獄中大法弟子的呼籲:爸爸媽媽你們真應該站出來了!

【明慧網2004年7月13日】

想念的爸爸、媽媽:你們好:

多年未見面了,兒心裏甚是想念,在這噩夢般的五年來,兒子經歷這場針對著法輪大法迫害,驟然而起的邪風惡雨,孩兒是一名修大法的弟子,必然有著護法、證實法的責任。這些年來你們由於受到邪惡勢力的粉飾現實、矇蔽與欺騙,加之你們骨子裏形成的「民不與官鬥」的陳腐觀念,造成你們對我──一個大法弟子的所作所為不理解,甚至激烈反對,以至於我們無法溝通。但是多年以來我所經受的是爸爸、媽媽你們所想像不到的,因為你們所知道的只是那些政府官員如何的「教育感化」,面對媒體的偽善面容,你們根本不知道它們在虛偽掩蓋下所作的那些邪惡至極的事。

這五年來,我被它們輾轉十餘個看守所和監管場所,幾乎每到一處都要經歷一番折磨迫害,在我身上時常是傷痕累累,在這裏孩兒掀開一頁,讓你們看一看其邪惡的一角:

2001年2月,在北京團河勞教所,我被5根大小不一的電警棍電擊,電得渾身是泡,臉部糊黑。

2001年6月,在北京東城看守所,由於管教虐待,我絕食抗議,它們用電針插入我體內進行電擊,卻美其名曰「開胃」,後又插管往我的胃裏灌下半斤鹹鹽。

2001年10月,我被關押到哈爾濱監獄,這裏更是邪惡囂張橫行的魔窟。在這裏,由於我不做所謂的轉化,它們對我──你們的兒子採取了一系列的邪惡攻勢:當然這一切都是由獄警直接的指使,首先是24小時不許睡覺的精神折磨,繼而是每日拳打腳踢、施用酷刑進行肉體摧殘。

2002年嚴寒的冬季,我穿著單衣,被幾個惡徒抬著扔進冷水池,然後拖到門口用外面的冷風吹,媽媽您知道嗎?當時我被凍得渾身發紫,可是那些完全喪失了人性的惡徒卻穿著厚厚的棉襖,繼續往我身上澆涼水,那是嚴寒的哈爾濱(零下30─40度)啊!有一段時間我幾乎每天都要被它們弄到冷水池裏泡上一段時間。

2003年9月,它們將竹筷子削尖,從我的指縫釘了進去,硬是將我的指甲掀開,使我嘗到了十指連心的滋味。

還有很多陰損狠毒的刑罰我不能與您一一細說,如:掰手指,撅手腕,彈眼珠,套塑料袋,頭浸水池……。

它們的猖狂行惡,較之電影裏演的有過之而無不及,你們的兒子──我卻成為那受害的主角,我不知道你們心裏是甚麼感想?全世界的大法弟子都在奔走呼籲,揭露和反對著中國監獄對我們所實施的迫害,各國政府以及世界各個國際組織也在積極關注此事,甚至許多國內的高層幹部聞聽了它們的邪惡行徑也是義憤填膺,忿忿不平,可是你們為甚麼就無動於衷呢?現在我和其他眾多弟子已將哈爾濱監獄告上了法庭,在這裏兒子也期待著你們的正面關注,當然也許您對如何幫助我們,如何減輕我們的壓力感到茫然,但是我想外面的每一個正法弟子都知道如何做,才是真的幫助我們,希望你們能夠與大法弟子取得聯繫。

在這幾年來,幾經生死,我也迫切的希望能夠見到你們。但是大慶監獄為了封鎖消息和維持它們的惡意迫害,目前他們不允許我們接見親人,而且限制通信,但是爸爸媽媽你們真的不能再消極等待,無動於衷了!否則你們等到的就有可能是你們的兒子被迫害致死的消息!此前,僅哈爾濱監獄就有兩名大法弟子被奪去生命,其中一人的法醫鑑傷是:腦顱骨骨折,左手手指被折斷,雙腿腫脹變形……。

所以爸爸媽媽你們真應該積極站出來,到監獄來,強烈要求見你們的兒子,你們的到來,你們的強烈願望,也會成為它們那些惡警、惡徒不敢再繼續實施迫害的一個強大的客觀因素,它們任何不讓接見的理由都是它們對此事心虛的掩蓋,不要怕他們!

兒子期待著早日見到爸爸媽媽和所有的親人、朋友,早日回到你們的身邊!

此致
敬禮

兒:卜繁偉
2004年7月7日於大慶監獄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