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是如何利用民眾的信謠心理來造謠的(下)


【明慧網2004年6月20日】(接上文)

10. 習慣於「把個體行為套到整體頭上」的非理性心理

某個人出了事,是個體行為,但是,江澤民卻把個體行為蓄意推廣成整體行為,作為鎮壓整體的罪名,這在邏輯上講是不通的。但是,很多人習慣上並不去深究個體行為與整體理念之間的關係,以及個體行為是否是整體理念所造成的必然結果。

美國德州一位39歲的母親,迪娜•南尼(Deanna Laney),她殺死了她的8歲和6歲的兒子,說是「上帝告訴她要殺害她的兒子」。令人注意的是,在這些案例中,美國法官或政府沒有因為兇手殺人的動機是甚麼「上帝」的暗示,而決定要取締或鎮壓基督教。這就是把個體的行為同整體分別開來。因為基督教的教義沒有教他的信徒去殺人。兇手的行為是她自己生理上、精神上的病態造成的,與基督教根本沒有關係。

同樣,法輪功中沒有任何地方說明要去自殺殺人,而是恰恰相反,不准殺生。那麼,江澤民把一些精神病人的個體行為(甚至根本沒接觸過法輪功的精神病人),擴展到法輪功整體上,作為取締和鎮壓的理由,就是非常荒唐的。事實上,對神的信仰能使人更珍惜生命。

這種「把個體行為套到整體頭上」的模糊手法,給江澤民利用不同個體的行為來造謠製造了不斷翻新謊言的很大空間。

11. 不願兼聽對方意見的「先入為主」心理

在民主社會,人們習慣於從不同消息來源了解事情真象。在大陸幾十年的「一言堂」下,人們反而習慣於「聽一個聲音」。江澤民造謠在先,人們就容易「先入為主」,產生了對法輪功不好的印象,這樣,對於法輪功學員申明真象就不願多了解了。所以有人對於官方媒體持續幾年對法輪功的攻擊習以為常,而多接到幾封法輪功學員的真象郵件,就會心生反感,覺得被干擾了。

同時,江澤民用「傻子,愚昧,精神不正常」來抹黑對方,打擊對方的「可信度」,也使得老百姓不願相信對方的辯護了。

12. 利用人們對「邪教」為害社會的恐懼,讓人產生聯想心理

社會上確實是有一些烏七八糟的「邪教」團體,特別在其他國家,這些團體為害很多,人們對他們避之不及。江澤民就抓住老百姓的這個心理,反反復復的把法輪功同這些「邪教」相提並論,雖然節目中根本沒有證據證明法輪功同那些「邪教」如何相干相似(完全可以把節目中的法輪功換成基督教、佛教甚至共產黨),但是,放在一起天天灌輸給大眾,那個心理暗示和聯想是非常自然的。這種聯想暗示的宣傳手法,江澤民一夥在這場迫害中是經常運用的,比如最近公安部長周永康把「遏制重特大火災」同「嚴密防範法輪功」相提並論,就容易給人造成錯覺。

13. 民眾缺乏安全感,對政府的依附心理導致相信官方打擊「不穩定」因素的努力

中共的歷次政治運動都把國家弄亂了,老百姓心中缺乏安全感。可是,越沒有安全感,就害怕亂,也就越認同「穩定壓倒一切」:這麼大個國家,不讓中共來管,豈不更亂?於是,明知中共是謊言開道,可是人們總是很容易原諒政府,忘記過去的傷疤,寄希望中共今後會痛改前非,只要國家「穩定」就好。江澤民就是抓住這一點,把它不喜歡的事物都歸到「不穩定」因素中,要老百姓「顧全大局」。這樣的心理也造成一些人很容易配合政府,比如相信「和平上訪」是「圍攻」,「維護自身權利」是「擾亂社會」。

無神論的後果,也是造成一些人缺乏「安全感」的因素,也就自然有依附政府的心理,下意識找政府保護自己。這樣,就容易附和政府的政策,包括不公正的政策。

在海外,更有些親共僑領,為了個人私利,一味的充當某些人在海外的打手,幫助江澤民在海外散布對法輪功的仇恨。

14. 混淆愛黨愛國的極端民族主義心理

愛領導人、愛政黨、愛國本是不同的概念,但是,極端民族主義教育混淆了這些概念,一說批評領導人,就是反黨,就是賣國主義。外國政府和民間團體對法輪功的人權支持,都能成為江澤民用來抹黑法輪功的藉口;法輪功向世界揭露江澤民個人迫害人權的行為被說成是給中國抹黑,把江澤民混同於中國。這些情緒都能使一些人相信江澤民的謊言。

15. 用懷疑眼光看待被政府打壓的團體的「有罪推斷的挑刺心理」

「政府怎麼會無緣無故的就打壓你?你一點兒問題都沒有嗎?」這種心理在聽到被迫害者申述時,很容易變成去挑受害者的刺兒,而對於江澤民製造的那麼多的謊言,他卻不去探究。比如,天安門自焚案出來後,法輪功學員從慢鏡頭中發現了其中的重大破綻,原來當場死亡的劉春玲是被警察用重物在現場打死的。這麼大的破綻,照說證據確鑿吧,有的人他反而懷疑是不是法輪功人為的「做」出來的。你要他去找中央電視台的原帶自己看看吧,他又拒絕去做。這就是在「有罪推斷」之下的「挑刺心理」,造成的對受害者的偏見。

16. 不信謠的免疫防線經不住鋪天蓋地的強大媒體攻勢

現在的人們要比以前成熟,不再容易一窩蜂的就相信甚麼。可是,今天的媒體之發達,比起過去可謂天壤之別,在批判法輪功上,江澤民動用的媒體批判的聲勢之大、動員範圍之廣前所未有,連文化大革命都遠遠不及,一時間說法輪功不好的內容幾乎覆蓋了所有的電視頻道,充斥了所有的播出時間,擠佔了報刊的大部份版面,同一性質的內容能在幾乎同一時間上到中共控制的各個網站。各種各樣的揭批會、控訴會、表態會,在這從上至下,無處不在的鋪天蓋地的強大攻勢之下,很多人不信謠的免疫防線就這樣崩潰了。

相反,能夠在心理上跳出江澤民的造謠框框的人,就比較容易對謊言有免疫力。有一位大陸女青年,是地下教會成員,當問到她如何看待電視上說法輪功自殺的新聞時,她很坦然的說她是不相信的,因為她認為相信永生的人是不會去自殺的。

* * * * *

這場大批判不是幾天就完結了,而是隨著時間的推移還在持續著。江澤民利用無辜民眾的各種各樣的好惡心理來造謠,來醜化一個民間群體,在歷史上也算是登峰造極了。

從媒體宣傳來看,造謠涉及的範圍有:封建迷信,愚昧無知,反科學,偽科學,走火入魔,邪教,自殺,自殘,殺人,圍攻,搞政治,斂財,受騙上當,被反華勢力利用,自殺升天,給中國抹黑,發精神病,破壞穩定,擾亂社會,禍國殃民,殘害生命,反人類,亡黨亡國,等等等等。

雖然這些謊言可能都互相矛盾,但是對於老百姓,卻起到了「總有一款適合你」的效果。

迎合了人的好惡的謊言最具欺騙性,如果人們能夠認識到自己心裏被江澤民利用的偏見,認清「不認同」不等於就應該去「反對、仇恨」,而是冷靜的了解法輪功,給法輪功一個客觀的態度和生存的空間,也許世界就會更加真誠,善良和寬容,所有的人都會在這樣的社會中生活得更安全、更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