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人生的歸航(附音樂欣賞二則)

運用智慧撰寫、整理真象材料,救度眾生


【明慧網2004年8月12日】「金錢買不到快樂。」甲殼蟲合唱團這麼說過,古巴歌手席維歐羅德裏格斯也說過。最近南加州大學的科學研究證實此言不虛。

美國有項一般社會研究計劃,自一九七五年進行至今,每年訪問一千五百位民眾。南加大經濟學家伊斯特林分析這項研究所搜集的資料後說:「許多人都有個錯覺,以為賺的錢越多就會越快樂。於是我們把所有精力都用在賺錢上,犧牲了家庭和健康。問題是我們不了解,我們的物質慾望會隨著所賺的錢增加。」

這話真說到了點子上。人的慾望真是個很奇怪的東西,它的存在促使人們去刺激它而得到暫時的滿足感。可是對慾望的刺激,卻又能促使慾望的增長,越刺激越強,越不容易得到滿足。所以古人把物慾稱之為「欲壑」,意思是填不滿的深溝。

人們爭名逐利,本以為因此會得到快樂人生。可是當人把那身外之物越來越看重時,甚至把它當成唯一的追求,人心不免成了物慾的奴隸,心靈充滿了包袱,再也快樂不起來了。

我聽過這樣一個故事。二次世界大戰,日本戰敗,必須放棄台灣,日本軍民皆須被遣返回日本。盟軍規定日人除了一身衣物外,不准攜帶任何東西。

一群等待被遣返的日本人,聚集在基隆港碼頭,等待遣返的船隻。每人都還不死心,帶著各種各樣的包袱,有背的、有拎的、有提的,還是盡可能要把細軟帶回日本去。

美軍軍艦緩緩的駛入了碼頭,大家看到軍艦來了,一陣歡呼。可是不久這種歡呼就逐漸的自動靜下來了。軍艦逐漸的靠近,此時才發現軍艦的甲板,有二層樓高,不像客輪,有方便的登輪扶梯。要如何登艦呢?是個難題,等了半小時後,從艦側甲板上拋下了水手用的網梯,就是很大的一面網狀梯子,沿著船舷,不靠船體的垂直懸掛了下來。

大家就爭先恐後的搶先去攀登,要攀登這種垂直柔軟的網狀梯子,必須要用雙手雙腳才容易攀,否則很容易掉下去。可是手上的行李、背上的包袱都是攀登的障礙,包袱越大越重,就越有可能使身體後仰,身體後仰腳也失去了平衡,而最終會掉下去。

許多人捨不得包袱,用單手攀而掉下去了,
許多人包袱太重攀不上去,掉下來了,
許多人由於包袱傾斜了,為了包袱內的東西不倒出來,掉下去了,
也有些人死死的抱著包袱不放,掉入海裏,包袱的重量使他沉下海裏死了。
只有那些聰明的,看到別人掉下去的原因,就趕快丟掉包袱,空手輕快的攀爬上去,最後這批空手的日本人回家了。

執著於金銀財寶包袱的人,是回不了家的人。

當然這不是說人不該擁有錢財和名譽,而是人心怎麼擺放。這個道理,自古至今,一些先賢大哲已經看到了,可是能真正做到坦然不執著於名利的,卻寥寥無幾。為甚麼呢?因為要做到這一點,真正讓人心從物慾中解脫出來,讓人自己成為自己真正的主人,使心靈得到真正的解放,那就要有一個超常的理去指導怎麼去實踐,否則這個名利的誘惑就擺在眼前,嘴裏說放下、超脫,談何容易!這個指導怎麼去實踐的理,古人稱為「道」。古人有「朝聞道,夕死可矣」。

真的是這樣的。你想,人生一世不過百年,不管你一生中錢再多、官再大,那又怎樣?然後呢?當然你不免衰老、不免得病,再然後呢?不論你追求的是甚麼,到了那一日,再撒不開手的東西你也帶不走。哪怕你貴為王侯將相、哪怕你貧如販夫走卒,百年之後不都是一樣麼?好比孩子們在沙灘上堆砌的砂土城堡,潮水一來,一切化為烏有。漫漫人生路,何處是歸途?其實何止人的一生,整個人類社會幾千年的文明歷史,在漫長的宇宙演化中,也不過是一瞬間的事。所以歷史上有捨棄萬貫家財、有捨棄高官、有捨棄王位而求道的,因為那是人生的至理啊,那是人生真正的智慧呀。

幾千年來,一說起修道,人們不免想起深山老林裏修行的隱士和廟宇禪觀的僧人道士。過去就是這種方法,讓你遠離塵世,還加上許多戒律清規,強制讓你不接觸任何物質利益,從而讓你這顆心慢慢超脫出來。

不過那不是唯一的方法。有句話說,「大隱隱於朝,中隱隱於市,小隱隱於野。」還有一種修煉方法,過去一直沒有公開傳出來。這就是直指人心,「我們要最大限度的去符合常人,從物質上又不是叫你真正失去甚麼。可是在這個物質環境中你卻要提高你的心性。」「你在這種艱苦的環境中,磨煉你的意志,提高你的心性,在常人的各種不好的思想影響下,你能夠超脫出來。」「不是從物質利益上使你真正的失去甚麼。恰恰相反,就是在常人這種物質利益當中去磨煉你的心性,真正提高的就是你的心性。」(《轉法輪》

《轉法輪》就是這樣一本指導修煉的書,其核心就是指導修煉者怎樣按照「真、善、忍」去修煉,昇華自己的境界。幾年前我還在芝加哥大學讀博士的時候,第一次在因特網上讀到這本書,心中的驚訝和歡喜真的難以形容:原來一生中所有的困惑,人生的、科學的、宗教的、哲學的種種疑問都得到了圓滿的解答。後來才知道,世界各地早有成千萬人在這一法門裏修煉了。更為可貴的是,這本書把高深的道理用最淺顯的文字表達出來,不但我能看懂,連農村的大叔、大媽,甚至不識字的老奶奶們聽錄音也能明白,真正是深入淺出。所謂「大道至簡至易」嘛。看到有些人在《轉法輪》裏面摳文字,「這兒不符合科學」、「那兒不符合邏輯」等等……他把《轉法輪》當成物理、化學、哲學課本了。不是的,《轉法輪》就是一部系統指導修煉的書,裏面提到的物理、化學以至宗教、哲學的概念,不過是借用那些概念說明道理而已。老子說「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白紙黑字的文字表面的敘述不過是「道」的最表層意思,寓於其中的層層背後道理才是關鍵。否則像這樣摳文字的表面,我們可以嘲笑古往今來人類的一切智慧了:《聖經》裏說我們人類是亞當和夏娃的後代,豈不是說人類都是近親繁殖的後代了?老子在《道德經》裏說:「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聾」,那是不是鼓動大家都成為色盲、聾子呢?

經常有人問修煉法輪大法有甚麼好處,我說他能真正指導人修煉和昇華。法輪大法就是一條真正能使人身心健康,修心向善的返本歸真之路。很多人修煉後一身的種種疾病一掃而光,多少老病號、藥罐子第一次知道了人活著沒有病是甚麼滋味。我身邊就有好幾位功友就是這樣的。有位阿姨說得很逗,她修煉前全身沒有一個零件是完好的,她簡短總結說,「只除了小兒科的病沒有得。」修煉大法後完全成了健康的人。這麼純淨這麼好的東西,還是完全免費的,連書籍、錄音、錄象資料都可以從因特網免費下載,當然傳播得很快啦!

有時候有西人朋友來學大法,他們問我修煉以後是甚麼感覺。我說你去過洛磯山國家公園吧?你清晨起來到山上的貝爾湖(Bear Lake)邊,見到在那高原特有的湛藍天空下,一池碧波倒映著白皚皚的雪山,晨曦從四週密紮紮的樹林裏灑落下來,偶爾聽到幾聲清脆的鳥鳴,你是甚麼感覺?你會感到一種遠離一切塵囂的分外寧靜對不對?不只是外邊環境很靜,內心也受到影響而變得祥和了。你真的希望這種寧靜能永遠保持下去,忘掉塵世的一切煩惱。可是等到你下了山,等到你回到社會中,到你的公司、你的家裏,你內心的這種寧靜祥和還能保持多久?而修煉法輪大法帶給我的是長久的內心祥和,不需要去名山大川卻能在喧囂的塵世中時時擁有那種超然的寧靜。人生活在社會中,不免與人打交道。和他人發生利益上的衝突是不可避免的,當你和別人發生矛盾時,當你的個人利益受到傷害時,你之所以內心不平,是因為你那顆心縈繞於自己受到傷害的利益或情感。怎麼辦呢?你可以指責別人,發洩發洩,或者希望別人有所改善--可是這很難,因為這個世界上人人都覺得自己挺好的,都不想改變自己而希望別人有所改進。然而法輪大法教給我的是向內找,找到自己的不足而加以改進,把這個不平之心放淡。

當你不再耿耿於自己的得失,卻去付出和關心他人的時候,你會發現你的內心得到了超脫,你會體會到真正的快樂。其實真正的幸福在於付出,而不是得到。真正的內心自由,在於放棄而不是獲取。當我們整日忙忙碌碌,為了自己的幸福生活而奔波奮鬥的時候,其實幸福正好和我們擦肩而過:人們覺得不幸福的時候,其實痛苦正是來源於這種對幸福刻意的追求和不滿足感。幸福在哪裏呢?其實幸福就在你的身邊,就在生活的每一時每一刻裏,就在你自己的內心之中。當你放下心靈的包袱,當你放棄追名逐利的種種慾望的時候,你會領略到來自心靈深處的陽光。她是真誠、她是善良、她是寬容和忍讓。

其實「真、善、忍」就是生命的本性,而人生的目的,也不在於追求自己生活的幸福,而是返還到「真、善、忍」的美好本性上去。人生是短暫的,然而生命本源的 「真、善、忍」卻是永恆的。西方說的天國世界也好、東方的極樂世界也罷,都是說人的生命來源本來是美好的、善良的,而人卻在這滾滾紅塵裏迷失了本性。修煉的目的,其實就是返本歸真。佛家講的空、道家說的無、甚至於儒家講的內省、修身(「修身治國平天下」),乃至西方對主的崇拜、讚美,其實都是要人把這紅塵中迷失的心靈洗淨,卸掉種種包袱,返回到先天純真善良的本性上去,所不同的只是方法而已。而人類幾千年的文明,自始至終都貫穿著修煉這條主線:在西方以基督教為文明基石;在我們東方,五千年來儒、釋、道三家是文化的中心。這也許不是巧合,因為人類社會的存在,也許就是要讓人在這輪迴輾轉的紅塵中探詢,哪裏是生命的永恆,哪裏是人生的歸宿。正是:

輾轉紅塵萬千載,只為一朝登歸途。

有句話說,「樂為心聲」。祥和寧靜的內心表現出來的自然也是優美和諧的音樂。走入修煉以後再回首人生,種種愛恨情仇仿佛過眼煙雲,不禁讓人感慨萬千,就如這首大法弟子創作的歌中唱的... ...

歌曲:星橋夜訪(點擊鏈接欣賞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0/2/37335.html

詞/曲/柳燕亭 演唱/唐笛

彩星漫天舞 望穿身來處
輕雲攀天繞 幻境夢中悟
幻境夢中悟
清蓮脫塵出 德高自潔抒
翠玉本無暇 何來世中俗
悲嘆世中俗

思明心 月明星
霧中多少恩怨路
望繁星 看凡心
惟覓本性歸天途

是啊,「望繁星 看凡心 惟覓本性歸天途」

就如人們千古吟唱的唐詩《黃鶴樓》中所說。「昔人已乘黃鶴去,此地空餘黃鶴樓;黃鶴一去不復返,白雲千載空悠悠。晴川歷歷漢陽樹,芳草萋萋鸚鵡洲,日暮鄉關何處是?煙波江上使人愁。」黃鶴樓給後人空留無限惆悵,眼前但見片片浮雲,來去悠悠,便如在紅塵中千年輾轉的人生。然而黃鶴去了何處?而鄉關又在哪裏呢?

據說,黃鶴已被仙人呂洞賓騎著去了天上。那麼鄉關呢,難道也在天上麼?仿佛浪跡天涯的遊子,千百年來我們就這樣在人世的輪迴中尋尋覓覓,期盼著返還故鄉的歸途。

今天,有這樣一群普普通通的人,他們中有白種人,有黑種人,也有和你一樣的炎黃子孫,他們遍布世界60個國家,他們和你一樣,在內心深處有一種渴望,渴望了解生命的真義,渴望變得更加善良,更加純潔,能為周圍的人們帶來更多的和諧與溫暖。他們發現了法輪大法,發現了基於「真、善、忍」的修煉。他們聽到了來自生命深處「真、善、忍」的呼喚,他們找到了人生的返本歸真之路。原來,塵世中五千年的輪迴往復,便只為苦苦等待今天大法的洪傳啊!他們怎能不珍惜這萬古不遇的修煉機緣呢?就如下面這首大法弟子創作的另一首歌曲中唱的:

歌曲:如夢令.得度(點擊鏈接欣賞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1/10/30/18786.html

詞/塞班島大法弟子 曲/修樂 配器/劉紹珊

落入凡間深處
迷失不知歸路
輾轉千百年
幸遇師尊普度
得度,得度
切莫機緣再誤
得度,得度
切莫機緣再誤

迷失了本性的人,正如《紅樓夢》裏說的,「亂哄哄你方唱罷我登場,反認他鄉是故鄉。甚荒唐,到頭來都是為他人作嫁衣裳!」人生的故鄉在哪裏,而他鄉又是哪裏?這的確是個該認真思考的問題。認錯了故鄉,便不免為他人作嫁衣裳,白白來人世間走一趟了。你找到了歸途麼?朋友,你的人生航船將駛向何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