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的家屬:迫害不會太久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7月21日】(明慧記者李華溫哥華採訪報導)一身儒雅風度的張先生來自中國絲綢之路必經之地的一個城市,把自己畢生的才華、精力貢獻給了中國的教育事業。

三年前,老伴因煉法輪功,去北京上訪後被關進了拘留所,雖然放出來了,但仍是單位領導與公安簽署保證要24小時監控的對像。他和老伴歷經周折,終於辦好了手續,來到了加拿大定居。

張先生本人沒有修煉,可是他非常支持老伴做法輪大法的事,主動承擔了許多的家務,以便騰出時間讓老伴做好「三件事」;而且他自己有時也和老伴一起參加洪法和講真象活動;難能可貴的是,去年他回了一次中國,他把法輪大法的真象講給了他的親戚和朋友,並把真象資料送給了那些有緣人。

在江氏集團迫害大法已經持續五年,邪惡的陰雲仍然籠罩著那片大地,許多世人明明知道大法好卻對迫害不敢怒不敢言,更有一些世人仍受謊言迷惑對大法存在偏見,對大法弟子惟恐躲避不及……

在這樣艱難的時刻,張先生深明大義,默默的堅定的站到了支持大法的隊伍裏,做了大法弟子堅強的後盾。

是甚麼力量使張先生能夠做到這樣?在7.20五週年的前夕,我採訪了張先生。

﹡ 煉法輪功 老伴身體好了

張先生說,老伴96年開始煉法輪功,她煉法輪功,還是我和她一起去找的。大約從93年起,我老伴就經常生病,最主要的是肺氣腫,又喘又咳,晚上不能睡覺,大半夜大半夜的,在床上靠坐著,不能躺下去;每遇感冒,還要加重,看著她真的很苦。每年都要住醫院1-3次,單位每年要為她花幾千元醫藥費不說,家裏人也得跟著受苦。有一年,我小兒子的對像請了兩週假,來我們家玩,結果時間都花在醫院裏了。大兒媳婦也是,上班挺辛苦,有個休息日,都是去醫院照顧她。所以說她苦,我們也苦。

96年4月,她又一次住院。出院時,醫生說:「實話對你說,對你這種病(肺氣腫)我們無法根治它。出去後,你找找氣功吧!」

於是我們就跑到濱河公園去找。那時候,各種各樣的氣功都在這個大公園裏練。找來找去,她就選定了法輪功,因為法輪功修真、善、忍。我也認為真、善、忍好,要是大家都講真、善、忍,這個社會治安甚麼的都好了。

從那以後,她就天天早晨去煉功。只煉一個來月,她身體就有了很大的變化,她的精神比我還好。特別經過了三次大消業,不好的東西被李老師徹底清理掉了,一切病象都消失了。慢慢的隨著她對法理理解越來越好,她自然而然的成了輔導員,提錄音機,幫學員錄磁帶,和大家一起學法煉功。

在打壓前,我們全家都很支持她煉功,看到她煉了功,身體好了,都很高興。

﹡ 打壓後 迫害涉及到全家

人是講現實的,打壓開始後,方方面面的不同意見就來了。家裏孩子說,政府不讓煉,就別煉了。學校領導也這樣說。有一天,老伴跟我說:「我得走,去天安門。」我沒有阻止她,我在孩子面前裝著不知道。我想大法給了她健康,給了她生命,她是受益者,她是做她認為該做的事。後來就抓進去了,家裏的分歧也就更大了。

學校領導找我談話,也找她談話,學校領導還和公安機關簽了24小時監視她的監管合同,孩子在單位也受到壓力。我自己也是,我出去辦事,就聽到有人在背後指指戳戳說:他就是××中學煉法輪功的那個人的老伴。

我的大女兒也煉法輪功,她是一所幼兒園的副院長,是教學教研的帶頭人,老師、家長人人都說她好。打壓法輪功後,她兩次被抓被拘留,她被停了職務,開除了黨籍。但是她不改初衷,仍然嚴格按真、善、忍要求自己,任勞任怨,別人有困難,主動幫忙,做的工作比當院長時做得還多還好,每次年終考評,她都是全園第一名。當上面要點到她時,單位的領導、同事都幫她說話,保護她。

﹡ 讓更多的人了解真象 迫害就會早點結束

去年張先生回了一次中國,不僅帶了真象材料、光碟回去,還一家家跑,給親戚、朋友、老同事、給老伴的功友講真象,親自放光碟給他們看,跟他們講大法在國外洪傳的情況和大法弟子被迫害的真象。張先生不僅在當地講,還拜訪了在外地的一家家親戚,去給他們放光碟,告訴他們真象。

當記者問張先生,你在做這些事情時,有沒有怕心?你做的時候是甚麼想法?

張先生說,我雖然沒有進入大法修煉,可是李老師的《轉法輪》我通讀了,每次新經文我都必讀,真象資料、大法網站我也經常看,所以我知道大法的真象,我知道法輪功好,迫害是錯誤的。

我回去給國內的人講,我沒有想到怕,我只是想到讓更多的人知道真象,知道的人越多,迫害就會早一天結束,這也是在證實大法呀。

他們中許多人看了光碟都說好,也有的說:「我們心裏有數」。國外大法洪傳的情況尤其使國內的功友感觸很大。溫哥華學員在中領館前24小時和平請願已經堅持了1000多天了,我把這個光碟給他們看,那裏面有好幾個我老伴的鏡頭,他們看到她身體這麼好,功友看到國外學員做得這麼好,都非常受鼓舞。

我離開他們時,都跟他們說:記住法輪大法好!

在加拿大,張先生也是儘量利用自己的有利條件講真象。張先生喜好太極拳,(一招一式打得有模有樣,)他的周圍聚集了一幫跟他學太極拳的朋友,大都是從中國來的,自然也受中共江氏集團媒體謊言的影響,對大法有許多誤解,他以自己知道的實例給他們講真象。

張先生說,法輪功有沒有美國的經費支持?這是華人心中一個很大的疑問。張先生以他的學識告訴他們美國政府的開支是公開的,沒有哪個人有權把錢拿出來偷偷的給人的,那些都是造謠;同時告訴他們他所知道的溫哥華法輪功活動經費、資料的費用都是學員自己自願拿出來的事實,清除了他們頭腦裏的疑惑。

﹡ 加拿大環境好 更要抓緊講真象

張先生和老伴都是70來歲的高齡了,他們家務事很多,可是他老伴做大法的事真是不少:每週有一個通宵在中領館前守夜,唐人街洪法點每週兩次,又打腰鼓,又校對報紙,每次大法活動她都力爭參加……除了她自己努力外,張先生的支持也是個很重要的因素。

對此,張先生說,跟國內比,這裏的環境好多了。在國內給他們放真象光碟時,他們都要把窗簾拉得緊緊的,聲音也輕輕的,看過光碟,知道好,可是心裏還是提心吊膽,生怕被人知道,老百姓那種恐怖心理也是反映了局勢的嚴峻。

在國外,在加拿大,我們有這麼好的條件,應該做得更好些。所以,我更要支持她,自己多做點家務,使她有時間學法、煉功、做大法的事;她要去外地參加法會啊,我也儘量支持她去。

張先生自己也為大法做了不少事,幫老伴改稿子、送報紙、做蓮花啊等等。原來他們的女兒對媽媽做大法的事不太理解,現在也改變了,有時幫著送報紙,還非常支持媽媽帶她的孩子去明慧學校和參加其他的大法活動。

﹡ 迫害不會長久的 我將來也會成為大法的一員

當記者問到張先生怎麼看待法輪功受迫害這件事及對前景的看法,張先生說,法輪大法是普世大法,師父都講了,真善忍是宇宙特性,洪傳12年了,傳遍了世界60多個國家,現在越來越多的人了解大法了。對法輪功的打壓已經五年了,雖然邪惡還存在,但形勢已經發生了很大的變化,海外的法輪功學員利用常人形式訴江也起了很大作用,邪惡不會維持太久了。

雖然,江想把恐怖主義向國外延伸,收買僑民,像梁冠軍這樣的,還在南非搞槍擊事件等,只是暴露它們最後的瘋狂,說明它們的空虛、無奈,已經失去理智。

我認為形勢對法輪功是有利的,迫害不會長久的。

至於對法輪功有如此正確認識的張先生自己為甚麼沒有煉法輪功呢?張先生是這樣說的:

開始煉功大都是為了祛病健身,我因為一向身體比較好,當時就沒有加入煉;後來打壓了,我想抓了老伴,我在外面還可以營救營救,兩個人都煉都進去了,就沒人營救了,所以就擱下來了。也許是機緣未到吧,頭腦裏還有無神論的影響。但我有善念,我支持法輪功,我想以後還有機會,將來我也會成為大法的一員的。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