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非槍擊案中右腳粉碎性骨折的大衛-梁已基本康復(圖)

|

【明慧網2004年8月15日】在南非中共雇兇槍擊法輪功學員事件中雙腳受槍傷的大衛-梁(David Liang),經過一個半月休養後,已丟開拐杖行走。並接受了《大紀元時報》記者的採訪。

高精度圖片
8月14日拍攝的已丟掉雙拐的大衛

高精度圖片
高精度圖片
8月14日拍攝的大衛受槍擊的右腳傷口


2004年6月28日,大衛-梁在南非遭中共雇兇槍擊,一腳粉碎性骨折

記者:David 你好,你現在已經可以開始不用拐杖了,能不能告訴我們你一個多月前傷勢的嚴重情況?

David: 好,很高興回答這個問題。 當時我在南非的時候,因為我的腳後跟是粉碎性骨折,那裏的醫生說一定要截肢,醫生說: 因為骨頭已經碎了,沒法恢復,那裏沒有骨頭就是塊死肉,而且傷口嚴重,如果不馬上切掉,一發炎就會往上感染,到時候恐怕連大腿都得切掉。

記者: 醫生說得好可怕,那你當時是怎麼想的呢?

David: 如果我當時按醫生說的做,我現在已經殘廢了。如果我不修煉法輪功,那也只有按醫生說的做。但是我是修煉人,以前國內有很多學員車禍甚麼的,比我嚴重得多都好了,也沒殘廢。有一個山東姓許的學員還來過悉尼講他骨盤給車撞得粉碎,腿也斷了,他也沒做手術,2、3個月就全好了。像我當時的情況,即使世界上最好的骨科專家也沒法讓粉碎的骨接好。我不是不想治,是因為他治不了。我又不想殘廢,所以我只有相信我們師父,相信法輪大法的威力, 下決心不截肢,就回澳洲來了。

記者: 讀者們都很關心你回澳洲後的情況,你講一講好嗎?

David: 回來後同修把我送醫院診斷,主要是讓我的槍傷嚴重情況在醫院留個記錄,揭露中共雇兇殺人的事實。可是一到醫院,醫生又是要求我截肢,我只好出院了。出院時醫生說,你這麼嚴重的傷口,感染的機會是90%以上,現在不治療,將來一感染不但2條腿得切掉,生命還有危險。

第二天我姐姐從香港趕來,又把我拉到醫院,專門找了個世界級的骨科權威專家,這回專家沒說要截肢,但要在腳跟裏頭放一塊鐵,將來的腳腕不能活動,從醫學上說軟組織是不可能重新生長的,我這種情況即使加了鐵塊,腳和小腿永遠成90度,無論如何不能正常走路,而且至少二年時間才能恢復。我當然不能答應。頂尖級的專家,都不能讓我不殘廢,所以我就又出院了。我姐姐只好說,那就賭一把吧,看是專家贏還是法輪功贏。

記者: 出院後,傷口恢復情況怎麼樣?

David:傷口恢復相當快,不但沒有感染,還很快封口。從出院那天起,我就開始單盤打坐,後來開始煉動功,每天都在好轉。原來拄著拐杖走,腳越來越有力,我就丟掉拐杖了,但還不能走遠,只是在家走。

記者:真是不可思議,法輪功真神了。你還有甚麼話要跟我們讀者說嗎?

David:我的腳受槍傷,大家都看到了的,嚴重的情況都有記錄。一個半月內恢復到現在這個樣子,也千真萬確,我可以是講清法輪功真象的活例子,發生在我身上的事實足以說明中共的電視、報紙上攻擊法輪功的都是謊言。

記者:謝謝你, 最後一個問題,你還會回南非去嗎?
David:目前暫時沒有打算,以後如果講清真象的需要我會去的。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4/8/18/51498.html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