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湛江市法輪功學員何娣遭受迫害的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6月12日】當我看到明慧網上同修的心得體會時,他們修得這麼好,我非常佩服,也知道自己和他們的差距,覺得很慚愧,加上自己沒有上過學,所以不敢把自己的心得寫出來。

看到師父的評註,要揭露當地邪惡,加上明慧網的文章倡議大法弟子把自己的親身經歷寫出來,所以才動筆。

我是95年得法的,算是老學員,但由於自己悟性差,對師父的法理悟得不透,只懂得煉功人遇到問題要向內找,但由於放不下執著心,被邪惡鑽空子,所以一直都是在過魔難關,磨得我好苦,這都是自己業力重悟性差造成的。心性關過不好了,心裏感到很後悔,自己沒有按照師父的要求去做,不能時刻都記住自己是個煉功人,但不管怎麼樣,我發自內心堅信大法和師父的,要跟隨師父一修到底,師父為我承受了那麼多,我這點苦又算得了甚麼呢?

2000年我看到明慧編輯部文章「嚴肅的教誨」,我才走出來和學員接觸,我找到了自己和其他同修的差距。當時同修給我一張資料,我就拿去複印發給世人,叫他們傳給親朋好友,並告訴他們這是功德無量的事,知道真象的人就會有美好的未來。很多人都樂意接受,並支持我,多謝我。聽到這番話,我感到很多世人都給自己選擇一個美好的未來。後來在實踐中凡是我接觸的人,我都會給他們講法輪功是受迫害的,我們中只是煉功做好人,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去要求自己,講我因修煉大法受到的迫害。有時利用買菜、買東西的機會給他們一張傳單,他們都很樂意接受,但也有碰到中毒較深的,當場嚇唬我,說叫人來抓我,當時也有些害怕,但馬上發正念,清除其背後的一切邪惡因素,請師父加持,不允許邪惡干擾,一般都是有驚無險。我本人認為放下怕心,正念正行,心中想著救度眾生的責任,一般都是很順利的。師父時刻都在看護著我,我也體驗到大法的威力,但一定要以法為大。

有一次我與同修一起到農村去發資料,因為人生地不熟,心裏有點害怕,認為白天去發資料不理智。同修鼓勵我說,正念正行是沒有事的,當時我就和她們一起去了。誰知當地有些人中毒很深,當場報了警,使我們全部都被抓。當時我有一念,不能主動被邪惡帶走,就想辦法掙脫逃跑,經過山坡,經過田澗,跌跌撞撞,走到了一個養雞場。養雞亞叔對我十分同情,他對我說:「你有三個同修已經被抓了,你不能再露面了。」此時我突然聽到警車的響聲,亞叔有些害怕,就:「這裏不安全。」並指著一個密密麻麻的荊棘很多的竹林,叫我鑽進去。儘管竹林的荊棘刺穿了我的衣服,刺痛了我的肌膚,我也不管那麼多了,當時也不知道是怎麼進去的,在那個帶荊棘的竹林裏蹲了一天,從上午10點到晚上8點,好心的亞叔才叫車來送我出村。此時我想起師父的話「有多強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也三言兩語》),請師父幫我,9點多鐘我就順利回到了家。

2001年9月23日,我和幾位同修到北京去上訪,當時人心很重,到北京還未證實到法,就被帶回來了。當即轟動湛江市公安局和派出所,24小時看守我。同月30日晚,湛江市民主派出所以談幾句話為藉口騙我到派出所,誰知一去就是24小時,軟禁在一間房子裏,又冷又餓,直到10月1日晚6點多鐘才放人。

由於上次沒有證實法,心裏很難受,於10月4日我又和另一位同修到北京上訪。這次人心全放下了,也沒有怕心了。到了天安門,警察問:「幹甚麼的?」我說:「是來證實法的。」他們就叫來警車,我們倆高喊「法輪大法好」,幾個惡警連拉帶推我上車,其一個惡警穿著皮鞋照我的臉部就一腳。經過一番折騰,後來把我們押到天安門分局,查問我的姓名、住址,我因不屈從邪惡,遭到拳打腳踢。最後他們沒辦法,只好放人。來回6天時間,堂堂正正走出魔窟。

2002年4月,湛江市610主任陳軍組織洗腦班。有一天我正在上班,經理找我,直接拿出一張610通知,叫我去參加洗腦班,我馬上和經理講真象,我說不去,你也知道我以前身體怎樣的,煉功後的身體又是怎麼樣的,我按照真、善、忍去做一個好人沒有錯,610叫我去的目地就是要我放棄修煉,逼我寫「三書」,我堅決不服從。正在此時,610和派出所來一幫人把我綁架到霞山農墾招待所,我不配合邪惡,4天正念闖出魔窟,從此流離失所在外。很長的一段時間過去了,我吃盡了苦頭,便回家了。回家不久,2003年3月,有一天我出街回來剛到宿舍樓下,在沒有任何理由的情況下,在區610主任黃祖華的指使下,民主派出所及街道辦一夥人把我綁架到陳屋洗腦班,我絕食抗議,遭到7、8個人野蠻灌食,口都灌爛了。它們不准我睡覺,並恐嚇我,說:「如果不轉化,就送三水勞教。」我愛人承受不了這樣的打擊,發了一場大病,患病期間又沒人照顧,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動了人心,被邪惡鑽了空子,違心地寫了「三書」,做了一個大法弟子絕不應該做的事。在此我嚴正聲明在高壓下所說所寫的一切作廢。

回家後,我帶著愛人到處求醫,醫藥費花去一大筆錢,造成不必要的經濟損失,給家庭帶來不幸。

信仰自由是憲法賦予每個公民的權利,難道我恪守自己對法輪大法的信仰,按照真、善、忍去做一個好人也有錯嗎?為甚麼會遭到這麼殘忍的迫害?我是煉功人,是修善的,無怨無恨。我希望610所有的工作人員,請你們捫心自問,如果你們的家人受到這樣的迫害,你們會有甚麼想法呢?我奉勸你們快些清醒,不要隨江澤民繼續幹壞事,迫害好人了。善惡有報是天理,請為你們自己及家人著想,給自己留下一條後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