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佛教徒談「彌勒下世」

有關對法輪功的常見疑惑探討之二

【明慧網2004年8月12日】(明慧記者歐陽非撰稿)通常宗教都有一定的排他性,把別人稱為「異端」,而且為了維護自己宗教的「長治久安」,也會在教義中說明將來可能出現的問題,有甚麼甚麼來亂法,來干擾。

同時,大多數宗教也不認為自己要「天長地久」,因為都提到有未來神佛再來的事。比如,基督教 (現在有3000多派別,說法也不一樣)認為「耶穌會回來」,佛教也相信「彌勒佛會下世」。

所以,各大宗教面臨的一個問題就是,一方面要維護自己現在的「神」不變而排斥新神,另一方面又承認有「未來神佛」下世再來,要準備迎接新神。

當新的度人的覺者來臨時,這些宗教信徒如何判斷是要排斥的還是要接受的?

如果你去問一個佛教徒,他並不很清楚。因為釋迦牟尼佛並沒有對此事留下詳細準確的描述。事實上,也不可能。每一次覺者來世間度人時,講的都是他自己證悟的法理,同過去佛講的當然不同。在佛教以前有婆羅門教,還有原始七佛。釋迦牟尼佛講的法同他們也不一樣,未來佛講的同釋迦牟尼佛說的當然也會不一樣。

當「未來佛」下世時,佛教徒如何分辨是真是假呢?

一個很有名的居士在批判法輪功時,是這樣說的:他也相信「未來佛」會下世,但是「憑甚麼是李洪志?」

問題就出在這兒。「憑甚麼就不能是李洪志呢?」就算不是「李洪志」,如果那個真的「未來佛」來了,這個居士難道不是同樣會以「憑甚麼就是他」來加以排斥嗎?

在大陸批判法輪功中,有一個佛教中流傳的甚麼「驚人預言」,說將來有人來亂法,於是有人就把「預言」中的片言隻語用來給法輪功「對號入座」,其實這本身就是為了排斥法輪功而故意牽強附會。就如同一座大廈用了某塊石頭,一個茅棚也用了一塊石頭,因為看到了一塊石頭,就一口咬定是茅棚。在邏輯學上講,這叫不滿足充份必要條件。歷史上對大法洪傳的預言中 (比如《格庵遺錄》,《梅花詩》等),有的說得非常具體,連創始人的姓氏都能說出來。而佛教的這個「預言」根本就不驚人,並沒有甚麼準確的細節。其實,歷史上出現過很多其他的教派,在中國就有白蓮教,太平天國,義和團,一貫道,觀音法門,包括現在由無神論共產黨統治管理下的某些並不真修而是禍亂佛法的佛教人士等等,這些人算不算是干擾呢?如果是,是不是已經應了佛祖的話呢?

我尊重佛教信徒的信仰,無意在這裏貶低佛教,法輪功對過去下世度人的覺者比如釋迦牟尼佛和耶穌等一直也非常尊敬。但是現在佛教中一些人不是維護神佛,而是維護宗教,本能的反對新東西。其實這並不一定是佛祖所期望的。說極端一點,佛教不是說「彌勒佛」會來嗎?假如那個真的「彌勒佛」來了,也是教人做好人,也可能受到迫害,某些佛教居士會不會把佛教中的那個「驚人預言」用到這個真的「彌勒佛」身上呢?一定會的!從真的「彌勒佛」的講法中一定會「對號入座」某些「症狀」,從而號召佛教人士來抵制、揭批真「彌勒佛」的。

這些人雖然理論上知道「彌勒佛」會來,但心中有維護現有宗教的強烈執著,永遠會以這種「憑甚麼就是他」的妒忌心態對下世的覺者加以否認。說白了,他們是不相信「彌勒佛」會來的。

我同一個居士談起這個問題,他是這樣來自圓其說的:就是「彌勒佛」講的法應該不會超出釋迦牟尼佛講的,至少差不多,而法輪功講的差別得太大了。我開了一個玩笑說,如果有一個研究佛教理論的滿腹經綸的大學教授,有一天突然說他就是「彌勒佛」轉世,出口成章,句句都是佛教經典,居士們會不會就趨之若鶩呢?

可見,如果只靠是不是符合佛教經典來看待「未來佛」的事,就更是危險了。

在大法學員中,有很多都是過去的佛教徒,本人也曾皈依佛教。是大法洪大的法理和實修中的真實感受讓我相信大法。對於那些不相信大法,但相信「彌勒佛」會來的佛教人士,在不能肯定「彌勒佛」如何來、何時來的情況下,希望至少能對大法保持冷靜觀察的態度,有可能的話,讀一讀法輪功的著作,了解一下法輪功學員的言行,追蹤一下這些年法輪功在迫害中走過的道路,也許,你會有新的收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