遼寧凌源監獄黑幕


【明慧網2004年7月24日】為了說明法輪功是被冤枉的,我掛了「真、善、忍」條幅,被惡警發現,遭到一頓毒打後,被無辜判了三年徒刑,分到了凌源監獄。

2002年正月獄政科科長王宏博就分派我到菜窖裏幹活。我想不通:我們都在做好人,我掛了「真、善、忍」條幅究竟犯了甚麼罪?當被冤枉時就沒有說話的權利嗎?我沒按他的分派幹活。結果我被強行帶到了菜窖裏面。我正準備上來時,被一個瘦弱的幹警攔住了,問我怎麼回事,我說:「我沒有罪,我不幹活。」這個警察不容分說掄起拳頭照我的兩腮打了起來,嘴裏全都打破了,整個臉都腫了起來。打了一會兒,惡警可能手打疼了,就掄起了竹子做的掃帚,用掃帚把我從頭打到下,打了幾個來回,我的頭被打出了血,血都淌到了衣服上,惡警這才住手離去。事後得知,打我的人叫唐小學,是管生活的幹警,是這裏第一大狠人。

過了幾天,把我分下了大隊,生產七大隊。大隊長張際勇,40多歲,橫眉立目,板著臉,腆著肚子,一瞅就不是好人。到了七大隊,張際勇就派犯人趙傳國、鄭軍寸步不離看著我,上廁所都跟著。我心裏特別難受,就不幹活了,被張際勇找到了辦公室,問我為甚麼不幹活,我說:「他們寸步不離看著,我心難受。」這時他就吩咐中隊長王維佳取來兩根電棍,又用捧子(私自做的戒具,用鋼筋做成。帶後半天就腫,手不過血,甚至殘廢),把我背捧兒(胳膊扭向背後,戴上捧子)起來。叫來兩個犯人按住我的胳膊,開始用電棍電。也不知是多大的電流,直感覺脊椎骨像抻開錯位一樣,電一下錯位一下,電了足有一小時,又背捧兒了三天。

過了沒多長時間,一天勞改分局下來一份單子,其中有一條問:「你認為幹警執法是否公正?」讓填在單上,我就寫下了:「有的幹警還行,有的就不公正。」他們又給我叫到了辦公室,問:「為啥這樣寫,你說我們哪兒不公正?」我就講:「1、警察不允許打罵、體罰、污辱、服刑人員人格。2、服刑人員不越獄逃跑,或不對幹警造成人身安全的情況下是不允許使用刑具的。」我又舉了上次用電棍電我的例子,問他我究竟犯了哪一條,並說,你可以打開獄務公開手冊看一看,正像我所說。結果他無話可說,就來了一句:「我就認為你給我們造成了危險,你這樣寫我們怎麼工作,我看你有點不老實。」就拿起了電棍,又開始電我,一看不好使,又取一根大電棍。我當時一動沒動,一聲沒吭,直到沒電為止。

這就是凌源一監獄。在哪裏沒有人敢說公道話,真心話,都怕挨打,怕說了真話遭報復。所以在那封鎖消息是絕對嚴密的,就算打死人,也不會有人敢說出去。我只是遭受迫害修煉「真、善、忍」的廣大法輪功學員中的一員,還有更多的法輪功學員正在遭受著迫害。今天揭露出來,就是讓他們停止這種違反人權的行為,不要再犯罪。如果不說,他們會為所欲為,在陰暗的角落裏幹著見不得人的勾當。同時真心希望善良的世人明白法輪功真象,不再被江氏一夥人的謊言欺騙。

以下為需上惡人榜的惡人名單
凌源一監惡人榜:(部份)
獄政科三個科長:王宏博(音),43歲左右;李志民(音),40歲左右,原六監大隊長;孟繁智(音)42歲左右。
獄政科幹事:唐曉學,42歲左右;喬幹事,37歲左右;鄭幹事,36歲左右(名不祥)
一監區大隊長:張際勇(音),45歲左右,原七監區大隊長
凌源一監獄地址:凌源汽車發動機場
郵編:122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