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王宇東控訴哈爾濱監獄的迫害


【明慧網2004年7月11日】我叫王宇東,在哈爾濱監獄期間被非法關押獨居131天,身心健康遭到嚴重摧殘,以下是我遭受迫害的經過:

1. 在九監區,2002年7月28日,副監區長耿毫找我和武程談話,以不許我們三人在一起談話為由,非法關押獨居69天,戴手腳戒具鎖在地環上25天。其間耿大隊強迫我寫轉化三書,如不寫就不放。開始時由6名犯人輪班「監護」,其中犯人榮傑說:「如果再不寫就找監區四個最惡的人來收拾您。」隨後岳長林、麻新運、黃玉山、霍金貴四犯人替換他們,並第二次給鎖在地環上進行慘無人道的迫害。這時我已被非法關押56天近九月末,天氣非常涼,不給被蓋,穿著單衣單褲。24小時不讓我睡覺。看護犯人穿著秋衣秋褲、棉襖棉褲都嚷腰疼、肚子疼的,而且每天只有兩次半碗稀玉米粥,飢寒交迫。兩次長達八、九天沒讓我睡覺。到10月2日白天,岳長林、黃玉山突然用拳頭,拳、腳猛擊我頭部、背部。岳長林並且說讓我忘了以前的想法必須寫三書,後岳長林用兩手指猛鉤我耳根骨,身體隨著向上提,黃把我的褲子扒開,手用力捏我的睪丸,有時還鉤我的鎖骨等,像這樣的折磨一天十餘次,累出了汗歇一會兒起來再折磨。他們嘴裏還說:「幹部說了折磨死你,就是開個死亡證明。」

2. 耿副監區長在當時關押法輪功學員不需要任何手續,隨意延期,隨意戴戒具,並唆使犯人毒打我長期折磨,無法無天,在我從獨居出來後,耿對我說:「沒辦法,上面有指標。」期間6.10陳樹海也參與找我,用語言威脅不寫三書就不放我等。

以上是我在哈監九大隊所遭受的主要迫害,人身安全失去了保障,人格尊嚴受到了極大的侮辱。他們打著「文明監獄」的幌子,幹著最邪惡的事,強迫我寫「三書」(放棄並誣蔑法輪功信仰的保證書),用作欺騙國際人權組織,是對我們的人權最大的侵犯。這些執權者在踐踏人權,他們的罪惡勾當應得到國際人權組織和善良正義的人們的審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