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讀《竇娥冤》


【明慧網2004年6月9日】「感天動地竇娥冤」是元朝劇作家關漢卿之經典劇作,故事發生在十三世紀中葉──一個官吏貪污腐敗、社會公理無存、百姓任人欺凌宰割、充滿冤屈與悲憤的悲劇性時代。

劇中因竇娥家貧被迫成為蔡婆家中的童養媳,長大後嫁作蔡家媳婦,不到兩年,丈夫就死了;後因無賴張驢兒父子無意間救了蔡婆一命,於是趁機就住進蔡家,並要挾婆媳與他們父子成親,但為竇娥堅拒,張驢兒眼見無法得逞,便設計毒害病中的蔡婆,不料陰錯陽差毒死了張父。

張驢兒藉此要挾竇娥,仍不為所動,於是張氏告官誣陷竇娥。昏庸無能的官府不但不能洗清冤情,反而行刑迫害婆媳二人,竇娥雖受萬般凌虐堅不就範卻不忍婆婆遭受酷刑,便含冤招認殺人。

行刑當日正值六月酷暑,臨刑前,竇娥要監斬官在旗槍上掛上一條白練並對天立誓:一若是我竇娥委實冤枉,刀過處頭落,一腔熱血休半點兒沾在地下,都飛在白練掛旗上;二若竇娥委實冤枉,身死之後,天降三尺瑞雪,遮掩了竇娥屍首;三是我竇娥死得委實冤枉,從今以後,著這楚州亢旱三年。

當刀落下,但見那鮮血直濺白練無一落地,而忽地烏雲蔽日天降大雪,緊接著楚州大旱三年,竇娥誓言無不應驗…

回看今日神州大地,遍地異象,乾旱、蝗害、沙暴、洪汛遍掃大地,更讓人稱奇的是二○○二年四月十六日成都山區大雪、七月二十九日山東臨淄飄雪、八月五日溫州降下了長達十分鐘的雪花,有人將上述種種以科學論點歸納於氣象的突變,但是,看看今日神州大陸,處處充滿了冤屈與悲憤,上自中央下到地方,官員的貪婪腐敗、人民備受欺凌荼毒,再想想竇娥冤屈六月大雪,事情可有偶然?!

中國三位知名學者最近在北京最新一期的《戰略與管理》上發表調查報告,警告中國當局要提防中國再次進入社會不穩定時期,此篇名為「最嚴重的警告」一文中指出了當局所面臨的三大危機:中央到地方的腐敗貪污、全國貧富差距擴大。加上,江澤民任內沒有解決中共的最高權力交接制度化的問題所引起的政治危機。這與章家敦《中國即將崩潰》一書所論不謀而合。

在世人引為注目的高經濟成長背後,中國卻隱藏了巨大的社會、經濟與政治問題,其中最為人神共憤的,便是對人民信仰的嚴重迫害,尤其是對法輪功、天主教、基督教、佛教等正法的全面迫害。在山西以坦克車壓毀教堂,在西藏以強迫還俗迫害喇嘛,在全國各地江氏集團更以七十億人民幣的代價關押、勞教、虐殺法輪功修煉者,造成了上千名修煉者被虐殺致死,數十萬名善良百姓被關押,上百萬家庭被迫拆散流離失所。

就以此次下雪最大的四川成都為例,政府幹部和派出所放下經濟發展、社會治安不管,只管迫害修心向善的法輪功學員。許多無辜善良的法輪功學員被非法抄家、逮捕、關押、毒打、折磨、精神摧殘,甚至被迫害致死。最近才傳出成都大學副教授張川生於二○○二年二月被迫害致死的消息。回看四月十六日成都山區的那場大雪,能是偶然的嗎?這位年已五十四歲,在教育部門辛勤耕耘了三十多年,桃李滿天下的大學老教師,卻因為堅持修煉法輪功被成都市看守所惡警毒打後活活勒死,怎不人神共憤?

竇娥在公堂上遭致冤屈時無奈的唱道:地也,你不分好歹何為地?天也,你錯勘賢愚枉做天!哎,只落得兩淚漣漣……!天地豈無情?在竇娥冤死的那一瞬間,天地為之震怒,血濺旗上白練,天降六月大雪,楚地大旱三年。今日神州遍地異象,不正也昭示人類:人不好德,天地不容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