答問──你們被騙了等

運用智慧撰寫、整理真象材料,救度眾生


【明慧網2004年8月10日】我們的真象資料中,真象問答也是比較重要的一部份。有的人看到問答中的問題恰好就是他心中的疑惑,那麼就能吸引他去讀。所以問題本身最好是來自常人真正的疑問,而不是按著我們自己的想法去設計問題。

* 答問:你們被騙了

下面這個問題是來自於講真象中遇到的一個實際問題(措辭和語句有改動),也比較常見。這些人受到謊言毒害,對師父有敵意,反而認為我們是受騙的。正面去講師父的為人,我們有很多弟子的體會,但那不是三言兩語講得清楚的。問答中主要是引導對方冷靜思考。當他明白大法洪傳世界,明白大法弟子都是有理性的人,他會去思考,「他們真的都被騙了麼?」當他能靜下心去看或聽我們的真象資料時,會慢慢驅除他的疑惑。

問:你們真是鬼迷心竅,被毒害得根深蒂固,你們見過你們老師嗎,了解他的生平事蹟嗎?

答:謝謝你的關心。我們許多人都見過老師多次,聽過他多次講法──最近一次是在美國的華盛頓,我們知道老師的很多事蹟,也了解老師的為人。

其實在中國當前這樣殘酷的鎮壓面前,面臨監獄、酷刑,在生與死的抉擇面前,每個人也都是認真思考後走過來的:這個法到底正不正?老師到底是甚麼樣的人?做人應該做個甚麼樣的人?

老師為我們中許多人解除了多年痼疾甚至絕症,卻不取分文;修煉後我們都有自己的親身體驗和受益經歷,也都有過理性的思考和判斷。我們中有經歷了歷次政治風暴的過來人,有善於思辨的哲學工作者,有勤於探索和勇於實踐的科學工作者,有人生經歷豐富的老大媽老大爺,也有曾在宗教中修煉的居士或出家人,有遍布世界 60個國家的黃種人、白種人、黑種人……

最終,我們經過理性思考得出的結論是:法輪大法是正法,真善忍沒有錯。我們的老師生活簡樸,品德高尚,是傳授真理給我們的人。

請問,你做過甚麼樣的親自調查和研究,你進行過甚麼樣的獨立思考和判斷呢?──註﹕獨立思考,不是那個曾經報導小麥畝產萬斤、一切為政治服務的報紙電視幫中國人民進行的「思考和判斷」。

* 答問:是非功過歷史遲早會作出公正的評判,用得著你們在這兒講嗎?

這個也是從網上講真象的一次實際問答整理出來的。這個問題初看還挺噎人,其實也是「你們為甚麼要講真象」的翻版。用作小冊子的簡答材料,為節省篇幅可以只用第一段和最後一段。

問:是非功過歷史遲早會作出公正的評判,用得著你們在這兒講嗎?

答:也不要太教條了吧,歷史不僅僅是一個抽象的概念。不是說是人民創造了歷史嗎?文革中的真象如果沒有人去揭露,你今天會知道嗎?你會知道劉少奇不是內奸工賊嗎?那些貪官污吏沒有人去揭露,可能依然逍遙法外。如果文革中多一些像張志新、黎九蓮那樣敢於頂著壓力講真話的百姓,也許那場民族的浩劫就不會持續十年之久;多一些像彭德懷那樣不屈膝於權貴敢於講真話的官員,我們國家官場和商場上的「假、大、空」,今天的腐敗、貪污也許不會那麼猖獗。歷史不正是由那些頂著壓力敢講真話的「中國的脊梁」書寫的嗎?今天法輪功學員頂著壓力講清真象,正是為了早日結束這場民族的災難。

截至2004年8月6日,1020個無辜的善良生命,僅僅因為他們對「真善忍」的信仰不能見容於少數當權者而被虐殺了:李梅,28歲;王麗萱(27)母子;陳英,17歲;陳子秀,59歲;蔡銘陶,27歲……

面對不公、面對罪行、面對邪惡,不論是發生在自己還是他人身上,我們這個苦難的民族總是有太多的國人選擇了「沉默」的等待「歷史作出公正的評判」,卻沒想一想每個人都有一份歷史的責任,這裏面包括你我他!

其實,面對暴力、面對罪惡、面對酷刑和虐殺,每個人都在自己的道德良知面前擺放自己的歷史位置。英語裏有句成語說,「沉默不是中立。」(「Silence is not Neutral.」)

是的,歷史遲早會作出公正的評判。每個人都在書寫歷史,你在參與書寫我們國家的歷史,我們民族的歷史,也在書寫你個人的歷史。當歷史的這一頁翻過去的時候,當真象因為他人的付出與犧牲而大白的時候,想想你將怎樣面對你自己的良心?你曾經作為「看客」以沉默來縱容惡行呢?還是曾經支持正義呵護善良呢?希望你走好自己的人生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