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州大法弟子正念否定洗腦班的迫害


【明慧網2004年7月22日】2004年6月15日清晨6點多,當地派出所所長帶兩名警察、翠岩鎮王鎮長和村長幾個人突然闖入我家,說要帶我去學習學習。我當時意識到邪惡之徒要帶我走,就說:不走!接著就向他們講真象,告訴他們我煉功受益的故事:我煉功前患有多種疾病,尤其是頭部疾病和脈管炎折磨得我生不如死,家裏困難沒錢醫治,有時借了錢去治也沒治好。幾年前我修煉法輪功以後,所有的病痛很快痊癒。

後來王鎮長看著我不讓我動,其他幾個人又去了另一名功友家去抓人。大約7點鐘這些人返回來,將我強行拉上車,在車裏我繼續向他們講真象和大法的美好,講我煉功後我家庭和睦,身體健康,大法使我自覺做好人。我當時沒怕心,就是跟他們講。

一個警察說:「看樣子是真煉的,要不哪能說得這麼好呢!」鎮長秘書說:「要真能治脈管炎我也煉。」我說:「你就按照《轉法輪》上說的去做,啥病都能痊癒。」他又問我「你現在還煉,不怕死嗎?」我說「不怕。大法弟子正念正行,為大法為信仰而死也值得。」這時他們中的一個人說:「這個人是好樣的,要是在戰爭年代可能成為英雄。」

他們把我送到位於錦州氣象台附近的遼寧工程勘查院(水文隊)招待所。我下車一看,是個大院,門口有兩道崗,大門緊閉。進屋後,不一會兒來了個女警察,聽說是搞政治工作的。她問我那個小本(年初我做真象小冊子曾被抓)是哪兒來的?我沒有正面回答她,她又說:「國家不讓煉,你就別煉了。煉別的不行嗎?現在美國幫助台灣打中國,都是你們老師讓打的。」我立刻制止她,並開始講真象,我不停的說,為的是不讓她有開口誣陷大法的機會,這時進來一個老頭,衝著我喊:「一說到正事你就打岔(指發的真象小冊子)。」他讓我罵師父,我不聽他的,繼續講真象。

後來得知這就是2004年6月初以來,錦州市邪惡之徒辦的洗腦班,這是第二期,共抓來6名功友,我們6人互相幫助,不配合邪惡之徒的命令,同時發正念。洗腦班不法之徒為了達到他們的目地,對我們6人十分熱情,甚麼條件都答應,想吃甚麼都有,還備有醫生,只要寫個「保證書」馬上送回家,不然就送馬三家教養院。

我來的第二天,一個所謂的「學者」給我們上課,滿口都是惡毒誹謗大法之詞。他在上面講,我就在下面發正念,突然我全身難受,手腳冰涼,當時我就是想哭,哭得十分傷心,但頭腦清醒。這時惡人也不講課了,幾個不法之徒也慌了,他們把我送到醫院,把我丈夫也叫來了。醫生問我甚麼我都不回答,檢查後,醫生說沒有病,可就是沒有脈搏。這時惡人中有人說:「這樣的人整來幹啥,送回去吧。」我丈夫擔心我的身體,說要做腦CT。我說:做甚麼CT,趕快回家吧。這樣他們開車送我回家,由於路途較遠我一路發正念。

就這樣,我被劫持兩天後闖出了錦州洗腦班。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