死。

韓俊清(Han,Junqing),男,47歲,北京房山區法輪功學員。被房山公安分局抄家,被關在房山看守所。2004年6月韓俊清被十幾名警察殘酷毒打致死。韓俊清從年輕時起不學無術,多少年來一直是當地一帶的惡霸流氓。但自從他練法輪功後,去掉了一身壞毛病,後在團河勞教所被所謂轉化後,曾殘酷毆打其他學員,被釋放回家一段時間後,清醒過來,立刻痛改前非,從新做人,不幸被迫害致死。
參與迫害者:北京房山公安分局:69317154;地址:房山城關城隍廟街10號,郵編:102400,北京房山看守所;電話:010-69313007(值班室);010-89329924

劉志蘭(Liu,Zhilan),女,40歲,北京市房山區長溝峪煤礦法輪功學員。2000年1月被關在周口店派出所,2000年元月14日下午2:00左右三人煤氣中毒,失去了知覺,去世。

劉書松(Liu,Shusong),男,28歲,1998年畢業於河北醫科大學醫學系,分配到北京市平谷縣醫院外科工作。為人善良、正直、聰明、胸懷豁達、樂於助人。被河北省石家莊市公安局毒打致死。

龔寶華(Gong,Baohua),女,35歲,北京市平谷縣劉店鄉劉店村人。2000年六月十七日去北京信訪部門反映法輪功真實情況被抓,在鄉派出所後慘遭公安幹警的毒打,經峪口衛生院拍片檢查證明,鼻樑骨被打折。在此情況下仍被送進平谷縣看守所,在鼻子有傷的情況下被灌食而死。
參與迫害者:北京市平谷縣劉店鄉派出所,平谷縣看守所。

崔付娥,女,47歲,北京市延慶縣劉斌堡鄉大觀頭村法輪功學員。2001年端陽節,被劉斌堡派出所原所長帶領惡警毒打她,將她耳朵打聾、內傷多處,並繼續強制勞動多日,於2003年8月3日被迫害致死。
參與迫害者:延慶公安分局電話:8119812881197648,劉斌堡派出所所長王學華(現已調到延慶縣張山營派出所)

吳思民(Wu,Simin),男,63歲,北京市延慶縣永寧鎮左所屯法輪功學員。吳思民於2000年12月25日去北京為法輪大法上訪,被本地派出所接回就送進延慶看守所,在看守所被打的奄奄一息,於2001年1月12日被迫害致死。死前全身青一塊紫一塊的傷斑。死後吳思民的哥哥找到永寧派出所要上告,副所長鄭建民(現在已經調走)說:「打官司你打得起嗎?想告,告那兒你也告不贏,我們官官相護。」
參與迫害者:北京市延慶縣永寧派出所電話:(010)60171217,北京市延慶看守所電話:(010)81197830

李祖玲(Li,Zuling),女,北京豐台法輪功學員。祖籍四川,腿不太好使,靠做小生意維持生計,在被豐台區看丹派出所非法關押期間,被迫害致死。
參與迫害者:北京豐台區看丹派出所:010-63736379;北京市公安局豐台分局:010-63811993

任漢芬(Ren,Hanfen),女,73歲,北京市豐台區航天院小區法輪功學員。50年代留蘇回國後,一直從事祖國航天科學研究,工作卓有成效,為研究生導師、航天院火箭動力研究所研究員,曾被航天動力研究院所在地區公安局和航天院「6.10」辦公室強行綁架參加洗腦班,身心經受殘酷的折磨和摧殘,任漢芬於2002年5月被迫害致死。
參與迫害者:航天院的黨委書記李光亞,紀委書記五中仁,航天動力研究院內保局,航天動力研究院「6.10」辦公室。

彭光俊(Peng,Guangjun),男,55歲,北京市懷柔區橋梓鎮後橋梓村法輪功學員。2004年1月26日被團河勞教所集訓隊惡警劉金彪等人毒打致死,而團河勞教所對外則謊稱彭光俊是得心臟病而死。
參與迫害者:團河勞教所集訓隊

李玉玲(Li,Yuling),女,北京法輪功學員。李玉玲於2003年7月4日被東城區警察綁架到東直門派出所,遭酷刑折磨致死。家屬接到死亡通知,去隆福寺醫院看到李玉玲遺體左臉及耳朵又腫又紫,身體側面的肋骨也是一片片紅紫,而其他部位則不讓家屬看。
參與迫害者:東城區東直門派出所(010-6416-9817),北京市公安局東城分局電話:64042244

李玉花(Li,Yuhua),女,北京法輪功學員。李玉花於2002年4月初被瀋陽市沈河區沈河分局大西派出所迫害致死。

不知姓名法輪功學員,女。2002年1月31日下午,被北京市公安局密雲看守所值班獄警於長海和王某指使犯人迫害致死。為了掩蓋事實,該所主管後勤的黎副所長親自帶領幾名犯人,把屍體運走秘密火化。
參與迫害者:北京市公安局密雲看守所,電話:6906-3809,北京市密雲公安分局,電話:6904-5630,6904-1245。

不知姓名法輪功學員,女。22歲,身高1.6米左右,於2001年11月5日,身穿紅內衣、紅外上衣、紅襪子在北京東城區看守所女監被獄醫灌食、扎電針等迫害致死被迫害致死。
參與迫害者:北京東城區看守所

不知姓名法輪功學員,男,二十多歲,2000年12月8日北京門頭溝區醫院急診處,門頭溝公安分局送一個人到醫院,只說叫「法輪功」,第二天死亡。據目擊者說,該人是個二十多歲的男子,1.7米左右,較瘦,赤腳。耳朵有凍傷,大腿腫脹,全身多處陳舊性外傷,外傷不明顯,十指有夾過的痕跡,已結痂。肚子很癟,食道乾淨,推測已絕食多日。事發後,北京市公安局七處來人驗屍拍照,其間與主治醫生發生激烈爭吵。公安局來人讓醫生開死亡證明,告訴醫生不能開是被打死的,要寫是心臟病突發死亡。醫生堅決不開。
參與迫害者:門頭溝公安分局。

迫害覆蓋了整個首都。其中海澱區在北京各區縣中受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人數最多。在海澱看守所,一個預審就曾對一位法輪功學員揚言:「打死一個法輪功算甚麼?!我都打死五個了,趙昕就是我打死的!」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4/5/12/74459.html

背景:海澱中關村

海澱區為北京各高等院校和中科院所在地,薈萃著中國科技界的精英。鎮壓之前,該地區法輪功學員很多,他們中很多是知識分子甚至高級知識分子。而在這場對法輪功的打壓中,連莘莘學子和高科技人才也未能倖免。他們唯一的罪名就是不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以下是部份被迫害的北京高校和科技界法輪功學員

袁琳,女,50歲左右,北京大學行政人員,因信仰法輪功被判刑7年。2002年初關押在北京女子監獄三分監區,一隻耳朵被打聾致殘,身上留有許多大大小小的傷痕。

楊月麗,62歲。退休前是中國航天工業部的教授級高級工程師,中國首顆衛星研製者之一,因修煉法輪功,被關進北京女子勞教所。

何立志,原北京鋼鐵設計研究總院高工,參加過多項國家級、部級重點工程的設計,無論在哪裏都是單位的技術骨幹,曾經為國家許多重大項目的建設做出了突出的貢獻並因此而獲得過十多項國家及部級獎勵,性格溫和,為人誠實善良。因為修煉法輪功被關押過北京市海澱區看守所,北京市公安局七處,和殺人犯關在一起,2001年一月五號被北京中級法院判了三年半監禁。他被捕前不久還得了國家傑出工程設計金獎。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0/3/37438.html

朱志亮,畢業於北京航空航天大學,碩士,因為堅定修煉法輪功被送團河勞教所入集訓隊,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李春元,男,朝鮮族人,中央民族學院宗教與哲學系講師,2000年底狀告國家主席江澤民踐踏法律迫害法輪功。李嵐清得知此事十分惱火。2000年12月28日他被非法綁架,勞教一年半。

邱豔豔,女,33歲,1992年畢業於北京大學,通德語、英語、烏爾都語,在校成績優異,曾任班長。現任職於北京一進出口公司。邱豔豔自1998年開始修煉法輪功,在單位中嚴於律己,不求名利,多次拒絕回扣、獎金。她是公司的業務骨幹,曾經多次因公司業務出國。2004年2月20日下午2時,正當她準備到美國出差時,突然遭到北京朝陽公安分局公安無理拘捕,隨後家中被抄。3月26日,她被非法判處2年半勞教,關押在北京市女子勞教所。

但凌,女,中國協和醫科大學基礎所組胚教研室副教授,曾多年榮獲優秀教師稱號,1998年曾參與了對北京12553法輪功學員進行的煉功前後醫學調查,即著名的《北京市萬例(法輪功學員)健康情況調查報告》,自1999年7月份後被學校強迫離開講台。1999年10月13日,她被抓到市公安局十四處。之後,2004年4月被北京第二中級法院非法判刑12年。

林澄濤,碩士學歷,中國協和醫科大學基礎所助理研究員,國家「863」計劃和美國中華醫學基金CMB項目的課題骨幹。1998年曾參與了著名的《北京市萬例(法輪功學員)健康情況調查報告》的調查,為人正直善良,工作一貫勤勤懇懇,信守五年工作合同,不把單位作為個人出國跳板。就是這樣一個優秀的青年專家,因堅持真理而在團河勞教所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王為宇,男,30歲,清華大學精密儀器與機械學系96級博士生。因不放棄修煉,二次被休學。2002年8月被國安秘密綁架,2004年4月22日被判刑8年。

褚彤,女,33歲,清華大學微電子研究所講師。1999年10月27日去天安門為法輪功請願,遭惡警察毆打,判刑一年零六個月。出獄後在明慧網發表署名文章,揭露迫害,隨後被迫流離失所。2002年8月和丈夫虞超一起遭國安秘密綁架,2004年4月22日褚彤被判刑11年,虞超被判刑9年。褚彤和虞超有一約5歲的幼兒,已多年得不到父母的照料。

清華大學這所馳名中外的高等學府成為迫害法輪功的重災區,據不完全統計至少有300多名教授、教師、博士、碩士、大學生遭非法關押,開除公職,學業,或直接送入勞教所。

現已知至少有18名清華大學的法輪功學員被判刑。

背景:北京街景

在政府極力的掩蓋下,在媒體一邊倒的宣傳下,很多北京的市民全然不知這發生的一切,罪惡,就發生在這天子腳下,皇城根邊。

2000年12月,前門派出所副所長馬曾勇公然強姦被抓的法輪功學員。

2001年5月14日晚上9點多鐘大北窯至永安裏護城河段,一警察當街毒打並強姦法輪功女學員,圍觀過來的路人,這個惡警就叫嚷:「她是法輪功,是現行反革命,打死白打!」路人沒有一個敢停留。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1/6/14/12083.html

字幕:北京公安醫院

背景:王府井

讓我們隨著人流來到北京東城區王府井大飯店北面的東廠胡同5號,在這個小胡同裏是北京公安醫院,門口沒有單位的牌子。這裏設有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專門「病房」,坐電梯轉到隱秘、陰森的地下室,內有監控器、竊聽器,每個床頭上鎖一隻腳鐐,床沿上掛著手銬,不時傳來陣陣慘叫聲和電棍發出的吱啦聲。有的法輪功學員整日被銬在床上遭強迫插管灌食長達數月之久。這和位於沙灘的北京公安醫院十病區,都是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另一人間地獄,它們悄悄的躲在鬧市背後,玷污著白衣天使的聖潔。

字幕:精神病醫院朝陽區大北窯鎮大柳樹精神病醫院

著名畫家齊白石的孫女,60多歲的齊秉淑女士,在修煉法輪功之前全身是病,經常大出血。修煉之後病奇蹟般好了。後來,因為不放棄信仰,先被關進朝陽區大北窯鎮大柳樹精神病醫院進行迫害,一年後又被送到北京女子勞教所三大隊。

2000年初,警察承認在北京周口店精神病院曾關押了50名法輪功學員。

在這非人的折磨下,法輪功學員仍堅持著真誠待人,北京女律師倪玉蘭,因為拍攝強拆現場被西城區公安分局毒打致殘拘留判刑,她說在獄中一年能夠大難不死,全賴一同被關押的善良的法輪功弟子的照顧,為她端屎端尿,洗衣服,倒水照顧,她才能有今天的活命。

一位曾參與迫害的警察,良心發現,投書明慧網寫到:「我接觸這些學員幾年了,過去我也對他們不理解,甚至也有過迫害。但如今時間長了,我從他們身上看到了光明,看到了希望。他們一個個純真善良,道德高尚,在飽經不公和磨難中真的做到了「真、善、忍」,毫無記恨,我暗暗欽佩。作為一個人民警察如果還不能站出來說句公道話,真的虧欠自己的良心。

隨著法輪功學員和平,堅持不懈的努力,越來越多的人開始了解法輪功,明白了真象的人們用自己的方式,傳播著法輪功的真象,抵制著這場迫害,衷心希望北京的父老了解真象,關心身邊的同胞,為了我們的子孫後代能有說真話的權利,制止犯罪。每一樁善行,每一個義舉都會給您的生命帶來一個美好的未來。我們也寄予那些還在迫害好人的人,冷靜的思考一下,切莫為一時眼前的利益喪失了自己的良心。

(有關北京勞教所,監獄的惡行,和在北京的法輪功學員的和平正義之舉,我們將在另外兩個專輯報導,歡迎收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