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於1999年被天安門派出所關在「小鐵牢」迫害的遭遇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6月30日】1999年12月中旬的一天,我與一同修來到北京準備上訪。我們從火車西站乘公共汽車到天安門廣場,剛下車,一個青年女子就走上來主動給我們打招呼:「你們是煉法輪功的吧?」我奇怪的問道:「你怎麼知道?」

該女子狡黠的說:「一下子就看得出,你們紅光滿面,面容慈善,走路也很精神」。她又假惺惺的問:「湖北的法輪功學員來了沒有」?我們說不知道。該女子欺騙的說:「那邊有好多煉法輪功的人」。

我們開始有點猶豫,她偽善的說:「走吧,我帶你們去看」。就這樣我們剛到北京,就被這個偽善的女特務騙進了天安門側邊的派出所。

在派出所,一個不到10平方米的小鐵牢裏關滿了幾十名法輪功學員。他們中間有七、八十歲的老太太、有抱著小孩的母親、有知識分子、有學生、有工人、有農民等。有的法輪功學員被警察打,有的被罵,有的年青人被打得滿臉是血。

有個近八十歲的老太太是成都的,她和一個六十多歲的老太太一起到北京上訪,在火車西站下車時走散了,她就一個人問著,乘公共汽車到了天安門廣場上訪,剛到廣場煉功就被警察抓進來了。

有個三十多歲的中年婦女帶著十歲的女兒,到天安門城樓上打橫幅,被警察抓進來。警察把小女兒塞進小鐵牢中,把她帶到辦公室,氣洶洶的問她為甚麼要打橫幅,她說:「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

警察就惱羞成怒的脫下腳下布鞋(穿布鞋是北京中年人的時尚),用鞋底抽她的臉。

當她被關進小鐵牢時,臉被打腫變形了,嘴和鼻子流出了鮮血。她甚麼也沒說,眼眶噙著淚花。

小女兒見著媽媽受苦哭了。媽媽卻說:「大法弟子不哭!」,小女兒不哭了,用堅銳的目光正視著那些還在行惡的警察。

警察辦公室時時傳出惡警們的獰笑、罵人、訓人和十分骯髒下流的話。每當聽到法輪功學員正義的呼聲:「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時,邪惡的警察就是一陣子慌亂和吆喝聲,緊接著暴風驟雨般的警棍重重打在法輪功學員身上,發出「辟辟」聲和電警棍擊人的「啪啪」聲。痛苦的折磨時時在發生,揪動著每一個法輪功學員的心。即便這樣邪惡的折磨、毆打,也聽不到法輪功學員的痛苦呻吟聲。而當同修被惡警推進小鐵牢時,渾身是傷、滿臉是血的同修,……。

每當惡警走到小鐵牢前就惡狠狠的叫嚷著:「不准說話,不准坐下,不准上廁所……」一年輕女法輪功學員剛一坐下,惡警打開鐵門走進來就是一腳踢起,罵罵咧咧的叫道:「誰敢坐就是這樣。」

在遭到警察的無理責罵、體罰、侮辱、折磨下,法輪功學員們理智的、善意的給他們講法輪功的真象,告訴他們我們修煉大法後的親身體會和做一個真正好人的真實意義。有的警察稍有點善心,就主動打開鐵門叫法輪功學員依次上廁所。

隔不了多久外面又有外面警車又送來幾個法輪功學員。一會又來一個警車把法輪功學員都接走。經常聽到惡警在電話中叫嚷道:「不要送來了,關不下了,送其他地方」。一天少說也有四、五百個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關在這個小小的鐵牢籠,多的時候一千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