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市黃曌被虐殺後 兇手掩蓋事實並試圖栽贓(圖)

【明慧網2004年7月27日】黃曌,女,32歲,武漢市礄口區糧食局職工,家住湖北省武漢市礄口區漢中街上閘社區。大法弟子黃曌於2004年4月16日凌晨3點被迫害致死。


大法弟子黃曌被武漢市公安一處與礄口區610迫害致死

2004年4月5日上午獲悉,4月1日晚10時左右,武漢市礄口區公安分局一科金志平帶數名警察闖入黃曌、劉寧家中,非法將他們綁架到礄口區公安分局。4月5日下午2時,黃曌母親扶著78歲高齡的父親(繫在朝鮮戰爭中身負重傷的傷殘軍人)拄著拐杖去礄口區公安分局一科找金志平(科長)查問黃曌被抓的下落。金志平見到黃曌的父母後反問黃曌的父母:「你們怎麼知道黃曌被抓的?」黃母回答說:「你能抓,我們就能知道。」接著,金志平說:「黃曌送市局審查,你們回去,到時候會通知你們的。」

4月5日至4月15日,公安分局一直沒有將黃曌的情況通知家屬。黃曌的父母焦急不安的等著黃曌的下落。4月16日清晨4時半,突然有人猛擊黃曌父母家大門,黃曌母親起來開門一看,三名警察來到黃曌父母家中,聲稱黃曌在4月2日下午4點多鐘「自殘」送市一醫院「搶救」無效與4月16日三點多鐘去世了。這三名警察中有礄口區公安分局大隊長楊剛和礄口區610李為。接著,楊剛要求黃曌父母到市一醫院看黃曌屍體。二位老人突然聽到愛女這一噩耗,萬分悲傷,但沒有哭,問楊剛:「為甚麼黃曌在醫院‘搶救’半月不通知家屬?」它們詭辯到:「怕家屬受不了。」黃曌的父母反駁道:「黃曌死後僅一小時,你們匆忙趕來告訴我們就受得了嗎?為甚麼黃曌未斷氣前不讓我們看一眼。」它們支支吾吾的回答不出黃曌父母的質問,還是一再要求黃曌的父母去醫院看屍體,遭到黃曌父母的拒絕。黃曌的父母深知,如果一旦去看了屍體,它們就會偽造證據栽贓黃曌父母承認黃曌是「自殘」的了。

4月16日當天,礄口區公安分局五人次到黃曌父母家,人數一次比一次多,圍攻黃曌的父母去醫院驗看黃曌的屍體,一直騷擾到深夜。在一個整天的對話中,都是圍繞黃曌「自殘」和「搶救」兩個問題。家屬要求礄口區公安分局提供關於黃曌4月2日「自殘」的細節。楊剛說:黃曌拿玻璃杯砸碎玻璃板,右手拿碎玻璃片自割左邊頸動脈1─7次,看守她的警察連忙用餐巾紙和毛巾止血,送市一醫院「搶救」。

黃曌家屬質問楊剛,要求回答「是」與「不是」,以防其造謠說謊。
問:「黃曌左邊頸動脈被割送到醫院後還能不能說話?」
楊剛答:「不能。」
問:「能不能吃東西?」
楊剛答:「不能。」
問:「有沒有知覺?」
楊剛答:「沒有。」
問:「黃曌當時有沒有被定罪?」
楊剛答:「沒有。」
問:「黃曌是不是自由之身?」
楊剛答:「是的。」

楊剛還說:「為「搶救」黃曌,請了同濟醫院的腦外科專家和胸腔科專家,並花去醫藥費70000餘元,家屬有甚麼疑問,可以請律師,也可以請法醫進行鑑定……」

家屬與警方對上述兩問題整整進行了三天的談判。家屬堅決認為黃曌不可能所謂的「自殘」,因為黃曌非常熱愛生命,在監獄被關押期間被吊銬了8夜9天,經受了殘酷的折磨都沒有放棄信仰,更沒有去「自殘」,何況現在還沒有在監獄裏。家屬堅持如果黃曌是「自殘」並經過「搶救」,要求礄口區公安分局提供實物證據。楊剛等人口口聲聲說有證據,但一件都拿不出來,就連病危通知書、死亡證明都拿不出,更不要說碎玻璃片、「搶救」過程記錄和病歷以及醫藥費清單等。

其實,黃曌家屬心裏非常明白,黃曌之死根本不是所謂的「自殘」,而是黃曌被抓後不到24小時就在4月2日下午,被礄口區公安分局殘酷殺害死了,用「自殘」和「搶救」的幌子拖到4月16日是為了掩蓋他們殺人的罪行來欺騙黃曌的父母和親屬的。他們在三天內輪番的增加人次與家屬糾纏,但未達到目地。4月18日的中午,他們終於惱羞成怒,露出了凶殘真面目,向黃曌家屬宣布「黃曌畏罪自殺」,把談了三天的「自殘」、「搶救」等字眼全部甩到九霄雲外。

這是邪惡仗勢欺人慣用的手法,以威脅來懾服人。可是礄口區公安分局應該知道,黃曌有沒有罪,只能由法院來判,礄口區公安分局沒有這個權力。

現就礄口區公安分局將黃曌迫害致死後,給黃曌栽贓的幾點疑點提供給世人和「國際追查組織」立案調查:

1、 礄口區公安分局聲稱,2004年4月2日下午黃曌「自殘」,家屬要求礄口區公安分局提供黃曌「自殘」時所使用的實物,礄口區公安分局大隊長楊剛口口聲聲說有,但始終拿不出實物;

2、 礄口區公安分局聲稱,2004年4月2日下午黃曌「自殘」後被送往市一醫院「搶救」,家屬要求看黃曌的病歷及搶救記錄,醫藥費單據及憑證、病危通知單、死亡證明等,楊剛口口聲聲說有,卻根本拿不出來;

3、 礄口區公安分局聲稱,2004年4月2日下午黃曌「自殘」後被送往市一醫院「搶救」,但4月5日下午黃曌父母到礄口區公安分局一科找到金志平查問黃曌下落,金志平撒謊說:「黃曌送市局審查,你們回去,到時候會通知你們的。」金志平為甚麼要隱瞞真象?為甚麼不告訴黃曌父母黃曌因為所謂的「自殘」被送往市一醫院「搶救」?

4、 為甚麼楊剛在明知黃曌被送往市一醫院「搶救」時已不會說話、不能吃東西,不能動,沒有知覺,而直到4月16日3時去世後,他們趕往黃曌父母家,不介紹黃曌在醫院的搶救經過和病情,而是急切要求黃曌父母去認領屍體?人命關天,誰有權力代表黃曌的親屬替黃曌在病危通知書和死亡證明上簽字?

5、 4月18日,當礄口區公安分局見逼迫黃曌父母承認黃曌是「自殘」沒有達到目地後,惱羞成怒的宣布黃曌是「畏罪自殺」來恐嚇黃曌的家屬,黃曌被礄口區公安分局非法抓捕僅15─16小時就失去了年輕的生命,是誰給黃曌定的罪?定的甚麼罪?礄口區公安分局有甚麼權力宣布黃曌是「畏罪自殺」?!

6、 黃曌遺體在4月21日上午火化後,家屬在接受骨灰盒的收條上簽字時發現,死因一欄填寫的是「被刺」;在向遺體告別時,家屬發現黃曌的臉和頭部腫大,頸部右邊有傷口,而楊剛卻說「右手拿碎玻璃片自割左邊頸動脈1─7次」,被虐殺的疑點明顯。

中國的執法機構卻成了執法犯法的犯罪組織,使用欺騙栽贓的手段掩蓋違法的罪行,還羅織罪名強加給屍骨未寒的被虐殺者,殘酷迫害堅持以真、善、忍為修煉原則的好人,天理不容!

天網恢恢,疏而不漏。在此正告參與兇殺黃曌的犯罪分子,你們一切惡行必將暴露於光天化日之下,罪惡的行徑也必將受到法律的制裁和正義的審判!

請國際追查組織立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