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象震撼「鐵幕」


【明慧網2004年7月20日】在過去五年的鎮壓中,江澤民集團一方面嚴密封鎖對大陸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消息,一方面不斷進行造謠誹謗宣傳,企圖煽動對法輪功的誤解與仇恨。但在法輪功學員的講真象努力面前,江氏集團的封鎖與造謠已經在土崩瓦解。

* 反酷刑展的震撼

自從紐約法輪功學員首次舉行反酷刑展之後,各地法輪功學員也展開了類似的講真象活動。從紐約、芝加哥、休斯頓到洛杉磯,從加拿大、西班牙、瑞士到日本,各個城市、各個國家,在酷刑場面面前,人們震驚不已,很多人不敢相信這樣的酷刑折磨會每天都在中國發生,更無法令人容忍的是,折磨竟然是為了強迫人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很多人聽說過對法輪功的迫害,但沒有想到情況會這麼嚴重,迫害者會這麼殘忍。有的人還沒看完整個展出就已經淚流滿面,還有的急切的詢問他們能夠做些甚麼來幫助制止這場迫害。

在靠近八國峰會舉行地的美國喬治亞州布魯斯維克市,市長參觀完反酷刑展後,立即去市廣播電台脫口秀節目向聽眾介紹,警察局長連續兩天到場,感謝法輪功學員把這麼重要的正發生在中國的信息帶給布城居民,局長太太還親手製作一蛋糕送給法輪功學員。

一位來自亞利桑納州的印地安酋長對法輪功學員說,「我代表全美國的印第安族人,和亞利桑納州納瓦合部落的人們,還有天空、太陽、月亮和星星一起見證這場人類歷史上最邪惡的迫害。在神性的世界上,我們生活在大地母親的懷抱中,和平共生。這場迫害給我的心帶來心痛和悲傷,但願偉大的神性與你和你的國家同在,一起結束這場迫害,讓我們重新走上美麗的歸途。」

還有一位西方法輪功學員,她說,雖然她每天都在讀聯合國的報告,但當她看到反酷刑展的時候,她感到她的身體與心靈都在顫抖。她的話還沒有說完,眼裏分明已經滿含淚水。

這些西方人與那些在洗腦班、勞教所、監獄受難的中國法輪功學員素不相識,但人性的善良與尊嚴,在酷刑面前,心靈無法不被深深觸動。在江氏集團大肆迫害無辜的時候,他顯然大大低估了良知與正義的力量。這些善良而普通的人們對這場迫害的反對,對法輪功支持,顯然不是江澤民所謂的反華論調所能解釋的。那些演示的酷刑,與真正的酷刑遠無法相比,有的觀眾看完酷刑展後說,「他(江澤民)應該立刻就被絞殺!」如果哪天迫害的真象實實在在展現在人們面前時,人們又會作何反應?江澤民與他的幫兇又將面臨怎樣的下場?

* 遊行的震撼

經過五年的艱苦努力,海外法輪功學員已經開始闖出一片天空,成為所在社區的重要組成部份。法輪功學員的功法展示、歌舞表演,典雅優美、純淨聖潔、超凡脫俗,在社區遊行中,只要法輪功學員一參加,就會脫穎而出,嶄露頭角。法輪功學員參加的社區活動不算太多,但是獲得的獎狀、獎杯卻一個又一個。活動中,人們對法輪功的資料,往往都蜂擁而至,伸手搶要。

一位國會議員的助手有一次在窗口觀看了學員的花車遊行,她不住的讚歎:太漂亮了!太棒了!她急切的問到哪兒可以學法輪功,她還問這些花車、表演是怎麼組織起來的。學員告訴她,那都是靠學員個人自己義務培訓、義務製作完成的。在遊行前一個星期,大家心裏都還沒底能否如期完成花車製作。學員們沒有經濟能力去請人幫忙,只有靠著那一份心,盡最大的一份力,一針一線,一筒一管,都是自己縫、自己拼的。她聽完後,再問問題時聲音聽得出來有點哽咽。她說,議員先生很認真嚴肅地在一個議案上簽字,譴責這場迫害,他(議員)堅決站在學員一邊。

在真象面前,江澤民一夥的謊言不但顯得蒼白無力,而且讓人們充滿鄙視與反感。常有議員和其他地方官員說,他們(江澤民手下的外交官)拿來了很多誹謗資料與錄像,都被他們扔進了辦公室的垃圾桶。

這些主流社會官員對於迫害的譴責,對法輪功的支持,顯然也不是江氏集團所謂的國際敵對勢力所能蒙混過去的。在事實面前,「鐵幕」砰然瓦解,江澤民在海外的謊言,已經徹底走向了失敗。因此,江澤民集團又走向了更隱蔽狡猾的辦法,企圖打著文化幌子,用經濟利益去誘惑各國。曾慶紅剛在南非製造槍擊案,陳至立就來搞所謂的「文化年」。但新聞發布會卻連來自南非首都最大的一家媒體都被拒入內,「文化年」的虛偽面目,頓時昭然若揭。如此勞民傷財,最後又能騙得了誰?

邪惡欺壓世人,無非是以為世人無法判斷真偽,沒有反抗的勇氣。但法輪功學員在迫害的五年中,絲毫沒有屈服,善良的世人,也越來越了解真象,越來越擁有正念,敢於站出來為法輪功說話。在全球正義力量的聲援下,江澤民已經在多國被起訴。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和有關律師正共同商討如何用法律機制制止正在中國發生的酷刑犯罪,以及如何把挑起這場大規模屠殺的江推上審判台。對於江氏集團及其它迫害法輪功的責任者,國際的懲罰之網也已在收緊。

從2001年的天安門「自焚」騙局,到今年的南非槍擊案,江澤民集團已經無力回天,只有苟延殘喘,負隅頑抗。但天理昭昭,威嚴自在。懲處元凶的號角聲,已經響起,無論江澤民怎樣垂死掙扎,都無法阻擋正義之劍的來臨。正如一位國際人權大律師所說,江澤民等迫害者已經既不可能逃脫歷史,也不可能逃脫未來法庭的審判。等待江澤民的最後審判,已經並不遙遠。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