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醒:走正我們的路

【明慧網二零零四年六月六日】1999年7月邪惡迫害全面公開之後,為了講清事實真象、揭露江氏集團通過國家媒體製造和散布的大量謊言,大陸大法弟子在嚴酷環境下自發的辦起了上網點和資料點,從明慧網下載關於法輪功的消息和各類真象資料。五年來,大陸大法弟子辦的資料點越來越多、層出不窮,許許多多大法同修長期默默無聞的、清醒的、堅韌的、不計個人名利的在資料點上做著自己作為大法弟子應該做的,努力純淨著自己、走著自己的正法修煉之路。這些同修在全球大法弟子共同證實大法、救度世人中起到了無形的、但卻至關重要的作用。

然而,在資料點這種特殊的修煉環境、工作環境中,個別學員一直用人心看待迫害,心目中把大法弟子的反迫害等同於常人的政治鬥爭,用做事對抗迫害而不是作為修煉人清除迫害;用做事代替修煉,而不是長期堅持做好學法、修心這些身為修煉人每天都應嚴肅對待和恭敬做好的本分。很多地區都有極少數幾個這樣的學員,因做出許多與大法弟子心性行為標準嚴重不符的事情而造成當地資料點被破壞,很多其他大法弟子被關押、有的甚至因此被迫害得過早去世。

根據現在已經查明的情況,資料點被破壞的原因複雜,但大都有打著做大法工作的旗號做違反大法原則之事的現象。個別人在現代人變異的觀念和人心的執著下,把骯髒的事當成了美好,根本聽不得別人的批評意見。同時,其他同修也沒有堅定抵制所有違反大法原則的事情,從而給個別人提供了市場,也給邪惡大規模破壞資料點和迫害大法弟子提供了藉口。

本著為大法負責、為眾生負責、為同修負責和為自己負責的原則,我們在這裏嚴肅的指出破壞性較大的、具有一定代表性的幾方面問題,不是為了給哪幾個人定性,而是為了讓做得不好的趕快清醒,為了我們大法弟子都能借此機會警醒、自省、歸正,更加珍惜我們在正法時期修煉的萬古機緣,共同精進。

1、違背大法原則搞集資的問題和濫用真象資料資金的問題

有個別人以做資料點工作為藉口到處找同修要錢,還有的甚至用做資料的錢為自己私慾揮霍,這些都嚴重違背著大法的原則。

有的學員因手中存有做資料的錢,買東西時大手大腳、花高價、隨意坐出租車,給資料點租的房因一個電話或其他事情就輕易放棄不用,一處租房金就達幾千元錢,還不包括扔掉的生活用具和其它物件。

有的還抱著「做大法的工作可以花大法的錢」等認識心安理得。

其實冷靜的想一想,修煉人都明白,大法本身不存錢不存物,只有修煉,這是金剛不動的。大法弟子做講真象的事或者其他正法修煉中應該做的事,不都是為自己而做的嗎?不都是自己自發自願為救度眾生而做的嗎?大法弟子做的事都是大法弟子個體在證實大法的路上自己的事,嚴格的說,並不能稱作「大法的事」;在面對迫害的特殊環境中,大法弟子個體省吃儉用拿來做資料的錢關係到大批眾生的未來,那麼作為一個真心修煉的人,自己自願的站出來證實大法講真話,難道還要和其他同修甚至向大法討價還價嗎?這哪裏還有大法弟子的心性和言行的影子呢?更何況,當地的資金來源其實是非常困難的,同修們生活條件好的大多也是靠工資生活,收入很低的更是一年攢不下幾個錢……

2、長期忽視學法,以「熱心」與「做事」取代心性修煉,無視大法的修煉原則的問題

比如,有些地區在原來的資料點被破壞之後,僅僅因為有些人有熱心,就使其參與資料點的工作甚至成為新資料點「負責人」了。結果,有些人亂花真象資料資金,甚至找各種藉口騙同修的錢,長期打著做資料、傳資料的幌子幹著違反大法修煉原則的事。還有些學員認為熱心幹事、做得多就是修得好,把修煉和做事混為一談,常人心起來了,無法冷靜清醒的維護大法的修煉原則。

有一個地區的例子很典型:某地第一批資料點從2000年初開始運行,2001年初被破壞,近十名同修被抓,損失資金十幾萬,全部被判重刑和勞教。事情的起因是一名資料點的學員自己花錢買了一台複印機,然後以高出市場的價格給同修複印真象資料。這與大法弟子應有的「真善忍」的言行標準嚴重不符,而周圍的同修未給予抵制,還有一些人一直捧她,因其買了複印機並做了很多事而認定其修的好,以致這個學員飄飄然、理智不清的繼續做著違反大法修煉原則的事情。這些問題直接導致該學員被迫害。此學員在迫害下承受不住,又出賣了資料點的同修,造成資料點同修絕大部份被抓。

後來,當地又有一批同修帶動了一大批學員走出來,並組成了第二批資料點,使當地講真象的形式多種多樣,大規模講真象和揭露邪惡同時進行,整體講真象的形勢很好。隨著資料點越來越大,很多學員的幹事心起來了。

這時其中一名負責上網的學員(第一批資料點僅剩的核心學員)和一比自己年長許多的女學員發生曖昧關係。此二人長期不學法、不煉功。當同修提出把他們分開工作時,該男學員竟離開資料點出走。此二人花費資料錢為自己的私慾揮霍,方方面面事情很多,且該女學員一直喝酒(這是真修弟子決不會有的行為,《轉法輪》中有專門講解),並領著該男學員一起喝。種種跡象表明,此二人在各方面都還離大法弟子的標準相差太遠。但因該資料點只有該男學員會上網,其他學員怕其走了資料會中斷,在求一時的工作方便的心態下沒有按照大法修煉的原則辦事。結果後來該二人都被邪惡抓走,由於沒有長期修煉心性的道德基礎,他們在邪惡的威逼利誘下出賣了資料點同修。邪惡利用這些詳細的內部情況,採取電話監控、蹲坑守候、重點抓捕等手段,在短短三、四個月之內,將資料點的絕大部份同修全部抓捕,損失資金十幾萬,被抓同修遭酷刑逼供後全部被邪惡找藉口非法判了重刑和勞教。

上述地區的第三批資料點還是重複了前兩批資料點的錯誤,在對待真象資料資金問題上沒有走正,幹事心很強,學法少。這批資料點又在運行一年後被破壞,被抓同修被邪惡找藉口非法判刑,最高刑期竟達十二年。

3、個別人達不到大法弟子的基本標準

1)私生活不道德的問題

某地資料點的個別學員違背大法原則,出現男女關係問題而導致三個資料點被破壞,五個有此問題的學員全部被抓。事情的表象是其中一個學員因一個相識的學員被抓而想花錢買通法院保釋,結果導致自己被邪惡跟蹤。一個多月之後,邪惡基本摸清了有關資料點和其他學員的地址。在此期間有學員曾經發現有惡警跟蹤,但沒來得及轉移就全部被抓。結果實際被抓的人數近二十人,而不止是私生活完全不夠大法弟子標準的那五個人。資料點和與其相關的學員、送資料的學員全部被抓,直到現在,該地區只能恢復市區外圍的部份新經文和明慧週刊的供應,講真象陷入低谷,向當地民眾揭露邪惡更是難以開展。

師父在《轉法輪》中告訴我們:「在歷史上或在高層空間中,看人能不能修,看人的慾望、色這個東西很主要的,所以我們真得把這些東西看淡。但是我們在常人中修煉,又不是要你完全杜絕它,最起碼在現階段,你要把它看淡,不能再像過去那樣。做為一個煉功人就是應該這樣的。凡是在煉功中出現這個干擾,那個干擾,你自己得找一找原因,你有甚麼東西還沒有放下。」在《2004年芝加哥法會講法》中師父說:「到目前還有的人在私生活上根本就不是修煉人的行為,這樣的,無論你做的再多也不能圓滿。」

即便對常人來說,在兩性關係方面,歷史上無論在東方還是西方,神給人制定的道德規範都是相當嚴格和明確的。即便有一次犯下此過,都會被社會公認為觸犯神的戒規、傷風敗俗,當事人往往終生難以洗清其因此造成的恥辱和獲罪感。

然而,在人類道德已經下滑到已經沒有名符其實的標準的今天,很多世人在這方面的正念已經喪失殆盡;包括幸運的在這個特殊的歷史時期得了法的個別學員,因為長期靜不下心來學法、學法不入心,長期用人心對待大法和修煉,在對名利情的執著心的驅使下,也仍處於一種不理智的道德敗壞狀態,不想自拔,不想用「真善忍」的標準提升自己的思想境界。這批人雖然屬於極少數,但各地都有。

很多事實表明,這些人不符合大法弟子標準的心性表現與行為,不僅招致對其個人的嚴重迫害,而且給資料點、給地方講真象工作、給清除邪惡以及救度世人的進展造成的損失是無可估量的!

2)在學員家長期居住及吃喝拿要的問題

師父一再告誡我們無論做甚麼都要首先為別人著想,但是有個別學員因避免迫害而離家出走,卻長期住到其他學員家裏不走,完全不考慮對方家裏的不便。同修勸其離開,其不但不警醒還反過來說同修應該放下執著。

還有的人利用同修的善良心理鑽空子,吃、拿、要和騙取錢財,或利用自己傳遞資料之便揮霍真象資料資金,並向負責人索要錢財(藉口有車馬費、生活費、租房費、給孩子買衣服錢等等),有的協調人明知這個情況,卻出於對人情的執著放縱其行為。

師父早在1997年6月就發表了《猛擊一掌》一文,嚴肅指出和糾正過個別人的這種行為。師父說:「大法為了方便更多的人修煉,目前主要採取在常人社會中修,在工作或其它常人環境中磨煉,只有出家人才雲遊。可是目前有一些人打著大法弟子的幌子,全國到處亂竄,無故住在學員家裏,吃、喝、拿、要,招搖撞騙,利用學員善良的一面,鑽大法的空子。……為甚麼這些人不聽我的話,全國到處竄,為甚麼吃、拿、要學員的東西卻要叫學員把心放下,這是我教他的嗎?更有甚者,在學員家一住就是幾個月,這不是明目張膽的干擾破壞學員修煉嗎?我想這些人必須把所騙吃騙拿的如數賠償,否則大法不容。」

3)執著自我,製造和激化矛盾的問題

有的學員因執著自我、固執己見,對批評自己的同修進行排擠和干擾,有意無意的製造隔閡,還把《明慧週刊》中的文章作為攻擊其他同修的工具,造成工作中不能協調甚至矛盾激化。

有的被人心帶動,完全是常人鬧矛盾的心態和言行,背後攻擊批評自己的同修和協調人,甚至造謠說同修和協調人是特務。在中國大陸的邪惡迫害下,有些學法修心不紮實的學員對「特務」二字很敏感,寧可信其有也不信其無,而不是以法以心性衡量一個學員,因此這種惡意的散布,給資料工作造成的破壞是惡劣的,加重了環境的複雜。

4)自心生魔、不修口造成安全漏洞的問題

有個別學員不按照大法的要求修煉自己,長時間不學法或學法少、不煉功、不重視發正念。平時自以為修得高,用天目看同修,說同修如何如何。有的自心生魔,被干擾得理智不清,稱自己天目開了,「開了悟了」云云,稱在學員中只有他才能看到真象、實質。他們這些明顯不符合法的狀態,卻還能矇騙一些執著心強、人情重的也是學法不深的學員。

有些資料點的學員不修口,不注意自己的安全,也不考慮他人的安全,隨意將資料點的情況洩露出去,同時還將知道的上網點同修的情況告訴別人,使當地不是資料點直接工作人員的不少人直接知道了資料點的地址,無形中給資料點的安全和真象工作造成很大漏洞。

4、警醒

幾年來各地資料點經受的教訓和損失太多太深刻了。回想起來,舊勢力黑手鑽空子就鑽了三個字:名、利、情,出現問題的人都是因為執著「名、利、情」而釀成大錯。

造成這種情況的一個重要的原因是因為資料點與其周圍的學員心性修煉跟不上,又長期不重視學法,大家沒有真正對照大法各自向內找,吸取上次資料點被破壞的教訓。

有些學員表現得很不冷靜、不理智,出事前不聽勸阻,出事後根本不嚴肅的向內找,而是簡單的歸咎於某個工作環節做得不夠好,認為那個環節的工作做好就行了,等於否定了大法弟子證實大法時所必需包含的心性修煉的因素。

實踐證明,幹事多少無法取代修煉,熱心同樣也無法取代心性修煉。無論是誰、做了多少事,長期不按照大法的標準嚴格修煉自己的心性,都難以避免帶來方方面面的問題和損失,特別是在中國大陸那個嚴酷的環境中。

一個大法弟子無論其做了多少講真象的事,都是作為一個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但如果做了大法弟子絕對不應該做的事,比如毀壞了某個地區的講真象環境、出賣了大法弟子,甚至造成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因此而對正法犯下的罪業卻是如山如天、難以償還的。違反大法原則去做的學員實際上既害了同修又害了自己。

該警醒了。違反大法原則的當事人一定要靜下心來好好學法,從此學好法,好好修煉自己的心性,走上一條正路,這也是能否真的珍惜自己、珍惜大法、堅信師父的體現。其他的學員,也應該好好找找自己,看為甚麼這些事發生在自己的周圍,看看自己的言行是否也有基點上的偏移,有哪些修煉的基本問題還沒解決,趕快提高上來。正法不會永遠繼續下去,機會不會永遠都有,「勿迷世中執著事 堅定正念 從古到今 只為這一回」[1]。我們大家一定要珍惜啊。

5、建議

1) 站在正法修煉的基點維護大陸資料點、上網點的穩定運行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26/65886.html

儘管邪惡在沒有被最後徹底清除之前還在行惡,儘管資料點的建立和運行中有許多困難,儘管我們救度世人的使命還很艱鉅,但宇宙大法對大法弟子的純正標準是金剛不動的,不會因為眼下暫時的困難就從修煉方面降低要求。

那麼,我們對做資料點工作的大法弟子,也應該有明確的心性要求──一定要是一個真修弟子的心態才能參與大法弟子上網點、資料點的實質性工作。修煉狀態不行的、或者一段時間內修煉跟不上的,大家都可以勸其退下來,靜下心來學法一段時間,「少息自省添正念 明析不足再精進」[2]。

師父早在1996年6月就講過,「一個修煉者就是一個去常人的執著心者」[3]。個人修煉時期,「各地輔導站、總站及學會為大法負責,有權更換一切輔導員及分站長,所以有時會根據不同情況替換負責人。因為負責人首先是個修煉者,是來修煉的,不是來當頭目的,所以一定要能上能下,叫當負責人是為修煉,不當負責人同樣修煉,如替換下來的人心裏過不去,那不就是執著心在起作用嗎?這不正是去那顆心的好機會嗎?如此,還是心放不下,正說明換下來是對的,執著於當負責人本身修煉目地就是不純啦,所以我提醒弟子們哪!你們不可能不去此心而圓滿的。」[3]在正法修煉時期的今天,因為資料點(個人資料點除外)工作的影響遠遠超越了個體修煉、個體證實法,大法弟子辦的資料點應該把心性作為衡量每個學員是否適合做資料點工作的標準,資料點應該作為一個整體體現出大法修煉者的心性境界。這是對其本人負責,也是對資料點負責,對當地民眾負責。

2) 資料是真象工作的關鍵環節,是大家的共同責任

資料工作其實不是受教育程度高、懂計算機技術的學員的特權,大法弟子只要念正、用心,其實想學甚麼都會很快,障礙和侷限自己「不敢學」和「學不會」的是個人在常人中養成的觀念和思想業力。以與明慧網的「單線聯繫」為特徵的「遍地開花」,並不是可望不可及的,關鍵是大家是否能夠突破自己,下決心去做。大法中有我們所需的一切智慧和力量。

同時,即便不直接做資料點的大法弟子也要起到維護法的作用,不給違反大法原則的做法提供市場。杜絕以熱心、幹事多少取代心性修煉,不要把常人的做事能力、技術水平作為資料點的用人標準,以避免給當地講真象帶來方方面面的問題和損失。

3) 再次強調小型、眾多的「遍地開花」資料點原則

明慧編輯部長期以來一直強調,建立資料點要以「遍地開花」為原則,因為這來自於大法「大道無形」的原則,而且這其實是師父的要求。每個大陸學員都站出來用心做資料、反迫害、講真象,那麼邪惡就無法集中迫害少數幾個大法弟子,無法通過破壞少數的幾個資料點來破壞整個地區的大法工作。如果我們每個家庭資料點、個人資料點的大法弟子都自覺的在講真象救度世人的特殊修煉形式中不斷的提高自己的心性,那麼我們不就在清除迫害、破除了舊勢力的安排嗎!

*  *  *

讓我們本著為大法負責、為眾生負責、為同修負責和為自己負責的原則,互相提醒,珍惜我們在正法時期修煉的萬古機緣,共同精進,走正我們的正法修煉之路。

明慧編輯部
2004年6月5日


[1] 「元曲 梅」,師父著《洪吟》(二)
[2] 「理智醒覺」,師父著《洪吟》(二)
[3] 「修煉與負責」,師父著《精進要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