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曹源先生探討──也談法輪功起訴趙致真


【明慧網二零零四年七月二十九日】讀了曹源先生的「再談法輪功起訴趙致真一案」,筆者想與曹先生交流一下看法。

曹先生對法輪功的一些文章很不滿意,比如曹先生說:「有個自稱羽明的除了罵街說不出任何道理」,筆者在曹先生提到的幾個人中只讀過羽明的文章,覺得並非如曹先生所說的「罵街」。此文可見:http://dajiyuan.com/gb/4/7/21/n602605.htm。請讀者諸君自己判別。當然,論戰雙方言辭激烈都是有的,但都是為了講自己的道理,雙方都沒有像當年的紅衛兵一樣把對手打翻在地,再踏上一隻腳。

筆者覺得曹先生的文章也不無意氣用事的地方,比如曹先生質問法輪功的幾位作者:「你們寫過甚麼正經文章嗎,能不能拿出一篇像樣的代表作和趙致真「單挑」?」羽明的文章並沒有否定趙致真的才幹,假如羽明拿不出代表作和趙致真「單挑」,也並不說明羽明沒有資格評論趙致真。法輪功學員中具有和趙致真相仿成就的人在大陸有不少,但是他們都因為自己的信仰遭到各種迫害,甚至被關在監獄和勞教所裏。在台灣,台大教授張清溪等學者在修煉法輪功,想必他們寫過一些正經的文章。只是筆者覺得,即使在學術界,在雙方論戰時,一個大教授也不會以「代表作單挑」的方式來對付一個敢於質疑但尚未發表作品的博士生。如果問代表作,曹先生應該質問中國科學院院士何祚庥先生,作為院士應該有能夠寫入課本的代表作,但是何先生似乎也只是在科普和打擊「偽科學」上有一些文章。

曹先生說:「中央電視台作為中國最權威的電視台,播出代表自己觀點的電視片,純屬他的新聞自由和言論自由。」筆者認為是不妥當的。中央電視台是大陸當權者的喉舌,它向全國人們銷售「三個代表」的時候,是不代表自己的觀點的,其實中央台從來都是代表當權者的觀點,因為它不是一個獨立的電視台。當這個電視台在行使「純屬他的」「言論自由」的時候,法輪功學員是沒有言論自由的,杜導斌、劉荻(不鏽鋼老鼠)和幾乎全中國的民眾都是沒有言論自由的。這就如同曹先生所說的「單挑」,假如「單挑」的一方有行動自由,而另一方被綁住手腳,那麼有行動自由的一方不能說在行使純屬他的行動自由。

曹先生在文章中以重體寫道:「在任何一個民主的社會,趙致真這類學者的科普工作都會受到尊重、鼓勵和保護。」如果趙致真生活在民主社會,他對法輪功進行批評,那是他的言論自由。法輪功學員也會撰文予以反駁,雙方都不會受到迫害,就如同羽明和曹先生的論戰,論戰時唇槍舌劍,可能有朝一日見面也能以禮相待。但是趙致真生活在一個極權社會,在他受到尊重、鼓勵和保護的時候,法輪功學員所處的環境卻是「人為刀殂,我為魚肉」。趙致真領導的《科技之光》為中央台所提供的素材如果為刀殂的砍殺助威,則難辭其咎。

曹先生接下來以重體寫道:「只有一種情況趙致真會必然遭殃,那就是你們掌了大權,成立邪教法庭,像把布魯諾燒死在羅馬鮮花廣場那樣,讓中國千萬有良知的科學和文化工作者遭受荼毒。」之後,曹先生說:「寫到這裏我很悲憤」。曹先生的這段話是誅心之論。因為法輪功從來也沒有對任何一個科學界人士進行過任何迫害,法輪功學員中就有科學界人士,他們也不會容忍對科學界人士的迫害。法輪功學員在法制國家進行法律訴訟,完全是依法進行,是非曲折都在公正的法庭(而不是中共的法庭)中通過辯論有序的進行,更是絕沒有可能進行迫害。不知曹先生所說的「燒死」、「荼毒」從何談起?這樣的罪名加諸法輪功身上是非常不合適的,希望曹先生能收回這個假設,也希望科學界和文化界人士明鑑。

其實,受到「荼毒」的恰恰是大陸的法輪功學員,比如清華大學法輪功修煉者中目前已知被非法判刑的至少有16人,他們是: 白容春(13年)姚悅(12年)柳志梅(12年)褚彤(11年)孟軍(10年)王欣(10年)虞佳(9年)王為宇(8年)董延紅(5年)馬豔(5年)俞平(4年)虞佳(3年半)劉文宇(3年)林洋(3年)李豔芳(不詳)李春燕(不詳)黃奎(不詳)蔣玉霞(不詳)。 除此之外,已有一人被迫害致死(袁江),至少有18人被非法勞教,很多學生和教職工被強制休學、退學、停職、被非法拘禁和洗腦,許多人被迫流離失所。受到荼毒的不僅僅是這些年輕學子,還有無數的無辜民眾,請讀者諸君看一看這幾張照片,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4/7/7/78842.html。一個無辜的弱女子,只因拒絕所謂的「轉化」,拒絕違心表態放棄自己的信仰,就被電棍毀容,這不是「荼毒」嗎?

曹先生所為之「悲憤」的「荼毒」是莫須有的想像,而法輪功學員所受到的「荼毒」卻是實實在在的事實,到底誰應該「悲憤」?

趙致真在全國科普工作會議上發言中說:「去年6月下旬,《科技之光》一行三人飛赴長春,拍攝了一部專題片《李洪志其人其事》及6小時的素材帶。後來為中央處理「法輪功」提供了有益的參考,並為中央電視台揭批「法輪功」準備了資料。」謝謝曹先生指出這個版本的《李洪志其人其事》並不是中央電視台放映的那個版本,但是趙的講話明明白白的承認他所領導的《科技之光》的版本和6小時的素材帶「為中央處理「法輪功」提供了有益的參考,並為中央電視台揭批「法輪功」準備了資料。」中央是怎麼處理法輪功的哪?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4/7/7/78842.html 所載的高蓉蓉女士被毀容的傷疤就是一個例子,無辜的清華學子的冤獄也是一個例子。這樣的例子太多了,大陸多少善良法輪功學員被迫害得妻離子散、家破人亡?中央電視台是怎麼「揭批」法輪功的呢?就是文革式的栽贓陷害和謾罵,不允許對方發出一點聲音。作為《科技之光》的領導,在發言中毫無愧意,這就是「有良知的科學和文化工作者」嗎?

曹先生文章最後提到「賽先生」,筆者想佔用一些篇幅與曹先生和讀者朋友討論一下這個問題,因為「偽科學」這個大帽子和當年宗教裁判所時期的「異端」一樣,非常容易激起人們心中的憤怒,而這種憤怒又顯得那麼正義。在美國,很多人都信奉基督教,可是美國的科學很發達。科學的鼻祖牛頓也信奉基督教,這並不影響他對科學的研究。在中國,有精神信仰的人並不多,可是中國的科學卻落後於西方國家。中國科學的落後,固有其歷史的原因,可是在過去的五十年裏,「反右」、「畝產萬斤」到今天的「三個代表」這類權勢者的霸道也對中國的科學發展起到了阻礙作用。獨裁者江澤民的兒子充當科學院副院長,同時大作權錢交易。這類獨裁政治導致的腐敗行為也蔓延到學術界,這些才是科學發展的障礙。信仰不同,不都可以在科學界工作嗎?難道法輪功阻礙了科學的發展了嗎?難道法輪功不存在了,中國的科學就會發展得更好嗎?

如果說科學是對真理和真象的認識,那麼現代實證科學的知識並不是真理和真象的全部,超出現代實證科學的認識也不一定就是「偽科學」,可能是更高的科學。比如,台大電機系教授李嗣涔對「心電感應」「手指識字」做了多年的研究,並獲得了一些成果(筆者嚴肅聲明,李嗣涔教授的研究和法輪功毫無關係)。有興趣的讀者請參見
http://www.taichie.com/rentikexue/lunwen/26.htm
http://www.taichie.com/rentikexue/lunwen/22.htm
這些現象顯然超出現代實證科學的範疇,但是我們能武斷的斥之為「偽科學」嗎?

再比如,日本江本勝《來自水的信息》一書中驚人的發現人的善念可以對水結晶的圖案產生影響(再次聲明,江本勝的實驗和法輪功毫無關係)。有興趣的讀者請參見http://www.epochtaiwan.info/webpage/special/water/1.htm。這些更是超出現代科學的範疇。

西方一些心理醫生(他們和法輪功更是沒有關係)通過使患者進入催眠狀態回顧前世,治癒了很多疾病。這類案例大量存在並被記錄在很多書籍中。儘管我們無法確知前世是否存在,但是這些案例指出前世非常有可能存在。如果前世存在,那麼人的真正生命是甚麼?人的真正生命來自何方?人來到俗世轉生的目的是甚麼?有興趣的讀者可以上網購買這方面的書籍,其中Micheal Newton博士甚至對轉世之間的精神世界也做出詳盡的研究。讀者也可以參見 http://www.zhengjian.org/zj/articles/2003/5/28/21821.html

筆者相信法輪功,是因為法輪功對上面談到的很多問題都做了非常明白的闡述,並指導人們如何在日常生活中提高自己的心性。的確,法輪功借用了現代實證科學的一些概念、術語和事實對這些問題進行論述,但這只是為了和受過現代實證科學教育的人進行溝通。法輪功根本不想在現代科學的範疇佔一席之地,更不想以現代實證科學證明自己,因為法輪功明確指出現代科學的侷限。一些人因為法輪功關於現代實證科學的一些言論不符合教科書的定義,就大加攻擊,這就如同別人努力在和我們誠心談話時,我們只顧挑剔別人的語法毛病,而不去傾聽別人到底要說甚麼。法輪功中提到的元神不滅、輪迴轉世、業力輪報等現象不能被現代實證科學所證實,但是這並不表明這些都是「偽科學」,也許這是現代科學還沒有觸及的一個偉大的真象。這些概念對於今天的科學,也許就如同宗教裁判所時代的日心說對於當時的主流思想一樣。

關於法輪功祛病健身的作用,希望讀者能讀一讀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4/7/21/79988.html,裏面的故事都很感人,這些人通過修煉法輪功,治癒了絕症,知道自己要作一個好人。http://big5.minghui.org/mh/2/7/2/ 按年月順序收集了更多的案例。如果趙致真真的具有科學精神,他應該多研究一下大陸的廣大的修煉法輪功的人群,作一些健康調查或者案例研究,通過現代醫療手段檢測一下法輪功是否具有祛病健身的功用,也可以把法輪功作為一個社會現象進行研究,看一看法輪功對人們的道德水準和生活態度是否有積極的影響。這才是負責任的科學態度。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