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清人類歷史上最系統、最邪惡的迫害

採訪《江澤民集團系統迫害法輪功案結構示意圖》的作者

【明慧網2004年6月2日】(明慧記者王瑞林採訪報導) 5月24.25、26三天,法輪功學員們分別在芝加哥市中心的聯邦廣場和湯普森中心廣場舉行了「迫害與信仰」反酷刑展,以真人演示、模型演示及圖片等形式再現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部份酷刑。慘烈的場面使很多人震驚,落淚。許多人不敢相信這是正在中國發生的事實。

但是這些展示在人們面前的酷刑只是發生在中國的殘酷迫害中的冰山一角,江氏集團在鎮壓法輪功過程中所採用的殘酷、卑劣的手段,無論從種類上還是從程度上都遠非這些展示所能完全表現的。除了肉體酷刑外江氏集團在迫害中還採用了精神酷刑--強行洗腦,仇恨宣傳,以及為消除法輪功學員在家庭、社會、工作單位的立足之地的各種連坐制度等等。

為了系統揭露這場迫害的廣度、深度,及全面揭示江氏集團採用的政策、手段等,歐陽非先生在深入調查研究,廣泛收集、整理資料後,繪製了《江澤民集團系統迫害法輪功案結構示意圖》。(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4/4/20/72774.html
該圖清晰、直觀的讓人對這場迫害的系統性有了一個一目了然的概念。

明慧記者採訪了歐陽非先生,請他談談繪製此《示意圖》的目地、製作過程中的感受及對這場迫害的看法。

記者:你當初繪製這幅《示意圖》的初衷是甚麼?

歐陽非:幾乎所有的中國人都知道江氏集團對法輪功的打壓,然而很多人了解的只是一些個別案例,再加上國內媒體一邊倒的宣傳,很多人對這場迫害的廣度、深度和系統性沒有概念。就比如在芝加哥的酷刑展,有的人會說那是因為個別警察的素質低,或有些地方政府的做法過份而已。其實,如果這些迫害是隨機發生的,就不會存在一個系統發展的趨勢。然而我們可以清晰的看到,無論是在輿論造假,還是在迫害中採用的手段,都有一個系統的逐步升級的過程。比如在造假宣傳中,謊言一個比一個大,從一開始的「不讓吃藥」,到「自殺」,「殺人」,從殺一個人到殺一群人。酷刑折磨,強迫洗腦和「春風化雨」的偽善欺騙等手段在各地的監獄和勞教所中普遍使用,就包括酷刑中所有使用的刑具和方法,在各地監獄和勞教所中都是很雷同的。

當然了,在610辦公室和勞教所中所傳達的迫害政策和人們在報紙、電視上看到的是不一樣的,這一切都在背地裏發生著,是系統推進和逐步升級的,再加上中國那麼大,很多人感受不到迫害的系統性。我就是想通過這個示意圖,系統、形像、一目了然的揭露出這場迫害中在國內外所採用的政策,動用的各個機構,媒體的仇恨宣傳,對迫害的系統掩蓋,所投入的巨額國民收入等等,相對全面和直觀的展示迫害情況。

記者:在《示意圖》中專門有一個圖是講掩蓋迫害的,能否請你談談江氏集團系統掩蓋迫害的情況?

歐陽非:其實這場迫害之所以能維持下去,對江氏集團來說一個很重要的條件就是掩蓋,這樣一個波及數千萬人的嚴酷迫害,社會上卻不太知曉,很多人對此都很麻木。而江氏集團的掩蓋也是非常系統的,全方位的。 除了利用一邊倒的媒體宣傳,互聯網上的消息封鎖,干擾傳播真象的電台、電視台在中國大陸的信號,極力抓捕、重判講真象的法輪功學員等手段來剝奪老百姓的知情權外, 他們還組織所謂的「科學」、「宗教」人士為鎮壓辯護,尋找理由,同時利用經濟的虛榮假象來轉移大眾視線,矇蔽人民。

在國際上,江氏集團也用巨額經濟利益誘惑和要挾一些國家,使他們在聯合國「支持」中國的人權現狀;另一方面,「偽裝人權」的做秀遠遠超過「改善人權」的努力,慣用的一個做法就是在人權的某一方面有一點改善,例如釋放幾個異議人士,然後就到國際社會上大肆吹捧其人權狀況如何提高了,背地裏卻利用著對國際社會的欺騙而肆意對法輪功進行更加殘酷的迫害,在他們為「偽裝人權」而釋放的人士中從沒有法輪功學員。

記者:這場系統的迫害究竟波及了多少受害者?

歐陽非:其實幾乎每一個中國人都是受害者,因為都受到了謊言宣傳的灌輸。除此之外,各種非常系統的連坐制度也使很多不修煉法輪功的人成為直接的受害者,每個人的經濟利益,如公職、考核、孩子入托、入學、就業等等都和法輪功直接掛鉤。甚至學生的考試題中都有誹謗法輪功的考題,很多民眾,包括孩子被要求在反法輪功的橫幅上簽字,很多在校的學生們不得不在分數、前途,和自己的良知面前作出艱難的選擇。孩子們在學校裏學到的不是誠信教育,而是被唆使著去出賣、背叛,欺騙。我在《示意圖》中的迫害政策部份有對系統連坐制度的詳細描述。

現在儘管中國人在很多事情上都有不同的看法,但都有一個共識,就是中國社會的道德在急速的下滑著。中國歷史上搞過的旨在使人們「講道德」的各種運動,都不能持久和真正從本質上改變人,就包括當年的學雷鋒,運動結束後,人還是只講既得利益,還是老樣子。而法輪大法是教人發自內心的做好,而這做好的本身也在感染著家人和社會,使人從本質上提高自己的道德。江氏集團極力迫害的就是這樣一群真正做好人的人們,其後果是使人們越來越喪失誠信和善良,而在一個道德敗壞的社會中,每一個人都成為受害者。

記者:現在法輪功學員正以「群體滅絕罪」在起訴江澤民,你是如何看待這一訴訟案的?

歐陽非:首先,「群體滅絕」不是以殺人多少來決定的。江氏集團在這場極其系統的迫害中已經建立起一個精密、完整的殺人武器。眾所周知,近期國家總理的宏觀調控經濟的政策難以在全國各地很好的貫徹,就是因為這個機制還沒有形成。而為甚麼江××的一句話就可以迅速的把這場迫害推上一個更殘酷的等級?為甚麼詆毀法輪功的一個謊言可以在第一時間裏在所有國內和部份國外的華人媒體中播出?為甚麼一個新出爐的迫害政策可以迅速的從上到下貫徹到全國各地的每一個勞教所和監獄?就是因為這套運行機制已經形成了一個系統的殺人武器,只要這個殺人機器在,就會不斷的有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我們不能等到它殺了幾萬人才去制止它,而現在必須儘快的終止這個殺人武器。世界各地風起雲湧的訴江案就是破除這個殺人武器的很好辦法。

這個殺人武器不光是消滅人的肉體,而更殘酷的是它在毀滅人的良知。從這個意義上講,從這場迫害的範圍和系統性,從其散布的謊言之大、之深,及其扭曲人的精神和良知的邪惡本質和程度,從這場迫害已經帶給和將要帶給中國人民的災難來說,都是人類歷史上最系統、最卑劣和最邪惡的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