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瘋狂虐殺,我們該怎麼辦?

驚聞經核實的被迫害致死法輪功學員達1000名


【明慧網2004年7月6日】今天,明慧網傳來消息,經核實被迫害致死的有名有姓大陸法輪功學員已經達到1000人。這個最新攀升的數字,讓人們更加關切中國發生這場迫害的嚴酷程度,同時更深刻的反映了國際社會的責任。

這是一場與通常形式不同的另類屠殺,它不是公開的使用槍彈武器進行屠殺(當然事實上槍擊案件已經發生多起),而是通過嚴密封鎖的酷刑折磨形式進行虐殺。雖然形式不同,但它們對於生命的殘忍滅絕上,沒有任何本質的區別。在某種意義上,後者甚至比前者要殘忍的多,因為它讓死者煎熬更長的時間,承受更大的痛苦。

無論是基於上天的法則,人性的準則,還是道德良知,每一個無辜生命受到的摧殘都是人世間的一個悲劇,讓人無限哀痛。更何況,現在無端被虐殺而能夠被證實的人數已經達到了1000人!他們最小的只有十幾歲,最大的已逾古稀之年;有的是農民,有的是科學家,有的是個體戶,有的是政府官員,還有超過50%是女性。也就是說,不分男女老幼,在虐殺中都未能倖免。他們總體平均只有44歲,正值年富力壯、對社會最有貢獻的人生階段,但卻被迫害者殘忍的奪去了生命。

如果我們對數字作進一步解剖,我們就不能不更為震驚。

在2001年底,當經核實的死亡數字才400人時,據2001年10月底中共官方內部統計,拘捕中的法輪功學員死亡人數已經高達1600人,是實際數字的四倍。那麼如果按照這樣一個比率,被迫害致死的人數可能至少已達4000人。

那還是一個嚴重的低估。因為在高壓迫害的承受中,被迫害者的承受能力會越來越接近極限,再想熬過每一分、每一秒都很艱難,在這種情況下,越到後面,被迫害致死的可能性就越來越高。而隨著死亡人數的上升,迫害者在社會正義力量的譴責與國際社會的壓力下,會採取各種手段更加嚴密的封鎖消息,並採用各種手段來掩蓋罪行。

前不久我們知道江氏集團耗費巨資購買國外網絡監控系統,嚴控各類有關法輪功的消息的發送,同時對有條件向海外傳送消息的學員進行諸如判以重刑的更嚴厲的迫害。他們還實行「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政策,進行毀屍滅跡。因此,隨著迫害的加劇,被掩蓋的死亡人數的比率將會越來越高。事實上,現在很多披露出來的死亡案例,都是幾個月前甚至幾年前就發生了的。

由此情形估計,被迫害致死的人數可能又不止4000人。

儘管如此,那樣的死亡數字仍然無法說明迫害的殘酷程度。與一般的屠殺相比,對法輪功迫害的是迫害者讓法輪功信仰者在兩種死亡中進行選擇,那些堅持信仰的,面對的是酷刑折磨與肉體的死亡。那些在高壓下放棄信仰的,遭受到靈魂的屠殺,面對的是精神與良知的死亡。精神的死亡甚至比肉體的死亡更讓人痛苦。還有那些能夠堅持信仰而活著過來的學員,又曾多少次在死亡的邊緣憑超人的正念挺了過來?還有多少人,他們還倖存著,但很多的人精神與肉體遭受了極大的摧殘,甚至無法再過正常人的生活。那種生活,活著與死亡又能相差多遠?看看河南省十八里河女子勞教所讓人筋斷骨裂、活活痛死的「約束衣」,看看旅順215部隊精神病院讓人不是肉體最後爛掉就提前死掉的不明藥物,是多麼的慘無人道、邪惡至極!

目前國際社會對這場迫害的關注與問題的嚴重性顯得毫不相稱。在當代社會,通常發生這樣的大規模殘殺時,我們會聽到人們廣泛的譴責,看到人們大力的支援,看到各國政府施加的強大壓力,以圖早日制止。而對於法輪功,迄今為止,對法輪功的正義聲援還很有限,物質的支援更幾乎是空白。不少頭面人物、組織、與政府,在江氏集團的經濟誘惑與外交壓力下,仍然不能公開而明確地譴責這場迫害,聲援被迫害者的正義抗爭,有時甚至默許迫害者的作惡與騷擾,甚至給被迫害者的抗爭增添障礙。

如果有人認為法輪功的抗爭與自己無關,對這場殘殺可以超然處之、漠然視之,那就大錯特錯了。未來有一天,我們會明白,那些逝去的勇者,曾經為我們這些存者奉獻過。正如昔日的聖徒曾經為後來的信仰者爭取了權利,正如馬丁-路德-金當年的抗爭為今天的有色人種帶來好處,今天法輪功學員的付出,未來的人們會得到他們的福蔭。更重要的,他們不僅僅捍衛了一種人與生俱來而卻被專權者剝奪的權利,更在於挺身而出,首先站出來捍衛任何一個國家與民族、任何一個生命長期生存的真正基礎與依賴── 「真善忍」的準則。在這個意義上,他們所作的一切,也同樣是為了我們每個人。在他們的努力下,那些能夠保持我們生命之本的因素更加穩固的長存於世,在最嚴酷的環境下,依然生根發芽,並最終衝破陰雲黑暗,迎來勝利的曙光。

隨著法輪功學員一個個前赴後繼的抗爭,光明已經日益臨近。他們艱難中走過的路、逆境中譜寫的篇章,是如此壯麗與輝煌。但這場虐殺仍然在吞噬著無辜的生命,面對這一切,我們該做些甚麼?如果我們沒有盡下我們的責任,在道義與良心的天平上,在生命的未來上,我們能夠如何面對?未來的史書,該如何重述今天的這一幕?而我們,又將為自己留下怎樣的記憶與碑銘?如果我們曾經盡力過,我們將不再遺憾,可以心安理得,否則,那將是我們的恥辱,讓我們的良心永無安寧。

60多年前,人們對希特勒的姑息縱容,最終導致了猶太人更大的悲劇;10多年前,人們對盧旺達屠殺的遲鈍,導致數十萬人最終被殺害;今天,如果我們無法從歷史的過去汲取教訓,我們的損失將會更加慘重,因為今天的這場迫害涉及到更廣大的人群,僅中國一地,就直接涉及千千萬萬的人,而且江氏集團迫害的直接企圖就是扼殺人們「真善忍」的追求,而那對於我們的生命是如此重要。

歷史的教訓已經太多,我們都知道,如果善良無辜遭受屠殺而我們保持沉默的時候,厄運最終將可能降臨到我們自己頭上。我們也都知道,我們不是一個孤獨的島嶼,當善良無辜遭受不幸、當崇高的道德法則被摧殘時,我們都同遭不幸,而且也將被迫承受作惡者造成的後果。因此,面對迫害,我們必須做得更多,而且應該立即去做。

當年智利在前獨裁者皮諾切特的統治下,有三千多人被殺害或是失蹤。他後來被控告群體滅絕罪,也就是大屠殺罪。今天,血債累累的江澤民犯下了遠超過皮諾切特的惡行。如果國際社會施以更大的援手,那麼把迫害元凶繩之以法、結束這場迫害也就為時不遠。讓我們共同起來,多盡一份心力吧。幫助善良,也就是在幫助自己。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