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定正念,修正家庭環境


【明慧網2004年7月28日】隨著正法進程的推進,另外空間的邪惡因素已經被清除的所剩極少了,能操控人的邪惡更是起不了作用了,然而,有些同修家庭干擾依然很大,這一定是我們自身的因素造成的,我們應該好好的看一看自己,自己有甚麼東西還沒有放下。能夠來在世間的每一個人都不是一個簡單的生命,我們遇到的人和事沒有一件是偶然的,那麼能夠成為大法弟子的親人、家屬一定和我們有著更大的因緣關係,是我們更應該救度的對像。我們怎麼使他們明白真相,支持大法呢?

「問:大法弟子的家人曾經詆毀過大法,到法正人間時他們是被淘汰的對像呢?還是與弟子的行為有關呢?

師:那可看他們自己選擇了。說他破壞法了,已經很惡了,你說把他們圓滿到佛的世界裏去?這個事還真不行,真有大罪的人也留不下。因為你修大法了,他的福分肯定在,會給他機會、機會、再機會,你也要想辦法去講清、救度他們,那就是給他們開創福分。」(《2003年元宵節在美國西部法會上解法》)

下面是我個人的體會,不足之處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一、「作為大法弟子,堅定正念是絕不可動搖的,因為你們更新的生命就是在正法中形成的。」《大法堅不可摧》

2001年1月19日,我被非法關押了近三個月幾經波折,終於回到了昔日溫馨的家,然而家裏已經沒有了溫馨的影子,邪惡的壓力把丈夫變得幾近瘋狂,看見我就像見到了階級敵人、幾世的冤家一樣,整天陰著臉,撅著嘴,一句話也不說,把江氏集團給我們家庭帶來的一切損失和艱難都算在了我的頭上。這樣的局面,我都沒有機會給他講真象,見到我,他就怒髮衝冠的樣子,你說我怎麼開口講真象,我無聲的忍受著,除了做好我該做的,就默默的學法煉功,但是,我的內心非常堅定:無論你怎麼樣,都改變不了我堅修大法的決心,我該做甚麼就做甚麼,我也不與你生氣,你根本就動不了我的心。

他多少次因為我學法或者是煉功而打罵我,曾經用拖鞋打我,拖鞋被打碎,我滿身青紫;他曾經用拖布把打我,把我打的在地上翻滾,逼著我說不煉,我一次又一次的堅定的告訴他:堅修到底,打死也改變不了我。直到竹子做的拖布把被打得粉碎,他也打累了才停了手,打的我滿頭都是包,身上就更是傷痕累累,有一下拖布打下來,胳膊像被打斷了一樣的痛。每次這樣的事件過後,我就不再理他,他的事我也不再管,飯做好後,他吃不吃我都不聞不問,幾天下來,他沉不住氣了,主動和我說話。我明確的告訴他:你不配和我說話,莫說我還是你的妻子,莫說我還沒有錯,就是一個不相干的人做了一件錯事你都不該下此毒手。我有我的信仰,你不可能改變我,你又容不了我,你如此是非不分,我又有甚麼必要盡我做妻子的義務侍候你呢?既然已恩斷義絕又有甚麼好說的呢?他見我如此堅定,自知理虧,只好賠禮,道歉,趁此,我就向他講真象。

就這樣,一陣兒好,一陣兒壞,在邪惡猖獗的日子裏,他在邪惡的操控下,外面一有點風吹草動,就毫無理智的回來對我發威,因此,一而再,再而三的發生著類似的事情。那時還不懂得發正念,但是,師父講了《忍無可忍》的法:「忍不是懦弱,更不是逆來順受。大法弟子的忍是高尚的,是生命偉大堅不可摧的金鋼不動的表現,是為堅持真理的寬容,是對還有人性、還有正念的生命的慈悲與挽救。」漸漸的他的魔性小了,硬的不行就來軟的,軟的也不行,他就一點點的後退:只要我在家裏煉功學法,不去講真象他就不管啦。我依舊堅定的告訴他:我要修我就好好的修,做一個大法弟子應該做的,我該做甚麼就做甚麼,你改變不了我。但是,我會注意安全,你也不用擔心,我也會盡力做好作為一個母親、一個妻子的責任。就這樣,他被一點點的規正,不時的仍有干擾的事發生,直到師父告訴我們發正念以後,師父慈悲的點化他,叫他在魔性發作打罵我後,幾次體驗了現世現報,才從根本上改變了他。

二、「你們今後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別人,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佛性無漏》

做證實法的事,有時會早出晚歸,一開始有時回來晚了,我就編個故事,找個理由,以避免丈夫不高興,可是,時間長了,每次出門前都要先想好該怎麼說,撒謊成了家常便飯,也感覺不對勁兒,但是又好像是無可奈何,編故事編的自己都感覺很累,卻又像是個無法逾越的鴻溝難以突破,說是怕嗎?好像又不是,風風雨雨都走過來了,大不了他就是個不大高興而已,又能怎麼樣呢?但卻不願面對這種不愉快。「我這個人我不願意說的話,我可以不說,但是我說出來的就得是真話。」(《轉法輪》285頁)我越來越覺得這種狀態不對,我對自己說,我一定突破自我,只是覺得力量還不夠,下不了決心。但是,我有了這顆上進的心 ,師父就幫了我:幾天後,在一次交流會上,同修幾句話就啟悟了我:有的同修做大法的事還得撒謊,本來家人知道了,說不定還支持大法,也給他自己的未來奠定基礎,你卻不讓人家知道。是啊,我只是站在自己的為私的基點上,不願看不高興的臉色,卻沒有設身處地的為他人著想,當然不是說我們做的具體的事都告訴他,只是告訴他在做正法的事,涉及到具體的人和事,就應明確的告訴他,不該他知道的是不能說的。當天我就沒有再對他撒謊,告訴他去開法會去了,(地點、人都不能說的)並告訴他以後不能告訴他的我就不說,但不會再對他撒謊。基點站正了,看起來很難的事兒迎刃而解了。

三、「是寬容,非常洪大的寬容,能容別的生命,能真正設身處地的去想別的生命。」《在2002年美國費城法會上講法》

有時一忙起來,一連幾天回來很晚,對家庭和孩子的照顧難免有疏漏,回來見丈夫坐在沙發上生氣,趕緊向他解釋、道歉,有時他非但沒有消氣,卻火氣高漲,這時我就去洗漱,看看孩子等,心裏很平靜,心想:我得法了,有師父管我,我是多麼幸運啊!心中生出無限慈悲:人啊,太可憐了,在正法洪傳之時沒有當上大法弟子助師正法,還時不時的抵觸正法,還把自己氣得夠嗆,真是苦啊!之後,給他端上一盆洗腳水,與他說說話,他也就多雲轉晴,煙消雲散了。

現在丈夫偶爾也幫我給同修送真象材料,我給他的朋友放真象光盤,與他一塊去他的親人家時,給他的親人講真象,發真象材料,他都不再阻擋,與我生氣的時候說法輪功挺好的,只是指責我沒修好。在一定場合的飯桌上半開玩笑的對朋友說:我老婆經常教育我,要修口,嘴上要留德,做事要積德……丈夫變了,真的變了。在這一過程中我深深的體會到「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排除干擾)

最後,以《洪吟》(二)中的《梅》與同修共勉:


濁世清蓮億萬梅
寒風姿更翠
連天雪雨神佛淚
盼梅歸
勿迷世中執著事
堅定正念
從古至今
只為這一回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