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市一殘疾大法弟子的故事


【明慧網2004年6月18日】我叫張愛民,現年四十二週歲,高中文化,是中國鐵道部瀋陽鐵路局吉林分局吉林西車物段一無雙下肢的傷殘女工。戶籍為吉林省永吉縣雙河鎮一委一組(沈吉線長崗火車站鐵宅),現住址在吉林省吉林市延安街四川路鐵宅鐵東中區副十一號樓二單元一樓一號,宅電0432-6156468。

一九九七年六月十四日,正值我欲輕生自殺時,偶聽四盤錄音磁帶,只覺「真、善、忍」是我所渴求的,這聲音是那麼久違與親切,我就此放棄輕生,決定學一學吧。沒想到,就只是煉煉功、打打坐、看看書,每天擠出點睡覺、看電視、閒聊的時間,不到三個月,我愛猜疑、生悶氣、心臟病、乙肝、胰腺炎、偏頭痛(右側)、腰痛、痛經、頸椎病、肩炎、雙手自拇指始三個手指握筆捏針就麻木無覺和凍傷,後背上長年又沉又涼又酸痛、雙腿斷處每逢換季天就提前三天抽筋,生氣時就得整天整宿在外逛等毛病,全不翼而飛了。這使甚麼都不信、只信自己的我不得不用心仔細學法煉功。親眼所見許多大法奇妙景象,這才方知此生目地,師父講的全是真的,法輪大法「真、善、忍」才是真正的真理。

就在我正沉浸於修煉大法的無比幸福之中時,那個權欲太盛、自己無德無能而又亂施淫威的江氏及幫兇,無視百姓死活幸福,公然踐踏法律,突然宣布不許民眾修煉法輪大法。

因我家是一學法小組。一九九九年十月初,即有原住址吉林省吉林市船營區南安街十九委(北寧裏鐵宅十六號樓四單元一樓一號)的區民政街道、委來登記了解情況。十月中旬,電視連天滾動播出取締法輪功,我家就被列位監控重點教育「黑名單」。接著委主任天天來(北寧裏十三號樓六單元一樓中門,張姓,現在不幹了)為使其向上交差,我交了一本《轉法輪》,結果一天一宿舊病齊發。待委主任(兩人)再來看我簡直無人樣了,她們只好上報街道街道主任列剛等來,兩三次勸說不了我,就報告給南京街派出所。派出所劉××領一幫七八個小伙子不由分說,就威脅我說,少給我扯,警告我不許去北京上訪,強迫停了小組學法。我又明知大法好還交了書,舊病復發不說,這個心呢,比萬箭穿心都難受。

十二月上旬,我與紀桂芝老師(小學高教)等三名法輪功學員決定去北京上訪,用親身經歷告訴政府法輪大法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就是做一個知恩圖報的人也應表達一下心聲的。誰料,在國家信訪局,便衣警察到處都是,只要發現是為法輪功上訪就立即非法抓捕。我三人被押至吉林市駐京辦,均被非法搜身。另外倆人說都被脫光衣服,我雖未被脫光衣服,但非法扣留我330.00元現金。不法人員稱這為三人返程路費。在駐京辦已有十五、六位大法修煉者被抓。

回到當地派出所,即被關進「小黑屋」。在非法審問我時,一幫警察嘲笑我們,並破口誹師謗法,還大罵年近六十歲的紀桂芝老師。我正言告訴他們作惡罵人會遭報應的。它們不聽,將我繼續關在小黑屋,非法將她倆送拘留所了。待晚上我愛人韓秀臣(吉林市毓文中學語文教員,高教)及我大妹給我接回家。我愛人被惡警劉××勒索現金2000元(無收據),說是遣返費要上交的。惡警劉××在近2000年元旦時,因處理一民事案有誤,被賣肉的兄弟們給殺後碎屍焚毀了。

在南京街道劉剛主任、張殿舉副主任、馬治中辦事員,還一王姓女辦事員逼迫下,在我本人不知道的情況下,就強行從我工資中扣掉1200.00元,還說是遣送費(無收據)。我幾次去段裏問怎麼扣的工資,均無人正面回答。

2000年十月,我一人輾轉周折,坐著輪椅車一路神奇般的到達了天安門。正趕上「十一」升國旗,近九時許,忽聽有人喊這有抱輪的。霎時,大法修煉者此起彼伏的高喊「法輪大法好」、「修真善忍沒錯」……

四日我回家後,新任片警雖多次聽我談過大法好,知道大法蒙冤,但被株連怕丟工職,怪我進京沒打招呼而上報。十四日晨,公安局市,區治保科孫雁紅,派出所李指導員等一群近二十人,在委主任帶領下,叫開門,我剛說「法輪大法好」。這幫人在未出示任何證件手續下,開始查抄大法法像,書籍等,我奮力搶奪反抗……。片警譚怕出人命打電話叫我愛人回來。他進屋即與帶隊的商量,提醒注意方法。帶隊的說死人白死。我愛人與一群人據理力爭,我則被它們五六個大男人綁架至派出所。

我絕食兩天兩夜,只要大法書籍。派出所又將我轉至南京街派出所洗腦班,剛巧,我愛人來接我。此次,我愛人未配合它們,回單位去參加在哈爾濱召開的教學研討會去了,他從正面告訴主管法輪功的警察們,是江××不該鎮壓無辜,手裏有著警察,軍隊還怕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只一心向善的煉功人奪權嗎?警察們說江不對,我曾問片警,就因我修煉法輪功,若被人虐待死,你警察都不管嗎?他回答說:差不多。片警譚因蹲坑發燒一週多,還丟了手機。

我因始終抵制迫害,就講法輪大法好,又恢復了無病一身輕的美妙境界。由於市裏成立了邪惡的「610」,市宗教科不再管法輪功,將我的電腦學習機返還。

二○○二年七月,我搬家至船營區黃旗屯街鐵宅八號樓三單元一樓一號。我就與門前嘮嗑的鄰居講真象,我樓上的高打葉(七十多歲)即是樓長,他雖聽明白了「法輪大法好」,但迫於形勢,還在暗中監視我,而表面關照我。結果,其老兒子開出租車不順,其妻有病打針,大兒媳因積極配合江××鎮壓參與市「610」在樺皮廠辦的洗腦班,被調離昌邑區蓮花街道黨支部書記之職,離婚棄子。

二○○二年十一月,我再次搬家至龍潭區天泰小區四號樓五單元六樓六○一,中門六○二即是樓長孫英華,我與她講大法真象,她表示,她就自己煉,她不支持不反對,還要了《轉法輪》及光碟等。二○○三年春天四月一天,她帶一便裝男子來敲門,我開門讓其進屋,可那便裝男子是龍潭分局榆樹溝派出所片警尤宏亮。我講大法真象,並告訴他們江××已被在國外送上法庭等候受審,希望他們能保護我。他們看到了我有電腦、打印機、耗材等。我立掌,未說幾句他們走了,過後猶大打電話登記我姓名年齡,戶籍,說是正常造冊。結果,孫英華在物業與經理合不來,吵到公司,不久孫即到別處上班,且其子開出租車不小心擦傷腿。

二○○三年九月十五日午夜,我現住處派出所伙同市區「610」,偷偷打開我家防盜門,將熟睡中的我按住,只說是警察,即開始將我的打印機,電腦、耗材,和所有大法書籍全部匆匆劫走。事後,我去市公安局要東西,發現「610」改為「國保支隊」了。

這就是一個大法修煉者,自九九年以來的真實經歷,寫出來是讓我善良而又有緣的領導、同事、鄰居、同學、朋友、親人們,能夠用您的真心來體會,到底這場迫害該不該發生,誰好誰壞,誰善誰惡,是誰在無端滋事兒,搞得比秦始皇株連九族還殘暴。惡毒的流氓無賴式的打壓利誘,老百姓怎麼連上訪、信仰、做好人的權利都沒有嗎?國家政府若沒有百姓能成有國有政府嗎?錢是百姓自己血汗換來的,不是執政者給的。更主要的是良心與正義是錢萬萬買不來的。正義良知在心的好人們從我的經歷中,不難看到江氏及幫兇的邪惡鎮壓真的是窮途末路。

「大法洪傳,普度眾生」多麼盼望現世有緣,生逢大法洪傳時代的所有有緣人都能把握住機緣,擁有最美好的未來啊!為了您及您的家人的幸福,支持大法,牢記「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