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蒙古大法弟子呂昌明被野蠻摧殘、非法勞教的遭遇


【明慧網2004年6月20日】原內蒙古潘西煤礦大法弟子呂昌明,2001年6月被南冶派出所用木棍毆打,後在看守所遭野蠻灌食,放回家中臥床不起。萊蕪公安卻在幾天後強行入室,把呂昌明從床上抬走,非法判勞教三年。

自從法輪功遭受迫害以來,呂昌明因信仰「真善忍」,時常受到當地公安的電話騷擾,單位怕受到株連,將呂昌明非法開除。

在2000年12月26日,為維護自己的信仰自由的權利,呂昌明進京上訪,後被押回潘西煤礦,在保衛科,呂昌明遭受了殘酷折磨,後由劉升等人送往萊蕪市看守所。在看守所,他被戴上手銬腳鐐,警察指使犯人打他,並叫囂:上邊有令,打死算白打!在監室內,十多個犯人輪番折磨他,用腳踢,用鞋底抽打他的臉部,他的臉被打得又青又腫,其中一犯人用腳猛跺他戴著鐵環的腳鐐,他的腳被跺得鮮血淋漓,犯人還用腳狠勁碾他的腳趾,腳趾變成黑紫色、浮腫,為了抗議這種非人的折磨,呂昌明開始絕食抗議,晚上他被強行送往萊蕪市醫院灌食,被七、八個武警摁住,其中一個圍觀的群眾說:怎麼被打成這樣?看守所亓所長向群眾撒謊說:他是一個精神病!經歷了殘酷的灌食折磨後,他又被拉回看守所。

看守所一個管教王軍竟喪心病狂的用手術刀割呂昌明的耳朵,至今留有傷疤。管教還用電棍電,指使犯人用手指彈他的眼球等等各種名目的迫害,7天後,呂昌明被迫害的奄奄一息,惡徒們怕承擔責任,將他抬出了看守所,由原單位潘西煤礦接回,到了潘西醫院已昏死了過去。最後通知家人,他的老父親把他接回家。

2001年6月5日,身體剛剛復原的他,在一名功友家裏再次被抓捕,關進南冶派出所,在派出所他被惡警銬了一夜,被惡徒用木棍打膝蓋,直至木棍被打斷,又用橡膠棍擊打他的頭部,並狠命的撕扯他的頭髮,頭髮散落一地。

後來又把他送到看守所,呂昌明因絕食抗議他們這種非法關押,警察連同犯人用帶螺絲的手銬(手捧子)、腳鐐銬住手腳,然後用開口器、螺絲刀強行撬開嘴,用手捏住他的鼻子,警察邊灌食邊說:你出去殺人、放火我們也不管,你煉法輪功就不行!呂昌明還被多次提審、遭到610、前面提到的那個惡警用皮管子狠命的抽打背部,致使他的背部傷痕累累。經過了多次這樣的折磨,他們怕這樣下去會出人命,最後,又通知單位來接人,潘西煤礦把他接回後繼續關押,後被家人強行要走,回到家後,一直不能起床。

可即使這樣,萊蕪公安卻在幾天後,由7、8個人強行入室,把呂昌明從床上抬走,非法判處勞教三年。當時,強行入室抓捕呂昌明的有萊蕪公安局原一處長侯學志。除了呂昌明遭到的迫害,他的妻子劉愛芳,也未能倖免,在呂昌明被勞教後大約不到半年後,劉愛芳也被非法勞教,關押在濟南山東第一女子勞教所,他們年僅十幾歲的孩子獨自一人生活,雖然有時孩子的姥姥或爺爺來看他,但我們實在無法想像一個未成年的孩子一個人照顧自己的飲食起居的艱難和父母都被勞教這樣巨大的精神打擊,給孩子帶來多大的身心傷害。

法網恢恢,疏而不漏,萊蕪公安、看守所惡人這種滅絕人性、踐踏人權的行為終將得到正義的審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