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病還是虐殺(圖)

重慶茅家山女子勞教所殘酷折磨法輪功學員紀實

【明慧網2004年6月30日】從1999年7月22日以後,重慶茅家山女子勞教所成為迫害重慶市女法輪功學員的黑窩。那裏的惡警和吸毒勞教犯所使用的迫害手段毒辣殘忍,無所不用其極。所謂治病「敷藥」、「餵藥」成了迫害甚至於虐殺大法弟子的重要手段。

在這個所謂的文明勞教所裏,衛生條件極差。臭蟲、跳蚤、蝨子、蚊蠅很多。他們長期把法輪功學員關押在陰暗的監舍裏。動輒就是毒打和手銬或關進黑暗潮濕的禁閉室。很多大法弟子身上被打壞出現紅腫潰瘍,或被蚊蟲咬出紅疙瘩,或出現濕疹現象。2001年4月25日,中央電視台《焦點訪談》節目造謠說上海一名法輪功修煉者,因患疥瘡,拒絕治療死亡。勞教所的邪惡警察們在「人道主義」關懷的幌子下以「治病」、「擦藥」、「餵藥」為名對大法弟子進行了喪心病狂的迫害。

所有的法輪功學員只要身上有點搔癢或紅疙瘩或潰瘍,他們就說是疥瘡,就要強迫擦治疥瘡的「硫磺軟膏」。惡警們指使吸毒勞教人員強迫法輪功學員擦藥,手段極其殘暴。所有的法輪功學員被抹藥後,無一例外地出現了全身紅腫、創面擴大,小瘡變大瘡,已經好轉的又惡化甚至化膿等狀況。

法輪功學員拒絕邪惡的迫害,拒絕接受「擦藥」。勞教所惡警楊明就指揮吸毒勞教犯進行更殘忍的迫害:他們讓6~7個吸毒勞教人員對付一個法輪功學員,或在監舍裏或把法輪功學員拖到操場上,渾身上下衣服全部扒光了,幾個人按在地上,用手套抓起硫磺膏一把把往身上亂抓亂抹。有的法輪功學員身上的瘡已經化膿了,手套上沾滿了膿血和塵土,也不更換,繼續又給另一個法輪功學員身上抹。對堅決反抗的法輪功學員抹完了就用手銬吊起來。一個個被擦藥的法輪功學員滿身灰塵、分不清哪是膿血哪是藥膏。在邪惡的迫害下許多法輪功學員全身瘡痍滿目,有的瘡面感染更加嚴重。

「灌藥」是勞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又一毒辣手段。惡警楊明專門組織一個灌藥組,有吸毒勞教人員謝貴平、賀小平、劉承玲、聶娟、沈玲、王素曉等。他們讓6~7個吸毒勞教人員把法輪功學員按在地上用膝蓋壓在胸膛上,先是毆打,再不行,就掐脖子、捏鼻子,用竹塊、木條撬開牙關往裏倒藥,或用針筒直接往喉嚨裏插強行推藥進去。


王積琴在茅家山女子勞教所被迫害致死

惡警楊明多次命令吸毒勞教犯以「治病」為名,對法輪功學員灌不明藥物。大法弟子王積琴多次被灌休克。其中一次是勞教所房××(醫生)直接指揮,王積琴被當場灌昏死過去了。為了推卸責任,勞教所將生命垂危的王積琴送回家。回家後王積琴一直吐血、便血、胸悶、氣喘咳嗽、嘔吐、腹瀉、腹部劇痛,胸部以下嚴重浮腫,四肢無力,不能入睡。2002年9月23日身心受到嚴重摧殘的王積琴含冤去世,年僅29歲。

法輪功學員龍崗,勞教所惡警對她野蠻灌食,致肺部穿孔,在被迫害得奄奄一息時,惡警說她有肺病,把她長期關進四面不透風、空氣非常污濁的黑屋裏,長期睡在地上,並強行給她灌藥。勞教所怕承擔責任才同意家人接走,4個月後龍崗在家中去世。

勞教所醫生有時甚至故意使用有禁忌的配方給法輪功學員,摧殘她們的身體,周成渝就是被她們亂塗藥造成感染,亂用藥造成腹部腫脹死於勞教所。在重慶市勞教局統一口徑指使下,女子勞教所和重慶西山坪勞教所對法輪功學員說:周成渝是患癌症死的。

大法弟子邱翠香,惡警楊明經常把她反銬起來,指使吸毒勞教人員毒打她,由於手銬經常在後腰臀部磨擦,造成大面積潰瘍。惡警楊明為了達到迫害目地,硬說是長疥瘡,會傳染別人,讓吸毒勞教人員強行扒光其衣服,按在地上,往身上抹「硫磺軟膏」(抹藥後又吊銬起來);還讓吸毒勞教人員以暴力對邱翠香進行灌藥。用自來水兌藥後用針筒插入喉嚨強行灌藥,結果潰瘍越來越嚴重。2002年4月25日,勞教所讓楊明把邱翠香帶到重慶市第一人民醫院皮膚科看病。醫院皮膚科專家仔細察看創面後,作出是長期戴鐐銬金屬磨擦造成傷害的診斷。楊明卻仍然用硫磺膏抹,用大針筒插入喉嚨強行灌藥等方法折磨邱翠香,必欲治死地而後快。整得邱全身發烏,骨瘦如柴,極度衰弱。可楊明絲毫沒有放鬆迫害,仍然罰站、戴銬毆打,不斷折磨。

這只是女子勞教所在「人道主義治病」的幌子下所施惡行的一小部份,卻足以證明江氏集團指揮下的重慶茅家山女子勞教所對法輪功學員進行迫害的殘暴。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