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深入的講好真象:圍繞訴江案進行的一次學員交流

【明慧網2004年6月8日】「大法弟子目前除了自己個人的修煉之外呀,大家還要做大量的講清真象的事。那麼講清真象,我想作為大法弟子來講,這已經是你們今天的修煉人特殊的修煉方式了,在歷史上沒有過,也可以說是正法中大法弟子證實法、救度眾生的壯舉。」「從大法弟子的責任來看,有許多事情還需要更深入的去做,特別是講清真象。更深入的把講真象的這件事情做得更好,關係到未來的人得法,關係到眾生的得救,關係到對舊勢力的否定,關係到消除邪惡與這場迫害,也關係到個人的圓滿。」(師父在《2004年芝加哥法會講法》)

(明慧記者蘇晶報導)5月27日,訴江案在美國聯邦第七巡迴法庭上訴法庭進行了首次庭辯。在此之前,我們做了許多講真象的努力,包括連續數日在芝加哥聯邦廣場舉辦的酷刑展。此後,大家還在繼續講真象。那麼除了法律程序之外,我們作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如何以慈悲祥和的心態及強大的正念看待訴江案,如何按照師父的要求,繼續更廣泛、深入的講清迫害真象和法輪功真象呢?

圍繞這個問題,大家進行了交流。以下是其中一些發言的摘錄。

學員A:訴江案與每個學員都有關

在就訴江案講真象的過程中,我們曾有一些教訓。在2002年11月初,江氏集團在大陸又掀起一輪瘋狂迫害,一批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2003年初全世界各地區的法輪功學員都以各種方式呼籲停止迫害,並集體發正念。就是在全球這樣強大的正念場下,2003年1月13日,美國伊利諾州北區聯邦法院與我們的律師非常順利的完成了第一次庭上會談,並研討下一步日程。

由於第一步的順利完成,我們多少有些懈怠,摻雜著歡喜心,惰性等等致使我們向司法界講真象的工作幾乎停滯,真正參與的學員少之又少,壓力也就特別的大。到了下一步議程的時候許多人似乎都「忘」了還有一個這麼重要的案子在芝加哥。現在回想起來那個時候很多學員把講真象當成一種工作完成,讓我去我再去,幹完了就完了,非常被動,講真象的效果也可想而知。

我們悟到整體的有漏和不純正的場都是讓舊勢力鑽空子的地方,遇到問題,摔倒了趕快爬起來,通過多次集體學法後的深入交流,越來越多的學員們意識到:這個案子不是一兩個英文比較好或者幾個具備法律專業知識的學員的事,而是所有法輪功學員在這場正法中所應承擔的責任,歷史賦予了大法弟子的責任,我們就應該配得上這個稱號。交流的機會多了,學員們調整了自己的心態,更多的學員的加入讓我們這個地區向司法界講真象的工作又順利的走下去了。

訴江案不是幾個人的事,不是一個地區的工作,也不是一個新的項目。訴江案可以說是正法進程中的一個新階段,與我們每個人都有關。我們向司法界講真象的目地不僅僅是針對這個案子本身。就訴江案法律專業的部份,司法界的人都知道,而我們是以這個案子為契機,更廣泛深入細緻的講清迫害真象和法輪功真象,尤其是向在常人社會裏非常不容易接觸的司法界人士講清真象。

目前訴江案在全世界很多地區也都開展起來了,我們的體會是整個常人這個層次面上的司法界就好比一個人體,其中所有的法律學校,學院,律師協會,法官等等都像是人體裏一個小小的關節和穴位,我們的學員如果在各個地區的司法界都能夠開始大範圍的講真象,不只是侷限在如何把幾個法官講明白,而是把每個關節,穴位打通了,人們的正義感出來了,這個大的系統就通了,因為這個正義場就在這裏,人心就在我們這一邊。

學員B:講真象中遇到的問題

在和法律界人士講真象中,我遇到過這樣的問題,「這場迫害和在世界其他地方發生的迫害有甚麼不同,世界各地有許多對人權的踐踏,死亡人數也有很多的,我們為甚麼要對法輪功遭受的迫害這麼關注呢?」 還有「這只是個人權迫害,還夠不上群體滅絕」等。這都反映出世人對真象了解的不夠, 對迫害的系統性和邪惡程度認識不夠,然而這和我們自己對迫害認識的程度是有直接關係的。捫心自問,我們是否能發自內心的感受到這是人類歷史上最系統、最邪惡的迫害,否則我們就無法和常人講清楚這一點。最近我看了《江澤民集團系統迫害法輪功案結構示意圖》,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4/4/20/72774.html,覺得很受觸動,發現自己對迫害的系統性和邪惡程度並不真正了解。

這場迫害的廣度、深度和系統性是很多人難以想像的。比如,無論是在輿論造假,還是在迫害中採用的手段,都有一個系統的逐步升級的過程。酷刑折磨,強迫洗腦和「春風化雨」的偽善欺騙等手段在各地的監獄和勞教所中普遍使用,就包括酷刑中所有使用的刑具和方法,在各地監獄和勞教所中都是很雷同的。整個迫害在背地裏發生著,是系統推進和逐步升級的,而這一切迫害的背後,都是江××在一手推動。

在我和一些美國朋友的接觸中發現,很多人是在媒體上聽說過法輪功及其遭受的迫害的,但絕大多數人並不知道江××是這場迫害的罪魁禍首。我覺得這是我們講真象中欠缺的一部份。 當越來越多的人知道了江××的罪行並在心裏判其有罪時,就會在人間形成強大的正義之場,而法庭上的正確宣判就是一個自然的結果。而美國政府作為一個民選政府,也必然會順應民意,從而不為江氏集團的威脅所左右。所以,在今後的講真象中,我們應讓更多人了解到江××是這場迫害的罪魁禍首。

舉個例子,當提到把二次大戰的納粹戰犯送上法庭審判時,沒有人有不同看法,對於當代「群體滅絕罪」罪犯米洛捨維奇的審判,也是人心所向,為甚麼?就是因為他們的罪惡已廣為世人所知,對於這些罪惡的審判已成為普遍的共識。因此,廣泛、深入、細緻和持之以恆的講清真象,使人們真正了解江××迫害法輪功的邪惡性質,才能使世人清醒的作出正確的選擇。

訴江案的過程對大法弟子是一個長期考驗。記得在剛開始鎮壓的那段時間裏,我們對國內學員所遭受的迫害是很感同身受的,但隨著時間的推移,那種感受就漸漸的淡化了,記得在紐約遊行第一次看到酷刑展時,雖然展出的和國內學員所遭受的相比只是冰山的一角,自己還是很受震撼的,其實就是因為自己對迫害的感受淡化了。在訴江案上,我們也面臨同樣的考驗。案子從遞交到一步步的法律程序,歷時很長,我們是否能自始至終認識到,我們真正的目地是要講清真象,救度眾生,並長期的保持正念,將其貫穿在我們的講真象中,這需要我們在法理上有清醒的認識。

學員C: 全面系統的講清真象

這次在芝加哥酷刑展期間,我給很多來看演示和圖片的西方人士系統而點到為止的講解了以下問題:

圖片、酷刑展等能讓人有直觀和感性的認識,但因為這場大規模滅絕性迫害,本身是一件很大的事,觀眾自己看圖片雖然會印象深刻,但如果事先沒有接觸過真象材料,往往不一定能理解眼前看到的是甚麼,因此恰到好處的為其講解,往往能起到講一個清楚一個的徹底效果。

比如先從人們正在看的圖片或酷刑種類入手,具體說明老虎凳這種酷刑迫害的實際殘酷程度如何遠遠超出眼前的演示所能展現的,幫助觀眾加深印象和對真象的理解。然後列舉數字把視線拉向全景:如迫害致死人數,被關押人數等,還要通過具體案例(比如根據觀眾的特點,選擇不同行業、不同年齡層的男女老幼受迫害的案例簡述),讓人們對迫害的深度、廣度有一個感性的了解。

這時人們往往急於知道「為甚麼」(會發生這樣的迫害)。這時,我會順著他們的思路,先簡單的回答,比如說,是的,這迫害再荒唐不過了,我們也一直在問為甚麼,可誰又能替希特勒說清他為甚麼要滅絕猶太人呢?

然後順便繼續講與「滅絕性迫害」這一話題相關的另外一些真象,都是正面信息,比如我不僅注意讓人們了解這場迫害針對的是數千萬之眾的這樣一群修煉真善忍的好人(迫害的廣度),還注意提供更多相關的正面信息:這些人為甚麼來學法輪功?是通過家人、朋友的口傳口、心傳心而知道了法輪功好,我自己和好幾個朋友多是自己的父母告訴我們好我們才學的。學了之後普遍獲得明顯的健康效益,而且人也變得更正直,敢於按照「真善忍」這個原則徹底的做好人,這個過程和事實基礎,也是面對殘酷迫害千千萬萬法輪功學員在巨大的政治壓力下仍然站出來說真話、反對迫害的基本原因。

除此之外,我還要告訴人們,是誰發動了這場荒唐、邪惡、殘酷的滅絕性迫害,是誰為了維持迫害而封鎖信息、製造和散布大量謊言詆毀法輪功,是誰製造了所謂「天安門自焚」慘案製造對法輪功的仇恨。並由此自然的點出這場迫害扭曲著人們的心靈,毀滅著許多人的良知,因為它所波及的不光是億萬法輪功學員和他們的家人,而是全體中國人民乃至世界上所有被謊言毒害的人們。

在儘量簡明生動的全面講清真象的基礎上,我不忘順便告訴人們迫害元凶江澤民在美國被告上了法庭,聯邦伊州法庭認為前中國國家主席江澤民有豁免權,你們覺得如何?希望你們支持我們的上訴,從心裏、從道義上支持我們的努力。講到這裏,人們都會用正念作出他們最好最善的回答,並對我們法輪功學員表示鼓勵和感謝。這也更證實著全面講清真象的威力。

學員D:修煉人的心態很重要

我覺得,保持修煉人的心態很重要:是為了一個甚麼預想的結果呢,還是真的無求?是僅僅為了揭露邪惡呢,還是真正把救度眾生放在心裏?是抱著一役之勇呢,還是冷靜、成熟、智慧、持之以恆的講清真象?這些,都是我們在其中要修的。

另外學員當中還有一種心態,就是從根本上還沒有真正認清訴江案在正法中的意義和作用,以及作為修煉者個人應當怎樣做。有的學員平時只是關心自己做的具體項目,或多或少的認為訴江案是具有法律專業人士更應用心的,平時對訴江案關心較少,只是用來作為講真象的一種素材,而沒有真正從內心關心和支持訴江案。這實質上會造成整體力量的削減。

當我們自己還沒有真正認清訴江案在正法中的意義和作用時,我們也很難向民眾講清訴江案的真象。

我想,在正法過程中出現的任何事,其實都是給我們提供的講清真象、救度眾生的機會,包括訴江案也是一樣。但是,我們是否真的利用好了這個機會,真的把應當講的真象全面、細緻、深入、紮實的講清楚了,講到位了,還真的需要我們嚴肅的好好想一想。

學員E:對訴江案最好的幫助就是紮紮實實的講真象

江××發動的這場與上億法輪功學員為敵的鎮壓,不僅違反了國際人權法,而且嚴重踐踏了中國憲法。將江××繩之以法,將會有助於早日結束這場民族浩劫,並對有力揭露、抑制邪惡,於救度眾多被矇蔽的生命都具有重要意義。

訴江案不是哪一個地區學員的事情,也不是法律小組自己的事情。它也不是一個單純的法律程序的問題。作為非法律專業人士的學員,我覺得對訴江案最好的幫助就是紮紮實實的講真象。人們在了解了真象後,會作出正確的決定。

舉一個例子:去年六月,我來到DC,去找相關的議員們講法輪功和訴江案的真象,並且希望他們支持訴江案。臨行前,聯繫了他們辦公室的相關工作人員,沒等到回音我就出發了。上午,我去了一位議員的辦公室4-5次,但總是見不到那位工作人員。午後,我再次來到這位議員的辦公室等候,一位年長的工作人員正從裏面出來,我走上前告訴她,我是專程從堪薩斯城趕來的,我是一名法輪功學員。接著拿出一本《見證》雜誌,簡短的告訴她法輪功真象。她認真的聽了後,向我道了歉,並且告訴我,她是議員辦公室的主管,讓我等一下,她就進辦公室去了。不一會兒,我久候的那位年輕的工作人員出來了。開始時,她很勉強,告訴我說,她很忙,只能跟我談5分鐘。我說:可以。我首先介紹了我及先生在法輪大法修煉中的身體受益情況,大法的洪傳,江××對法輪功學員的血腥迫害,我一邊翻著真象資料--《見證》雜誌一邊跟她講,她靜靜的聽著。告訴了她王麗萱母子被迫害致死的悲慘故事後,我一字一頓的說,江××犯了群體滅絕罪、酷刑罪以及反人類罪,我們將江××告上了法庭。她立刻說道:「好!」並且問及如何能夠支持我們。此後,這位議員簽署了所有的支持法輪功的相關國會提案。

這個經歷使我體會到了師父告訴我們的話:講真象是一把萬能的鑰匙。作為弟子,我們對師父講的法正悟到甚麼程度,我們的正念有多強,都直接關係到我們講真象達到的效果,更直接關係到對眾生的救度。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