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劇劇本:帶把兒的雞蛋

取材於發生在中國大陸的一個真實的故事


【明慧網2004年6月13日】天下的雞,雞下的蛋,你數也數不清,你揀也揀不完。我家的那個蘆花雞呀,它偏偏就下了個帶把兒的蛋。你要把它當希罕,只能希罕一半天。你要是真能看清這裏面的緣啊,你這一生一世,你這永永遠遠,可就越活越舒坦,越活越舒坦。──主題歌「雞蛋奇緣」


帶把的雞蛋(選自「正法之路圖片展」)

時間:一九九六年年初,農曆臘月末。
地點:中國北方某縣啼鳴鄉啼鳴村。
人物:
劉大寶──男,三十來歲,啼鳴村運輸專業戶。
張春英──三十來歲,劉大寶之妻。
劉大叔──六十多歲,劉大寶之父。
劉大嬸──六十來歲,劉大寶之母。
劉寶妹──二十多歲。劉大寶的妹妹。
柳大叔──自稱柳半仙,以算卦為業。
劉大寶之子劉小寶,照相館老闆王照相,村民若干。

[幕啟。天氣很好,天色漸晚。相繼傳來大卡車剎車聲、開車門聲、關車門聲。
[柳大叔上,上身著西裝,下身穿棉褲;他左手拖著一個新式帶轂轤的旅行包;右手拿著一面用竹竿挑著的白布幡,上面寫著「柳半仙鐵口斷禍福」,一看就知道是個跑江湖算卦的。劉大寶緊隨其後提著兩個老式手提包上,有點心神不定的樣子。兩人並行。

柳大叔:大寶,這回該分手了。搭你的順車把我從省城捎回來,讓我咋地謝你!

劉大寶:半仙叔,鄉里鄉親的說甚麼謝,能一起就伴兒趕回來過年比甚麼都強。

柳大叔:你我都離開家有半年了吧,我看這樣吧,我給你看上一卦,讓我也還你個人情。

劉大寶:人情就甭提了。雖然我不大信這算卦,可眼下我心裏也正嘀咕我那個家呢。半仙叔,你就給我看看吧。

柳大叔:那我不管好壞就直言了。(把劉大寶往亮處拉了拉,煞有介事地仔細端詳劉大寶的面相)那我可就多有冒犯了,這個──這個──

劉大寶:(有些不安)半仙叔,你就照直了說吧,好壞我都擔得起。

柳大叔:看你兩眼發霧,家裏必有悍婦,(看劉有些不解)悍婦就是厲害媳婦;看你印堂發暗,家裏必然爆發婆媳大戰;看你鼻子彎彎,小姑子和嫂子必定吵鬧翻天──

劉大寶:打住,半仙叔,你先打住。我家這點陳芝麻爛穀子的事兒,全村誰不知道,還勞您大駕翻騰。來點新鮮的。

柳大叔:你先別急,這最當緊的我還沒說呢!看你耳朵靠前,雖說是個大丈夫,但也總愛掖起點私房錢。(說完直盯著劉的雙眼)

劉大寶:(下意識地趕緊摸摸自己的上衣口袋和身後的褲兜)沒有,沒有──我是說沒有──掖多少。你咋連點私房錢也不放過呢!

柳大叔:不是我不放過你,是你媳婦小辣椒不放過你。這回你回家這私房錢和帶回來的兩大手提包禮物就是根導火線。依我看你家的矛盾要來個總爆發──

劉大寶:可不是咋地,問題是他們誰也不讓著誰!這可真成了年關了,不回來吧,想得慌,回來吧,又愁的慌。難怪現在都流行著一句話──

柳大叔:一句甚麼話?

劉大寶:做男人難,做鄉下男人更難,做像劉大寶這樣的男人就難上加難!

柳大叔:你還有心思臭拽。你過來,我告你破解之道。(抓起劉的手在掌心寫字)

劉大寶:(猜不著柳寫的是甚麼字,又癢又急地)半仙叔,你就快說吧,別整甚麼西洋景了。

柳大叔:就一個字,「藏」!你先把這兩個手提包裏當緊的東西和私房錢放進一個手提包裏,然後你乘天黑摸回家去把它藏起來,再把剩下的那個交給你那個小辣椒媳婦來處理。等明天大年三十你再趁大家忙亂的時候把藏起來的東西到各人屋裏一分發,不就沒事了嗎?

劉大寶:哎呀,這主意高,實在是高。半仙大叔,你腦瓜咋就這麼好使呢?

柳大叔:我不也常年出門在外嘛,這都是我多年來積攢的寶貴經驗。我一般都是把東西藏在柴房裏。有一回連我自個兒也忘了把私房錢放到哪兒了,差點兒沒急出病來。

劉大寶:半仙叔,這下你就放心回去吧。有你的妙計我一定能過個安生年。

柳大叔:我先走了,保你一準兒沒事兒。聽見你家幹仗,我就去救你,解勸解勸。

劉大寶:行啦,你就別咒我啦!

[柳大叔下。大寶找了個背靜的地方,匆匆忙忙地整理著兩個手提包。然後站起身來,神態比剛才自信多了。

[他在舞台上轉了半圈,轉眼間到了自家的大門口。典型的中國北方農村院落。地處東西街,正房紅磚大瓦房,窗明几亮,一看就是日子過得紅紅火火的人家。東房、西房和大門兩邊的兩個耳房就顯得有些冷清。一個耳房是柴房,一個耳房是廚房。正房左邊的一排雞舍卻顯得有點太大。正房的右前方是一棵不大不小的棗樹。

[他一看大門沒關,不禁喜出望外;躡手躡腳地進了大門;環顧整個院子,最後也選中了柴房,溜了進去。正當他蹶起屁股準備把一隻手提包藏到一堆劈柴下面的時候,忽然聽到院子裏劉寶妹的大聲驚呼。

劉寶妹:(端著一臉盆水快步上,看樣子她已經看出這賊就是她哥,虛張聲勢地喊)快來抓賊呀,柴房裏有賊!

[劉寶妹拿瓢舀水向大寶潑去;大寶正好轉身起來,讓潑了個正著,滿臉都是水。

劉大寶:(抹抹臉上的水)寶妹!我是你哥!

劉寶妹:(大笑不止)哈,哈,哈!潑的就是你!爹,嫂子,快來看哪!我抓了個賊!

[劉大叔、大寶的妻子春英來了。他們看見劉大寶的狼狽相,都笑的前俯後仰。

劉大寶:(愣了一下,抹抹臉上的水)寶妹,你剛才叫她甚麼?(指著春英)

劉寶妹:嫂子啊!怎麼了!

劉大寶:你倆和好啦,不再鬧騰啦!

[春英和寶妹笑瞇瞇地手挽手靠得更近了。

劉大叔:大寶,你八成是沒收到家裏的信吧?

劉大寶:我幾乎每天換一個小旅館,哪能收到家信啊!

劉大叔:你走後不久法輪功就傳到了咱們村,修煉的人越來越多,整個村子的精神面貌都變了。咱家除了你可全都得法了,家裏再也不會吵吵鬧鬧的了,你再也不用當那個風箱裏的老鼠了。我都把抽了五十多年的煙也戒掉了──

劉大寶:這都是真的?

[劉大嬸走了進來。

劉大寶:(吃驚地)媽,怎麼你不用拐杖啦?你這腿──

劉大嬸:媽這不是全好了嘛!

劉大寶:(對觀眾)真是神了!以前中醫西醫常年看著,中藥西藥每天吃著,住院也沒少住,可總也好不了,還越來越重。(轉身對雙親)該不又是煉法輪功煉好的吧?

劉大叔:怎麼不是,改天有時間我好好和你說道說道,這神奇的事還多著呢!

劉大寶:這可盡是做夢也夢不到的好事。小寶呢?

張春英:一放假就住姥姥家啦,明兒個就回來啦。他還嚷嚷著要教你煉功呢!大寶,怎麼樣?你也煉吧!

[大家邊走邊談,到了院子裏。

劉大寶:我就免了吧,我也知道法輪功好,咱家就盡是現成的例子。可我一年到頭在外面跑車,哪有閒功夫學法啊,煉功啊!我給全家好好賺錢,支持你們煉功。

劉寶妹:哥,這是為你好,你咋還和嫂子討價還價呢!

[這時院子裏的雞舍內傳來一陣雞群的騷動聲。

劉大叔:光顧了高興了,雞舍還沒關呢!這兩天盡有黃鼠狼子。(劉大叔去關雞舍,劉大嬸進屋準備飯菜)

劉大寶:(一看爹娘走了,立刻一付山中無老虎的表情)我說寶妹,今晚你和你嫂子都在這兒,如果哪天咱家的雞下個帶把兒的蛋,沒二話,你哥我煉!

劉寶妹:嫂子,我沒說錯吧,他肯定會跟你打哈哈。

張春英:(望著遠方,似有所悟,然後認真地說)大寶,我們煉功人從不打賭。但我們法輪功裏的神奇的事可多得數不清。

劉寶妹:嫂子,你別犯糊塗,誰見過帶把兒的雞蛋。

張春英:你也別急,我也沒說給他個帶把兒的雞蛋。要是他和大法緣分大,說不定讓他碰上啥神奇的事。

劉大寶:(自以為得計地)嘿嘿!就是!就是!

劉寶妹:嫂子,你又讓我哥鑽了空子。

張春英:這事光咱急也不成。他要和大法有緣分,就是誰想攔也攔不住!

[劉大嬸在屋裏吆喝「飯菜都好了,咱們開飯吧。」

[劉大寶顯然對這個話題感興趣;一家人進屋去吃飯。


[暗轉。
[第二天,年三十,早晨八點來鐘,天氣非常好。
[春英和公公、婆婆、小姑參加集體煉功後有說有笑地從外邊相跟著回來;春英一進院就端起笸籮餵雞。劉大叔和劉大嬸進了廚房。

劉大寶:(從屋裏伸著懶腰出來,打趣地)寶妹,怎麼早上煉功也不叫上我。

劉寶妹:行!那我保證以後天天叫你去學法煉功!

劉大寶:寶妹,你也別怨你哥。我也知道法輪功好,可我每天太忙啊!

劉寶妹:行啦!行啦!別盡找理由了,再說下去就又要耍賴了……

劉大寶:那不叫耍賴,昨天晚上你和娘還有你嫂子都在這,我說過,只要咱家的雞下個帶把兒的蛋,我就修,我就煉……(對觀眾)反正這雞冬天很少下蛋,下蛋它也下不出帶把兒的蛋。

劉寶妹:又耍賴,不理你了。(下)

[雞窩裏傳來了母雞下蛋後的呱呱聲。

劉大寶:(對觀眾)如今這雞也學壞了,盡騙吃騙喝,這下蛋也叫,不下蛋也叫。

[今個兒這雞叫聲似乎有點怪,格外的響。

劉大叔:大寶,不會是有黃鼠狼來了吧!

劉大寶:爹,看你說的,大白天的,它敢來。

[叫聲繼續,聲音更響,更長。叫得全家人都停下手中的活兒不由自主地伸長了
脖子往雞窩那邊看。然後不約而同地向雞窩那邊走去。寶妹跑得最歡,在最前面兒。

[寶妹連頭帶手伸進雞窩二層的下蛋欄裏。不一會兒雙手捧出一個粉撲撲的新雞蛋。

劉寶妹:爹!雞蛋還熱著呢!天啊!這雞蛋還長著茶壺嘴呢!

[眾人圍住寶妹,一起往他手裏看去,只見那雞蛋長著一個像小茶壺嘴一樣的把兒。

眾人不約而同地:啊!帶把兒的雞蛋!

劉大叔:寶妹,小心別摔碎了。這可是件稀罕物啊!我活了這麼大,還沒見過呢!(從寶妹手裏接過雞蛋)

劉大寶:(驚異地說不出話來,一屁股坐在地上的一塊餵雞的飲水石上)這……這……這…天底下還真有這帶把兒的雞蛋。

劉寶妹:(看著驚魂未定的大寶,俯下身來)哥,昨晚兒是不是你和那個柳半仙一起說法輪功的壞話了?看把你給嚇的!

劉大寶:沒有!絕對沒有!我就是自個兒有點兒懶,不想修煉。

張春英:(拉起大寶)大寶,你也別驚慌,依我看這是你和大法的緣分大,李老師用這雞蛋來點化你呢。這還真是咱家的大喜事兒呢!(從劉大叔手上接過雞蛋,遞到大寶眼前)

劉大寶:(轉驚為喜)哎!還真是這麼回事兒。(說著就在院子裏轉悠開了;還反反復復的自言自語)可不是嘛!是我緣分大,是李老師在點化我,我咋就這麼笨呢?我咋就沒想到呢?(然後站定,對全家人說)我劉大寶從今個起要學煉法輪功了,也不知道從哪裏開始好呢?

劉大嬸:這事兒讓春英幫你安排。從今個兒起,春英就是咱啼鳴村法輪功煉功點的輔導員啦!

劉大寶:(高興地湊到春英臉旁)那太好了,輔導員就天天在我身邊兒,我啥時有問題都可以問了。

劉大叔:啥時候都沒個正形兒。這麼大的事兒,你給我嚴肅點兒。

張春英:我看你最好先通讀一遍《轉法輪》,一氣呵成地把他讀完,就是不要隔三差五地間斷。讀進去以後,就可以開始學煉五套功法了。最重要的是從現在開始你就要修你這顆心了。不信你問咱爹咱娘還有寶妹,我們都是這麼走過來的。

劉大寶:(興奮地)還真像個輔導員。我劉大寶從今個起也是法輪功學員了!嗨!你們都是老學員,還得多幫幫我。

張春英:我們不也是得法還不到一年嘛!你要好好修,沒準兒比我們提高還快呢!你看你這緣分有多大。

劉大寶:(樂呵呵地)那是,那是!

全家人:(異口同聲地學著大寶的腔調)神了,真神了!

張春英:哎!我看咱們現在就去前街王照相家請他來一趟給這雞蛋照相。咱們要讓這個神奇的故事傳遍天下。他也是大法學員,就是再忙也一準兒會來。

劉大寶:好主意!咱們再把院子好好打掃一下,貼上春聯。來看這神奇的鄉親們一定不少,咱們得好好熱鬧一下。(下)

[主題歌「雞蛋奇緣」歡快的樂曲響起。眾人飛快地忙碌著;劉大叔和劉大嬸打掃院子;春英和寶妹擦玻璃;大寶領著小寶回來;小寶撲向爺爺奶奶;大寶在院子裏的條桌上寫春聯;劉大叔劉大嬸各拿一條春聯舉起來示觀眾「真善忍世人敬仰,好未來人人期盼」;寶妹和小寶也各拿一條春聯舉起「大法洪傳遍全球,眾生得法新寰宇」;大寶和春英舉起的是「心中牢記真善忍,洪福常伴善良人」;王照相上,不停地照相;又上來一些鄉親,其中也有柳大叔。這時主題歌響起,眾人合著歡快的男女聲二重唱一起唱了起來:

「天下的雞,雞下的蛋,你數也數不清,你揀也揀不完。我家的那個蘆花雞呀,它偏偏就下了個帶把兒的蛋。你要把它當希罕,只能希罕一半天。你要是真能看清這裏面的緣啊,你這一生一世,你這永永遠遠,可就越活越舒坦,越活越舒坦。」

[幕落。


1.關於舞台的設置:該劇的舞台設置可根據條件取捨。可只在天幕上用投影打出劉家院子的情景。剩下的讓觀眾根據演員的表演想像。
2.主題歌宜採用北方民歌風格,以和台詞的風格一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