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利用真象電視片講真象談起


【明慧網2004年7月7日】我妹妹家是中國當前非常典型的一個城市知識分子家庭。一方面她和我妹夫的家庭收入還是比較可觀,所以物質生活比較舒適。另一方面,他們也可以看到中國社會的種種不如意,所以對中國政府的一些做法也是不太同意的。但是因為他們滿腦子都是各種各樣常人生活中所必須面對的煩惱,還有在中國那個大環境下無形的怕惹事的心態,在法輪功這個問題上,她一直迴避在電話中和我進行深入的交談。雖然我妹妹也從來沒有對我講過對大法不敬的話,但是我還是能夠感到她對法輪功還是有些誤解的。

我曾多次試圖給她郵寄一些真象VCD,但是一直找不到一個全面細緻講清大法真象的節目,所以一直不能如願,直到近來放光明推出了「風雨天地行」這個節目。該片是專門針對中國人製作的一部全面講清大法真象的VCD節目。整個節目令許多看過的同修感到非常成功,因為它汲取了歷史上眾多的放光明真象片的經驗和教訓,融入了國內外許多大法弟子在過去幾年來講真象的智慧結晶,在表現手法上也是力求完美。我感到這個節目講到了我希望給我妹妹講到的所有真象,而且講得非常適度,給她郵寄去這樣一個VCD真是太合適不過了。

當我從電子郵件中得知他們已經收到我郵寄的VCD後,就立刻打電話詢問她的觀後感。原本以為她看完一定講出對大法和大法弟子正面認可,甚至讚揚的話。可是出乎我意外的是,她的回答卻是:「看完這個片子,我感到非常害怕。」我問她為甚麼害怕,她說她也不清楚為甚麼,只是感到非常的害怕。而且她告訴我她丈夫是前一天晚上一個人獨自看完的。看完以後,甚麼也沒有跟她細說,只是小心的告誡她:「千萬不要把這個給外人看。」聽了這些反饋,我難免有些失望的感覺。但是,我還是不甘心的問:「難道除了害怕,你對這個片子就沒有甚麼其它的印象了嗎?」她說:「主要就是害怕,就感覺中國這裏好像甚麼都是假的,警察就像土匪一樣。」我一下明白了。我問她:「是不是那種害怕的感覺就像是在一個昏暗舒服的房子裏忽然有人拉開窗簾,外面刺眼的陽光引起的不舒適的感覺。」妹妹沉默了一會而,說:「好像是這種感覺。」然後我順著這個思路,重新把片中講到的一些真象回顧了一下。發現我妹妹其實還是記住了片中的許多真象點的。而且,以前我和我妹妹談話中,對她來講非常抽象的概念,例如:「中國對法輪功的迫害非常殘酷。」「法輪功在全世界洪傳」等等,現在看過「風雨天地行」以後,對她來講也變得有了一定的感性認識。有了這樣的一個非常好的基礎,我這次只要順著她的心結把許多地方點一下,我妹妹就想起來了,或者是一下明白了。我們非常融洽的交談了很長時間。後來,我給我父親打電話的時候,從我父親那裏間接的了解到我和我妹妹那天的談話對她的觸動是非常大的。

這個經歷對我有一些啟發。其實,許多同修都和我一樣對真象片,特別是非常成功的真象片,有一個認識上的誤區:這麼好的真象片,該講的真象都清楚,而且這麼有說服力,常人看了這個片子總該都明白了吧。但是卻忘記了非常關鍵的一點:不管考慮多麼全面的真象片,也不可能一下子就打開所有人的心結,人,特別是中國人的觀念是非常複雜的,甚至往往是超出我們想像的。而且,如果產生一種過分依賴真象片講真象的執著,因而放棄在有機會的情況下,配合真象片針對每個人的特點更加深入講清真象,這個執著就會被邪惡鑽空子,邪惡會控制一些常人在看過我們的真象片後,故意對我們講一些不是我們所期望的反應,從而把我們推到另外一個極端上去:這個片子看來製作的還是不夠好,沒有產生甚麼太大的效果。當我們心思都花在針對個別常人的反饋努力去改進我們真象片的一些細節「問題」時,我們卻沒有注意到,在這種消極心態下,我們往往看不到真象片已經給該常人所帶來的思想上的衝擊,而不能抓住現有的這個機會徹底給該常人打開心結。

一個成功的真象片所能夠發揮的救度眾生的作用毫無疑問是巨大的,它有著其它講真象形式無法比擬的優勢。從我個人把「風雨天地行」郵寄給我國內親朋好友的經歷看,有大約70%的人在看過片子後就立刻通過電子郵件或告訴我他們的「震驚」或感謝我給他們帶來的「新思想」。同時我們也應該對真象片的作用有個全面的認識,對常人對我們真象片的反饋有一個清醒的分析。堅定的抓住一切機會深入的講清真象,使真象片對每一個人都能夠發揮到它的最大作用。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