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00天反迫害:從擔心法輪功倒下 到談論迫害幾時休


【明慧網2004年7月20日】5年,也許只是人生中匆匆的一瞬間;可對處於這場被迫害中的法輪功學員來講,這1800個日日夜夜,卻像度過了漫長的幾個世紀。

1999年7月20日,一個歷史上黑暗無比的日子──在這之前的一個月的6月14日,中央信訪辦和國務院信訪辦發出聯合通知,聲稱對法輪功從未鎮壓、也從未禁止,要求法輪功學員不要聽信謠言;就在這黑色日子幾天之前的7月13日,《人民日報》還發表社論:煉功不迷信、健身不違法。

這一切不過是鼓勵法輪功公開活動以便趁機收集人員名單的煙幕彈。7月20日前夕,江澤民突然下令對法輪功輔導員進行全國大抓捕。隨後,一場鋪天蓋地的對法輪功的造謠誹謗就此全面展開。30天之內,僅《人民日報》就發表了347篇批判法輪功的文章,平均每天超過10篇;中央電視台(CCTV)及各省市的上百個電視、電台,反覆播放取締法輪功的決定和詆毀法輪功的節目。一時間,天昏地暗,連一草一木似乎都充滿了對法輪功的仇恨。

一個經過80年血腥歷史打造出的暴力機器,要鎮壓誰,有誰扛得過去?人們在問,法輪功能扛住幾天?

法輪功學員不過是手無寸鐵、有著道德約束的良民百姓,而江澤民一夥卻是集黨政軍大權於一身的無法無天的獨裁集團。

幾千年來,人們都傳說著一句話──「正義終將戰勝邪惡」。可是,在這場狂風暴雨式的迫害面前,弱者太弱,強者太強,人們似乎看不到希望。

法輪功的反迫害,看起來是那麼的簡單──講真象──揭露江澤民製造的謠言,揭露江澤民對學員的迫害,呼籲世界善良人民的同情和支持,制止迫害。上訪,發傳單,拉橫幅,打電話,發傳真,派光碟,苦口婆心的向所遇到的人們講述著法輪功的真象。

上訪被抓,打橫幅被抓,發材料被抓,不放棄就要被洗腦、酷刑折磨,還株連九族把家庭、單位、社會變成仇恨你的牢籠。海外的法輪功學員得天獨厚能給自己的議員寫信呼籲人權支持,但江澤民可以通過外交手段把血淋淋的誹謗材料直接送到各國總統的手裏,放到各國大使的辦公桌上。

多麼不對等的迫害與反迫害!江澤民一夥利用人民給予的權力和創造的財富,反過來用這些權力和財富來把自己的人民趕盡殺絕。

同情者認為法輪功是「雞蛋碰石頭」,是「胳膊擰不過大腿」,是沒有策略,是不識時務。

人們觀察著,議論著:法輪功能堅持一個禮拜嗎?一個禮拜過去了;能堅持3個月嗎?3個月過去了;能堅持一年嗎?一年過去了……

至今5年過去了。

人們驚訝的發現,法輪功已經不可能被打垮了──不管是同情法輪功的,還是反對法輪功的,都不得不承認,已熬過這一大劫的法輪功,不但在大陸的學員更加堅定、理性和智慧,法輪功在海外更是站穩了腳跟,有了廣泛的支持群體,漸漸融入主流社會,有越來越多的各色人種加入到法輪功的修煉中來,法輪功作為一種東方修煉文化被西方人接受了下來。

反迫害從被動變成了主動,迫害法輪功的元凶及爪牙成為法輪功在全世界起訴的對像。至今,已有十幾位中共高官被告上海外法庭,最近的一起是對以私人身份在美國康州紐黑文市訪問的原武漢電視台台長趙致真的起訴。趙致真製作了首部煽動對法輪功仇恨的影片,成為江澤民一夥對中國人進行洗腦的主要宣傳品之一。這樁起訴案開創了在海外起訴用媒體散布仇恨的大陸傳媒官員的先例。

看似「雞蛋碰石頭」,但法輪功學員幾年來堅持不懈的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反迫害,卻抵擋住了歷史上最邪惡、最系統、最廣泛的一場當權者對自己百姓的血腥鎮壓。

如果把眼光停留在一個一個歷史瞬間,很多時候呈現的是「胳膊擰不過大腿」,弱者被強者欺凌。可是,如果把眼光放在歷史長河中連貫的看,「胳膊」卻常常擰過了「大腿」,因為最終的決定因素不是武力和權勢,而是有道與無道。羅馬帝國多麼不可一世,血腥殘害基督徒,可是,千年之後,羅馬帝國沒有了,而基督教卻發揚光大;希特勒用集中營屠殺猶太人,如今,納粹分子成了喪家之犬,猶太人卻復國強大。人們從過去擔心法輪功甚麼時候會倒下,會被打垮,到現在已是談論著這場迫害還能維持多久,江澤民集團的下場如何。

「正義終將戰勝邪惡」,這是天理。可是,如果正義一方,沒有人持之以恆的看似「以卵擊石」的抗爭,也就無從戰勝邪惡,這也是天理。正因為總有相信正義的人們敢於「以卵擊石」,起來反抗邪惡,「正義終將戰勝邪惡」也就成為了「必然成立」的天理。

迫害雖然還在繼續,而江澤民集團賴以維持迫害靠的就是那種「胳膊擰不過大腿」的無奈心理和被其謊言毒害後的仇恨心理所製造出的那種氛圍。可是,當更多人明白法輪功真象後,當更多人從法輪功反迫害中看到真正強大的正信力量的時候,當無奈心理和仇恨心理被真象蕩盡的時候,這場迫害也就真的結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