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動心

共同精進,更加冷靜、清醒、成熟


【明慧網2004年6月6日】「在任何艱難的環境下,大家都穩住心。一個不動就制萬動!」(《在美國中部法會上講法》)這是我們很多大法弟子都熟記在心的,師父在99年720即將到來時在芝加哥法會上講給我們的。在過去的五年中,在邪惡的迫害中,我們都知道面對邪惡不能妥協,環境再艱難險惡我們也要堅修大法,一修到底。這幾年來,我們許許多多大法弟子都在這個層面上憑著堅定的信念走過來了。

最近一段時間忽然體會到,還在大法中修煉並不等同於自己每天都在修煉;每天做大量的大法的工作,也不等於自己每天都堅定修煉了。除了在修不修大法的考驗面前不動心,上面引述的這段法也是衡量和指導我們日常修煉的。

比如我們很多學員都經歷過的:看到別人在某些方面很執著,或者看到別人有不好的言行,自己馬上敏感,或者心生不滿,甚至事後一想起來都不舒服、憤憤不平。其實這正是自己流於常人的時刻,因為此刻自己的心被自己眼中的別人的不是帶動得太厲害了,根本看不到自己的動心,更想不起來找找自己為甚麼那麼動心。這時的思路不是珍惜機會修煉自己,清除自己的執著和因此產生的不好的物質從而提高心性境界,而是順著常人的觀念和思路,把它當成做事中的麻煩,或者實現自己工作計劃的障礙了。也忘記了甚麼是真正的對別人好,怎樣才能做到對別人真正的善。

冷靜下來想一想,別人表現出的執著不是我們不修自己的藉口啊,相反,師父告訴我們修煉人遇到的任何事情都不是偶然的,都有自己修煉提高的因素在裏面。其實無論是舊勢力鑽空子,還是我們同修之間因為各自的執著而人為的帶來的麻煩,都可以用來作為我們提高心性的階梯。

作為修煉人,還有太多不應該動心的地方,比如在大法工作中自己的計劃被突然打亂了,感到超過預期的壓力了,被別人批評了、指責了、冤枉了,甚至被人罵了,自己的錯誤呈現在眾人眼前了,感到別人不支持不體諒自己的工作了,還有當常人中「名利情」的誘惑來了,同修、家人、朋友恭維自己了、或者不理解自己了,講真象時家人反感了、出言不遜了,等等,這些時刻,如果真能把自己當成大法弟子,這些都是我們修煉提高的階梯,也就是說,在矛盾面前修好自己、修得不動心應該是無條件的,不分巨細,不管外來的是鋪天蓋地的邪惡壓力,還是生活工作中的每一個貌似偶然的誘惑與衝擊。不知道這是否能叫做修煉的基本功,反正這些很能體現修煉人的基本風貌。

修煉中我體會到,在修煉未結束之前,因為還留有人心,還是會有很多動心的時刻,但總的趨向是心態越來越平靜、穩定、祥和,才是正確狀態。而且在正法修煉中,只要一動心就發現,一發現就毫無保留的向內找,找到了就發正念清除,修起來是很快的。古往今來恐怕沒有這麼好修的了,因為師父確確實實甚麼都給我們了、能做的都為我們做了,剩下的就等我們那顆時刻記著修、想修、堅定的真修下去的精進之心(正念)。

同時也只有我們心性不斷的提高上去,修到師父希望我們修到的高境界中去,我們才是在徹底破除舊勢力的一切安排。從三件事的角度說,只有我們在做的過程中注意心性修煉,才能真正做好三件事,否則做到一定程度就像例行公事一樣,或者事業心、幹事心起來了,或者感到力不從心、到了極限了,或者貪圖起安逸來了,甚至在名利情的帶動下出現更不符合正法要求的言行了,這些一定會阻礙自己完成大法弟子的重大歷史使命。而當我們真有這樣堅實的修煉基礎時,在任何艱難環境和矛盾面前,我們一定都是最冷靜、理智的,絕不會對大法產生任何疑惑和動搖,因為我們時刻就在法中修著,我們與大法是溶合在一起的。也只有學法修心帶來的修煉上的突破,才能讓我們從根本上突破做三件事過程中的一切干擾和阻力。

當然,大法弟子的這種不動心(不為外物帶動)是修出來的,不是人為的裝出來的,不是表面上沒反應心裏很過不去,不是不聽別人的批評意見,不是聽了別人的提醒無動於衷、不向內找自己;也不是像有些常人想的,不動心就像木頭一樣,麻木冷漠;而是一種真正的包容、寬洪與理性。修煉人達到這樣的狀態,會真正從根本上對別人負責、善待他人,會具有真正的冷靜、理智和智慧,因為這是修煉人本質的自然體現,是神性的體現。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