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功的錢從哪裏來?

【明慧網2004年7月21日】7月20日對大多數人來說是一個普通的日子,但是對所有修煉法輪功的人來說,這不是普通的一天。五年前的這一天,江澤民政府開始在中國大陸取締法輪功,從那時到現在,根據明慧網的不完全統計,已經有超過1000名學員被奪去了生命。

經過了長達五年的鎮壓,法輪功並沒有消失,相反的,在中國大陸,法輪功學員利用種種和平的形式進行頑強的抗爭,讓老百姓明白他們被鎮壓的真象。

在海外,法輪功更是蓬勃發展,每年的7月20日左右,法輪功學員都會聚集到美國首都華盛頓,呼籲中國政府停止對他們的鎮壓。法輪功的聲勢一年比一年大,參加的人數一年比一年多,法輪功從默默無聞走向了國際舞台。

對此,很多人有這樣的想法,法輪功聲勢浩大,經費從哪裏來?有甚麼機構、組織或者大富翁在背後支持?下面是新唐人電視台經濟一週的特別報導,就此問題採訪了法輪功在華盛頓DC的活動組織者葛敏女士,並走訪了幾戶DC法輪功學員的家庭。節目主持人東方。

* 眾人拾柴火燄高

東方:葛敏女士,感謝您能夠接受我們的採訪。這次7月20號,法輪功有甚麼活動嗎?

葛敏:我們會有一個大型的心得交流會,就是交流怎麼修煉法輪功受益。另外有一個大遊行,還有一個大集會。

東方:有多少人參加?都來自哪些地方?

葛敏:估計大約是在4千到5千人之間。是來自世界各地的法輪功學員

東方:我給你們算過一筆帳,就拿這次集會來說,每個人的來回路費,少算平均也要一百吧?三天的活動需要住旅館,保守的估計至少也要一百吧?再加上這些天的地方交通、吃飯,零零總總加在一起,就算他 50 美元好了,這次活動,每個人平均要花250塊錢,如果像您所說有4千人參加的話,就是100萬美元,相當可觀。你們有沒有給來參加活動的人報銷或者發點津貼之類的?

葛敏:你剛才講的數字還真有意思,我本人是學數學的,還真沒算過這筆帳。我們是一分錢經費都沒有,全都是學員自費,所有的這些東西都是自己掏腰包。

東方:那你們租場地的錢哪裏來?

葛敏:這個租場地是要花錢的,那大家你捐一點,我捐一點,力所能及的,然後湊在一起,我們就用來租場地。

東方:聚沙成塔,眾人拾柴火燄高。法輪功一年不僅僅是搞這一次活動,春天在紐約有遊行,而且每年日內瓦人權會議期間,法輪功也去了不少人,我估計法輪功的活動,每年不下300萬,你們都是自己掏腰包,沒有一分錢的經費,是不是這樣?

葛敏:是這樣的,我要是不煉法輪功,這件事好像也不是很好理解。其實,當你真正為一件事受益了以後,而且使你身心的方方面面都好,以前花很多錢在補品上啊,在藥上啊甚麼的,現在就不需要了。還有一個就是,很多煉功人受的教育都很好,大家都有一份比較穩定的工作,所以對於我們來講,也不是甚麼困難的事。學員自願資助法輪功的活動

東方:雖然法輪功學員在過去幾年裏舉辦了相當多的活動,跟社會各界人士接觸,但是很多人對法輪功學員總是不夠了解,總是帶有一層神秘的色彩,尤其是他們對資金的運作、來源和管理方面。在今天的節目裏,我們就帶大家走進法輪功學員的家庭生活中去,對他們進行一次近距離的觀察。

這是一對令人羨慕的夫妻,丈夫名字叫葛宜福,妻子叫李育玲,葛宜福在中國國內就已經有了物理學碩士學位,李育玲在國內也是研究生畢業,專業是發展戰略。夫妻倆分別在1989年和1990年來美國讀書,二人分別獲得物理學博士學位,和應用社會研究的碩士學位。1995年底,他們搬到了美國首都華盛頓DC附近的馬裏蘭州。目前,葛宜福在一家高科技公司做管理,負責開發項目和客戶服務,李育玲是高級醫療分析顧問。他們應該屬於葛敏女士所指的教育程度高,工作穩定,收入不錯的人士。

東方:你們夫妻倆一年的收入是多少呢?

葛宜福:我們加起來應該是15 萬以上吧。

東方:葛宜福、李育玲夫婦住在馬裏蘭的郊區,有汽車,自己的房子,有穩定的工作,實現了很多移民的美國夢。1995年和1997年,他們分別有了兒子和女兒,現在已經是讀小學一年級和三年級了,一家四口其樂融融,典型的幸福家庭。葛宜福、李育玲夫婦也先後修煉了法輪功。

東方:你們修煉法輪功多久了,修煉的效果如何?

葛宜福:我是從1999年425 之後開始修煉的,已經5年多了。對我個人來說,效果很多啦,一種情況呢,簡單來說就是祛病健身,身體一些小毛病,好了。其他方面有很多了,比如說吃飯會吃得很香,睡覺會睡得很香,還有最重要的就是怎樣處理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和對很多事情的認識,這對我來說是最大的收穫吧。

李育玲:我修煉了有四年多了,比我先生是晚了幾個月,因為他覺得特別好,就讓我試一下,我試了以後覺得精力特別充沛。我以前是做管理和技術工作的,雖然身體也是很好,沒有甚麼其他病,沒有大病。但是修煉以後精力非常充沛,好像有使不完的勁的感覺。

我以前是足球運動員,身體本來是挺好,但是你也很難避免沒有小病甚麼的,有時候頭疼腦熱呀,另外我有一個最大的毛病吧,我有偏頭痛,一年總要犯那麼兩、三次,疼起來持續一個星期,而且疼得很難受,偏頭痛一邊,然後又轉移,眼底都覺得特疼,但是煉了以後就再也沒有了。所以我覺得確實法輪功祛病健身的效果非常好。

東方:聽說你們法輪功搞活動都是自己掏腰包,沒有任何政府機構在背後支持你們,是這麼一個情況嗎?

葛宜福:對,是這樣的,因為作為我們個人來講,法輪功現在中國大陸受到鎮壓,我們覺得法輪功非常之好,我從中也是受益非常之多,那麼呢就希望為法輪功說一些自己心裏的話,有些活動,我自己在工作之餘去了,去了之後這些費用都是我們自己掏的。

東方:在美國,你們也是屬於高收入的家庭了,那麼在過去法輪功搞的歷次活動中,你們有沒有出過錢、資助過錢呢。

李育玲:法輪功當時有些學員想做一些講真象的電視節目,因為都是白手起家,沒有錢也沒有設備,很需要一些設備,所以我們就捐了3千塊錢吧,給他們買了一些器材。

另外就是法輪功學員辦的一些大的活動,比如說720遊行,開一些大的聚會,學員交流修煉心得。去年是在DC召開一次,4千多人的經驗交流會,我們做了很多展板,當時因為是在DC舉辦,我們是主人,所以做一些展板、橫幅,需要很多東西,就像學員吃飯要做一些牌子都需要。

我跟我先生買了很多木頭,做一些展板,他去 HOME DEPOT 好幾趟,有時候一天跑兩、三趟,一次花6、7百塊錢,買一些木頭和一些工具,把長型的木條切成一段一段的,弄成這麼大的展板。還有做一些法輪大法洪傳的畫展,一些畫框,那個架子,所以也是買很多木頭吧,然後還買很多遊行的一些器材,一些東西,我們都跑去買,大約花了幾千塊錢吧,還有比如水呀這些東西,花了一些錢。

* 低收入者如何解決路費住宿

東方:這對老夫婦來自中國大陸的深圳,老先生名字叫池海全,太太名字叫池瑩清,認識的朋友們都稱呼他們為池爸池媽,他們來美國已經4年了,和女兒女婿生活在一起。

東方:你們有沒有自己的收入呢?

池爸:我們自己主要是靠國內的退休金,拿到美國來用就沒有多少錢了

東方:每個月大概是多少錢?

池爸:大概相信是4百美金左右,可能還不到。

東方:你們平時生活每天都做些甚麼事情呢?

池爸:在家裏就帶小孩啊、買菜、煮飯,做做家務嘍,搞清潔衛生啊,鋤草、理理花啊,有時候釘釘架子放東西啊,搞這些事情。

東方:你們平時都參加哪些法輪功的活動?

池媽:好像是每個禮拜周圍的集體煉功,禮拜六,還有一些活動,我們儘量參加。

池爸:平日裏就是去大使館煉功啊、請願啊,到MALL去發大法的資料,到別的地方也有去發,還有參加各地的法輪功心得交流會,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一些節日的遊行啊。

東方:法輪功活動在世界各地,美國更多一點,每年都有不少的活動,你們都去參加了嗎?

池媽:基本上,每次活動能去,我們儘量去。佛羅里達,還有休士頓、還有芝加哥、加拿大,本地活動肯定都參加,洛杉磯、紐約。

池爸:還有到過加拿大的多倫多,瑞士的日內瓦,瑞典的斯德哥爾摩,還到法國巴黎。

東方:照你們這麼說,你們一定在法輪功身上幾乎把你們所有的收入都花在上面了吧?

池爸:合起來是不少,但是每一次都是讓朋友、同修啊,不能坐車的,必須坐飛機的,那就聯繫最便宜的飛機票,能夠坐巴士去的,包括去波士頓、佛羅里達、芝加哥,還有多倫多,都是大家湊錢租巴士去,來回的,所以說比較便宜。

住旅館也是請他們找那些比較便宜的旅館,一般一個晚上就十幾塊錢,大家幾個人住在一起,分攤就便宜。有時候同修主動請我們住在他們家裏,這都是省了費用。

東方:這是這對老夫婦的臥室,一張床和一張桌子,據他們自己的介紹,在美國這4年時間裏,他們幾乎沒有買過衣服,所有的衣服都是托親友從中國買了寄過來,被子也是中國寄來的。

池爸:來美國以後買過的幾件衣服,是參加法輪功集體活動時順便買的,這件是7、8塊錢,這件可能是4塊吧,這個就十幾塊錢,他們說是按照工本費收的,所以花的錢很少。

* 自己動手製作活動所需用品

東方:為了呼籲停止迫害,每年7月20號左右,法輪功修煉者都要在美國首都華盛頓舉行遊行示威活動,參加的人數一年比一年多,規模一年比一年大。遊行隊伍中旌旗招展,展板橫幅連綿不斷,今年,法輪功學員還專門製作了中國執法機關所用的刑具,在世界各地進行反酷刑巡迴展。

法輪功學員說,所有這些東西,都是他們利用最經濟的辦法,親手製作而成。在我的再三要求下,葛敏女士答應,讓我參觀他們製作橫幅標語的工作室。

自己動手做橫幅,圖片等等

葛敏:這是我們一個學員的家裏面,同時我們也是經常在這裏做橫幅,這些橫幅都是我們親手製作的。

我記得就是在2000年在華盛頓DC 開修煉心得交流會的時候,我在店裏面做了3個橫幅,還沒有這麼大,就花了一千多塊錢,感覺到那個實在是太貴了,因為我們沒有錢,我們支付不起,那我就一直不斷的在摸索,怎麼能又快又好做出橫幅來,所以我們現在有幾種橫幅。

有的橫幅就是用手剪完布以後,老媽媽一針一線縫的,很經久耐用。有的橫幅就做得非常快,我自己花了一千多塊錢買了一個刻字的機器,這樣就可做的很快,這個橫幅的成本還不到10 塊錢。

做橫幅的布料,多是在KMART買的,一碼大約就是5塊錢左右,然後我們自己把他圖案或字貼上去,都是自己設計的,大家都很喜歡。

這是我們特意為聖 Patricks Day 做的,綠顏色的,我這是用刻字機把字刻完以後,然後再貼到布上面去,這個橫幅就是我一個人做的,大約三個多小時吧,就把他做出來了。

還有呢,就是因為有很多的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那麼也有很多在勞教所裏面,你看像這個 poster(海報),我們還有更大一號的 poster,這個圖的設計,都是法輪功學員自己設計的。

然後我們有一個機器,可以打印出來,再拿到另外一個學員家裏壓一下模,過一下塑,結果經久耐用。我們差不多做了30 個這樣的圖片,從設計到完成,也就是那麼一天的時間。所有這些橫幅都啊,poster呀,就是花了一些最基本的成本的費用。

東方:葛敏女士1987 年就來了美國,並有精算學的碩士學位,她先生來美國更早,是數學博士,在修煉法輪功之前疾病纏身,無法工作。如今他們夫婦倆都在保險公司做精算師,這在美國是屬於高收入的工作,和其他相同年齡、經歷和收入層次的中國人不同,他們夫妻倆到現在都沒有買房子,還是住在租來的公寓裏面。

* 持久的請願不是錢能買得來的

東方:中國有句話說,有錢出錢,有力出力,這一點,在法輪功修煉者中體現得非常突出。1999 年7月份之後,在中國駐美國大使館門前,天天有法輪功學員在那裏煉功請願,呼籲中國政府停止對法輪功的鎮壓。大使館門前的街心花園被稱作天安門廣場,有許多不同的團體和個人在這裏請過願,但是幾年如一日天天在這裏請願的可就沒有幾個人了。

東方:陶媽媽就是少數的這幾個人之一,1999年以後,她幾乎天天去大使館請願發傳單,風裏來雨裏去,沒有間斷過,DC 地區的好幾家媒體都曾經報導過她。

東方:您天天花這麼多的時間去請願,生活和工作怎麼安排啊?

陶媽媽:這個其實當然是要付出一定的時間和精力的,但是如果自己安排好了,你好比說我的工作是在老人院裏頭,我要上早班呢,我就可以下午來,我要上晚班呢,我就可以早晨來,而且家裏的生活,我也可以安排,安排好時間,家務事你都可以在休息的時間多做一點,騰出來時間就可以到大使館來請願,或者是到航天館那裏去跟中國人講真象啊,這都可以兼顧的。

東方:陶媽媽90年代初來美國,她以前患有偏頭痛,有一次疼起來倒在家裏,三個星期無法上班。她的老伴患有嚴重的心臟病,1997年的時候曾經因為心臟病發作被搶救了7次,醫生說他只有5年的壽命。1998年老倆口開始修煉法輪功,身體健康,甚麼病都沒有了。有一部份人覺得,那些法輪功的老爸爸老媽媽們去請願有工資可拿。

東方:您這麼每天去大使館煉功請願,有沒有報酬?

陶媽媽:沒有,這個問題我在大使館或者是在旅遊景點,碰到有的中國人也跟我問過這個問題。其實我是這樣想啊,這個事情他不是用金錢可以買得到的。

你說吧,像我這麼大年紀,我來美國時間也還蠻長了,兒女們也都有比較好的工作,家裏的日子過得還是比較舒適的。如果說是風和日麗的春天還好一點,你說華盛頓的冬天有的時候是滴水成冰,非常冷了,有的時候夏天也是非常熱,像那樣的氣候裏頭,我們法輪功學員還是每天都是在大使館,或者旅遊景點堅持和平請願和講真象,像那樣的日子,您說給我多少錢合適啊,給我多少錢,如果不是自己心裏願意來的,我也不會來,再說我的兒女可能也不會願意叫我出來。這件事情其實是中國政府逼出來的,他們如果不迫害法輪功,我完全可以在家裏舒舒服服的過日子。

東方:您這麼做有效果嗎?

陶媽媽:這個事情要看是甚麼樣的效果,照我的看呢,很多人因為我們的堅持,也知道了法輪功是怎麼回事,他們的心裏就明白了,法輪功其實是最最和平的,法輪功其實是修真善忍的,都是好人,其實他們心裏就明白了,這場迫害是根本就不應該發生的,所以我覺得這就是已經看到了效果。

你要說,這場迫害能不能看到效果,它現在還沒有停止,而且時間已經5 年了,但是作為我們法輪功學員來說,我們的心裏是希望這場迫害立刻停止,希望中國政府在這件事情上能夠做得明智一些。

* 法輪功學員這麼做到底是為了甚麼?

東方:我想,有一個問題大家不禁要問,為甚麼這些法輪功修煉者要如此的付出?

東方:你們這麼做到底是為了甚麼呢?

葛宜福:我們這麼做歸納起來就兩點。第一點就是說法輪大法好,我們把這個信息告訴人,因為好多人受國內宣傳矇蔽了,不知道真象。

第二點呢,就是呼籲世界上的人,呼籲幫助法輪功學員,停止在中國對法輪功的無辜的迫害,基本上就這麼兩點。

池爸:因為我們原來身體很糟糕,是煉法輪功煉好的,法輪功就像救命恩人一樣。現在法輪功還在中國國內蒙難,許多人被迫害死了。我們當然要為法輪功到處鳴冤啊,呼籲更多的人來共同制止這場迫害。

陶媽媽:沒有其他更深的目地,就是希望這場迫害能夠及早的制止,因為這場迫害本來是不應該發生的,這麼多的好人受到迫害,受到這麼殘酷的鎮壓,這是不應該的。

而且還有這麼多不明真象的中國人,他們不知道這個真象,而跟著做錯了很多事情,講了很多不好的話,其實是對自己的道德和良心的一個背叛,我看到他們這樣子,我的心裏很難過。

東方:在法輪功修煉者中間流傳著這麼一首歌,名字叫《為你而來》,頗能折射出法輪功修煉者的心態和目地。歌詞是這麼寫的:
  
跨越千山萬水
  我一次又一次為你而來
  我因為愛你而來
  可貴的中國人啊
  請靜心傾聽我的心聲
  法輪大法好啊
  法輪大法好
  切莫相信那欺世的謊言
  
面對暴力危險
  我一次又一次為你而來
  我因為愛你而來
  可貴的中國人啊
  你可知道全世界都說
  法輪大法好啊
  法輪大法好
  切莫錯過這萬古機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