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類風濕」中西醫束手 修大法全身疼痛消失


【明慧網2004年6月27日】我今年56歲,多年來就體弱多病,是法輪大法給了我生命和希望。

在28歲的時候,我患上了「類風濕」,像針扎一樣疼痛難忍,當時我不知道「類風濕」是甚麼病,後來才知道「類風濕」是不死的癌症,我患的是「游走」性的「類風濕」,全身各個關節紅腫,疼痛難忍,不能活動,連下巴掛鉤處都疼,疼時不能張嘴吃飯,頸椎、膝關節、肘關節、手關節等各個活動關節沒有不疼的,疼時發冷、發燒,大汗淋漓,到了晚上更難過,怕風寒,別人穿毛衣時,我穿棉襖、棉褲;別人穿線衣、線褲時,我穿毛衣毛褲;別人穿棉衣時,我得棉衣加毛衣。晚上穿毛衣毛褲睡覺,三伏天我得到處去曬太陽,有時疼得真想跳樓一了百了,每天都是淚水洗面,藥吃得無法計算,吃「強地松」吃得身體發胖,到處打聽偏方看廣告,就連電線桿上貼的廣告都試過,也不頂用。

有時上班都得我愛人背我上下樓,推著自行車馱我上下班,卻不能騎車馱我,因為我怕顛。單位離家很遠,坐不了交通車,當時家庭困難,工資都很少,孩子又小,所以只能咬著牙堅持上班,有時自己上班走路非常艱苦,就像小腳老太太走路一樣艱難,而腳一落地像針扎一樣疼痛難忍。

後來,單位領導看我病得很重,就讓我去鞍山湯崗子療養院療養,療養3個月時因犯心臟病回家了,到家沒多久我就癱瘓了,生活不能自理,腳腫得青紫,一按一個坑,在坑裏放上水都不會流出去,兩隻手指彎曲不能活動,脖子不敢動,一直吃著「強地松」,打著「地賽半松」,因患「類風濕」又引起很多病,「心臟病」、「腎炎」血尿四個加號、經常犯「神經性頭痛」、「神經衰弱」、「胃炎」、「腸炎」,一天吃好幾種藥,「心臟病」一天犯好幾次,夜間更嚴重,全身無力,每天都倒在床上,頭髮亂得像個瘋子,真是無法活著,失眠、做噩夢,不能過正常人的生活。多年吃藥,牙齒都壞了,直掉渣,直到滿口都是假牙。我成了一個無用的人,甚麼活都不能幹,自己恨自己,一定是前輩子沒幹好事,這輩子找上來了。平時別說高跟鞋,就是平底鞋我都穿不了。

中醫、西醫的治療都沒有見效,沒辦法,我也嘗試練氣功。在那些年氣功高潮時,我花了很多錢,學了幾種氣功,半年也沒有用。到處求醫拜佛,供過「觀音菩薩」,還供過「狐黃蛇」,每天都燒香磕頭,求病好,買了不少「佛曲」磁帶,還是不管用。有時說哭就哭、說笑就笑,真是神魂顛倒,也讓「跳大神的」給治過。我是我們單位出了名的重病號,有時在單位犯病,領導派車送了好幾次。一個人不能出遠門。

在最艱難的日子裏,一九九七年正月初七,經親屬的介紹,我有幸學了法輪功。法輪功真神奇,學功的當天晚上我就睡了一個好覺,所有的藥我都停用,而且把供過的那些東西全部送走,一樣沒留,一心煉好法輪功,學好大法。

學法以後全身輕飄飄的,上下樓不用休息,一氣到四樓也不氣喘,拿東西上樓也不犯心臟病了,洗衣服、做飯、甚麼都能幹了。類風濕也好了,全身哪都不疼了,以前身上所有的疾病都消失了,連感冒都沒有過。

有一次,我的牙突然疼了,家裏人讓我到醫院去治療,我說我去看看書吧,可是我打開書看到了師父的法像,於是我求了老師說:「老師啊,幫幫忙吧,別讓我牙疼了。」話一說完,馬上牙嗖一下不疼了,打開書不到半分鐘就好了,我馬上高興的去告訴看電視的家人「我的牙不疼了。」他們都說「太好了!法輪大法真的好!太神奇了!」

七年多來,我沒吃過一次藥,沒打過一次針,沒再住過一次院,為國家和個人節省了多少錢,也少遭了多少罪呀!高跟鞋也能穿了,海南、深圳、北京、哈爾濱等地我也能去了,飛機也坐了,心情特別好,是法輪大法救了我,給了我生活的希望,我真是最幸福的人了。不管壓力有多大,我都堅修到底,決不動搖,我是法輪大法的受益者。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