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魯印第安母親的修煉故事(圖)



正在煉功的印第安母親
【明慧網2004年7月14日】秘魯有一座著名的古城叫庫斯科,是世界十大名勝之一,馬丘比丘是其中最著名的印第安人遺留的古蹟,又叫失落的迷城。這座迷城建造在海拔3800米陡峭的高山上,歲月不斷地在古老殘存的城牆上流逝,留下的是人們對古時的印第安人如何搬運這巨大石塊上奇峰的幾許疑問。

就在這四面環山,風景美麗如畫的小山村裏,居住著一位叫呼麗婭的印第安母親,她生長在這片土地上,用她勤勞的雙手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地種植著玉米,放牧著牛羊。由於高原的氣候寒冷乾燥和土地的貧瘠,母親種下的玉米始終長得稀稀落落,呼麗婭和族人們的日子也過得異常艱難,她的四個兒子也因為家鄉的貧困先後離家去別處謀生。悠悠的歲月在呼麗婭的臉上刻下了深深的印痕,八十一個無情的春夏秋冬使她的身體每況愈下,各種疾病的折磨使母親痛不欲生,每日以淚洗面。更讓她難過的是,她的雙耳在一夜之間失去了所有的聽力。母親每天都站在自家的門前,遙望遠處蒼翠的樹林和起伏的山巒,不斷地用她那粗糙手抹去模糊了視線的淚水,她在盼望著兒子的歸來,等待著那幾生幾世都在祈盼的機緣。

兒子終於回來了,母親驚異地看著兒子健康的身體,紅潤的面龐,急切地詢問兒子嚴重的脊椎炎是如何治好的。面對母親那皺紋滿布的臉和失聰的雙耳,兒子落淚了,他扶著母親來到草地上,給母親演示了法輪功五套功法,並且鄭重的將《法輪功》這本書放在母親的手上。當呼麗婭翻開第一頁,第一次看到師父的像片時,她任憑不斷落下的淚水打濕了衣襟,緊緊地把書抱在胸前,抬頭仰望茫茫的蒼穹,顫抖著雙唇卻無法表達此刻的心情!

就這樣,母親告別了她生活了八十一年的家鄉,隨兒子來到了首都利馬。在一個陽光明媚的週末,大家驚異地看到一位印第安老人在兒子的攙扶下來到了綠茵茵的草坪,當優美的煉功音樂響起的時候,母親開始了她返回家園的修煉之路。當她讀完了第一遍《法輪功》,她的身體明顯的好轉,她把所有的每日不離身的大大小小的藥瓶全部扔進了垃圾桶。當她參加師父的九天講法班時,第二天感到失聰的雙耳又痛又麻,之後,紛繁的世界對母親來說不再是寂靜一片,她終於又聽到聲音了!面對這一切,母親的淚水再次奔流而下,她無法表達自己對師父給予了第二次生命的深切的感激之情。呼麗婭每天都學法看書五小時以上,而且不用戴老花眼鏡,看的非常清晰,她的房間裏掛著一張師父的像,她每天都要走到師父的面前,默默的凝望,輕輕的說一聲:謝謝您!師父!

在一次集體交流會上,呼麗婭激動的講述了她的修煉心得,她還對兒子說我們的修煉就像種植的玉米,在這片肥沃的土地上,這回能真正的成長,開花,結果了!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