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定信仰、反對迫害


【明慧網2004年6月12日】自從1999年7月20日開始,江××違背國家憲法,利用造謠誹謗,通過宣傳媒體對法輪功進行誣蔑,用盡各種酷刑和流氓手段來打擊法輪功學員。但時至今日,快五年的事實證明,法輪功學員沒有被邪惡嚇倒,在看似強大的造假宣傳中,更顯修煉人的偉大。

我家住在遼寧省義縣的閆家屯,1996年我有幸走進大法修煉。修煉後,我受益非淺,從心理到身體都產生了一系列的昇華,自身發生了巨大的變化,我明白了做甚麼事情都要為別人著想,「真善忍」成為我的生活準則。是法輪大法使我變成了一個真正的好人。

1999年10月我依照國家憲法,進京上訪,去向政府反映一個普通公民的心聲。結果被警察無理抓捕,搶走身份證,受到無端的謾罵與毆打。幾天後我被義縣頭道河鄉派出所副所長李國宗押回義縣看守所,在看守所的一個月裏,他們用邪惡的恐嚇讓我放棄對法輪功的信仰,軟硬兼施並沒有對我起任何作用。最後派出所所長李福全讓我家人拿5000元錢,才放我回家。這第一次的敲詐只是對我迫害的剛剛開始……

1999年12月5日,惡警王樹庭、李福全等人,以澳門回歸為由,怕我進京。毫無道理的將我與其他14名大法弟子非法抓捕並關押,並強迫我們每人交200元錢,我們與他們講理,並絕食抗議後,無條件的將我們釋放。

然而邪惡的迫害與謊言仍在強姦民意,為了不讓世人再受欺騙,為了證實大法,我於2000年1月又來到了北京信訪辦,剛說幾句就被警察送到了臨時關押大法弟子的龍鳳賓館。在那裏他們對大法弟子進行無端的歧視與謾罵……兩天後,我又被李福全押回義縣看守所,並勒索我家屬2000元錢,將我放回。但從此,我的家裏不再有安寧之日。惡警及鄉政府人員經常上門騷擾,使不明真象的同鄉產生誤解,造成惡劣的影響……

因我在家堅持修煉,堅持對「真、善、忍」的信仰,繼續向社會講述法輪功被迫害的真象,因此經常受到惡警監視與尾隨,我的日常生活受到嚴重干擾。在這種情況下,我於2002年再一次進京上訪反映實際情況,證實法輪大法讓我成為一個真誠善良的人。由於我身體長期處於被迫害中,所以這一次進京上訪被抓,在我絕食抗議非法關押不久後,身體出現極度虛弱,幾乎面臨死亡。北京公安怕出人命擔責任,加上當時北京有許多國外媒體非常關注法輪功問題,隨時給予揭發和指責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因此他們無條件的將我放了。

回家沒幾天,我身體還處於恢復階段,所長李福全又找上門來,他看我身體狀況實在太差,沒有將我帶走,我卻被迫流落他鄉。2002年5月,我回家看望生小孩的妻子,惡人李福全得知後,將我抓到義縣看守所。在那裏,我受到惡警和犯人的任意打罵,我只能絕食抗議,他們給我鼻孔插管灌食,強行輸液,其實是用這種辦法繼續迫害和折磨法輪功學員,同時在掩蓋他們的犯罪。後來他們認為我太頑固,便於2002年6月12日由李福全為首的三名惡警將我送往錦州教養院。但因我體檢不合格而拒收,這才讓回家。他們用盡了邪惡手段也沒有改變我對「真、善、忍」的信仰。

在中國發生的對法輪功的迫害完全是江××一夥惡人憑仗權勢,捏造事實、造假宣傳、顛倒黑白,而這一切就是為了滿足江××一個人的妒忌之心。

自迫害開始以來,中國官方內部統計從1999年7月20日到2002年10月份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人數就有1600人,而被非法判刑、被勞教、拘留、罰款、遭到各種酷刑折磨的法輪功學員人數更是無計其數!面對鐵一般的事實,中國大陸新聞媒體、司法機構、執法職能部門不但不實事求是,對世人還謊稱對法輪功學員是「春風化雨」。作為首都的信訪辦更是為虎作倀,成了綁架法輪功學員的刑房。種種事實在證實著江氏流氓集團的邪惡政策,「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打死算白死、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

大法開傳十二年來,已傳到世界60多個國家和地區,收到1000多項褒獎,讚揚法輪大法使全世界的大法修煉者身體健康、道德回升。許多國家的法律專家,人權組織,新聞媒體都在譴責江氏一夥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如今江××及其追隨者已在全世界被許多國家的大法弟子以「群體滅絕罪」「酷刑罪」「反人類罪」「踐踏基本人權罪」被告上國際法庭。

天網恢恢,法理昭昭迫害好人的人終將受惡報。

可貴的義縣家鄉人民,希望你們記住「法輪大法好」!